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

新聞與活動 :::

主要內容區
總統接受「路透社」專訪
中華民國94年10月07日

  陳總統水扁先生今天上午接受「路透社」(REUTERS)全球執行總編輯史進德(DAVID SCHLESINGER)專訪,專訪內容已由該社不同媒體刊載及播出。 
  總統接受「路透社」專訪答問全文如下:
  1問:之前北京曾多次忽略您所表達的善意,關於這方面,閣下是否有進一步的作為?有人認為,北京寧可等到2008年當台灣政府或許會由其他政黨執政時再進行協商,也不願讓民進黨政府獲得該項功勞,您是否同意此種看法?
  答:也許是這樣,但北京當局不會如願。因為在2000年,本人當選台灣總統之後,北京當局一直期待本人不會做到2004年,甚至可能就在2000年年底,因為所謂的罷免風暴而提早下台一鞠躬。後來由於台灣人民不支持,罷免不成,北京當局又把希望寄託在2004年國親的合作,希望連宋的搭擋能夠奪回政權,但最後也沒有如願。
  如果現在又把唯一的希望寄託在2008年馬主席能為泛藍陣營奪回政權,我也必須非常清楚告訴北京當局,不可能成功的。從過去幾次大選經驗,凡是北京當局所不支持、所反對的總統候選人,最後都當選。反過來講,只要是北京當局支持的,不管是明助或暗助的總統候選人,最後都沒辦法勝選。所以,除非北京當局真的有心改善兩岸關係,拉近與2300萬台灣人民的距離,否則一味干涉台灣內政,介入台灣選舉,最後一定都不會如願。
  2問:中國在這些事情上不是擁有更多的籌碼嗎?他們現在崛起,力量很大,這方面您認為如何?
  答:很清楚的,台灣是一民主國家,不像中國不民主、不透明、甚至以黨領政,他們無法瞭解台灣的國家領導人是2300萬台灣人民自己選擇、自己作決定,不是北京當局、中南海那批人所能代為決定選擇。在過去幾次的選舉,中國一直希望能透過龐大的台商力量,來影響台灣內部的選舉,但是並沒有成功。
  2005年,美國國防部所提有關中國軍力報告書,也特別提到其中的一段,是2004年要阻擋本人的連任,最後是失敗的。今年5月14日,台灣進行任務型國大選舉,因為我們要進行修憲政治工程,廢除國民大會,以公投入憲取代原先國民大會對憲法修正案的複決。
  對中國來講,他們認為這是走向所謂的法理台獨,所以竭盡各種可能要介入台灣這次的修憲,所以事先安排連宋兩位在野黨主席到北京,目的就是要影響台灣的選舉,並且希望阻擋這次的修憲,讓廢除國大及公投入憲不會成功。很清楚,選舉結果,我們還是贏了,且6月7日修憲也成功了。
  換句話說,北京當局為了燃燒所謂的中國熱,到5月14日任務型國大選舉前夕,提前安排兩位在野黨主席到北京,當時一股中國熱充斥著台灣所有媒體,甚至很多人認為,他們兩位的訪問是成功的,但是中國熱很快就退燒,所以,當大家冷靜下來後,縱使經過胡錦濤的加持,最後,他們兩位也沒有因為這樣而帶來選舉的好處,特別是親民黨選得更不理想。
  3問:事實上連宋兩位已到過中國,並有機會與胡錦濤面對面溝通,但您無法前往。總統閣下身為台灣領導者,將採取何種進一步的作為來打破現在的僵局呢?
  答:大家都聽過一句話,北京當局曾經說過,對於台灣問題,要「爭取談,不怕拖」。但今天我要說,對2300萬台灣人民,什麼是最有利的思維與抉擇,我要將這句話作修正,那就是「爭取拖,不怕談」。因為你愈急、愈怕,那對台灣是最不利的。
  就像兩位在野黨主席,為趕搭「中國熱」這部列車,所以他們必須接受北京當局所提出的前提與條件,必須接受所謂的「一個中國」,必須接受所謂的「九二共識」。如果說我們急著要談,但中國還堅持所謂談的前提與條件的話,那我們接受前提,就是等於接受結論。所以本人才說處理兩岸問題,必須要堅持「和解不退縮,堅定不對立」的原則。
  況且「九二共識」根本不存在。這四個字是在2000年5月20日本人就職前,即4月底時,由當時的國民黨行政院陸委會蘇起主任委員所創造出來的名詞。連戰主席此次到北京,他所謂的「九二共識」說法,中國也不同意,中國所謂的「九二共識」是指「一個中國」原則。對中國而言,所謂「一個中國」原則並無各自表述的空間。所以,接受「一個中國」原則等於放棄台灣的主權,台灣變成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地方行省或特別行政區。這不是和解、這不是對話,這是投降。
  4問:但這地區有許多人是接受此一原則,他們還認為閣下對此地區造成許多不穩定的因素,您同意這樣的說法嗎?
  答:縱使有些國家接受所謂「一個中國」的政策,但不等同於接受中國所謂的「一個中國」原則。所以,我們認為「一個中國」政策並不等於要把台灣葬送給中國,把台灣變成第二個香港或第二個澳門。我相信所謂接受「一個中國」政策的國家,也絕對無此意思。就以美國為例,主張「一個中國」政策,但並沒有接受北京所謂「一個中國」原則。所以,美國政府非常清楚宣示,台海現狀不應該被片面改變。所謂台海現狀不應該被片面改變,不是只針對台灣而說,也是針對北京當局而說。
  所謂台海現狀是什麼?當然是指台灣目前的現狀,台灣是一個國家這樣的事實,不應該受到片面的改變。雖然有那麼多國家與台灣無正式外交關係,但是並不影響台灣是一個國家這樣的一個事實。何況還有26個國家承認台灣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並與台灣建立正式外交關係。
  5問:美國與中國現在是世界強權,而他們均不希望台灣獨立,總統閣下您想要的是什麼?是看到台灣獨立或台灣保持現狀?有時總統閣下在這議題上的說詞,似乎有不一致的地方,請說明這一點。
  答:我們非常清楚,而且前後一致,就如同民主進步黨的全代會在1999年提出的台灣前途決議文所述:台灣是一主權獨立的國家,國號叫做中華民國,任何有關獨立現狀的改變,都必須經過2300萬台灣人民公民投票方式來決定。不管是叫台灣或叫中華民國,我們是一主權獨立國家,這是毋庸置疑的。再過三天,就是10月10日,中華民國94年國慶日,如果我們不是一個獨立的國家,怎麼會有國慶日,怎麼會有中華民國第11任總統叫阿扁的。作為一個國家的基本要素,包括主權、政府、人民與領土,台灣無一不備,我們就是一個國家,我們當然就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
  6問:總統剛才是否在本人面前宣示了台灣獨立?因為在國際法上,台灣並非一具獨立主權的國家。
  答:誰說的?
  7問:台灣現在不被聯合國所承認,而中國也一再強調總統此一語言具挑釁意味,並將造成兩岸爭端或軍事衝突。總統是否認為此係具挑釁意味的舉動?不知您的看法為何?
  答:我所說的是事實,這是現狀。如果我們自己都不承認自己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如果我們自己對台灣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都沒信心,如何籲請全世界來支持台灣?不要忘記,還有26個國家承認台灣,與台灣建立正式外交關係。是不是國家,與其參不參加聯合國並無必然關係,有很多國家過去還沒有進入聯合國之前,他們仍然是主權獨立的國家。
  聯合國第2758號決議只是解決了中國代表權的問題,而未解決2300萬台灣人民代表權的問題。2300萬台灣人民在聯合國代表權的問題到目前無法獲得妥善解決,這不是台灣人民的不對,而是聯合國的不對。現在國際社會存有這樣的迷思:凡是中國所說的、所做的,好像都是對的。但我們要反問:中國通過所謂的「反分裂國家法」,企圖以非和平及武力手段來對付台灣,中國在東南沿海部署了超過700枚以上戰術導彈瞄準台灣,難道這些也是對的嗎?就像有人倡議歐盟應該解除對中國的武器禁運,但我們也要請問:把武器賣給一個不民主的中國來對付一個民主的台灣,難道這也應該被鼓勵嗎?
  8問:但是,目前中國的軍事武力非常強大,這是一個事實,而他們對台政策的原則也是一個事實,因此,總統是否認為您的某些作為與言語是非常冒險的舉動?
  答:當中國武力強大的時候,難道我們不能不更重視台海的和平嗎?這也是為什麼聯合國今年的大會要提出有關台海和平議案,其實這才是嚴肅的課題。最重要的是,2300萬台灣人民的聲音難道可以不被重視?大家可以裝聾作啞,當作沒有聽到嗎?作為台灣的總統,作為2300萬台灣人民所選出的國家領導人,我必須要忠實表達台灣人民的真正聲音,絕大多數台灣人民沒辦法接受所謂「一個中國」原則,所謂「九二共識」以及所謂「一國兩制」。2300萬台灣人民絕大多數沒辦法接受所謂「反分裂國家法」的立法,一樣地,2300萬台灣人民也沒辦法接受把台灣變成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份、變成第二個香港、變成她的地方行省或者特別行政區。所以,我非常贊成、肯定美國副國務卿佐立克在9月21日於「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所做的公開演講,他特別提到,中國應該在國際體系中作一個負責任的利害關係者,何謂「負責任的利害關係者」?那就是在中國崛起的同時,必須要伴隨著和平的覺醒與民主的開展。
  9問:您表達您可以慢慢等對岸開啟一些新的進展,那在貨運包機部分,有沒有任何開展的跡象?
  答:我們在前不久提出雙方可以優先協商的三大項目,其中包括台灣農產品銷往中國、包括開放中國旅客來台灣、也包括貨運、客運包機的議題。由於這三大議題都涉及到政府公權力,所以我們認為應該要由雙方政府或雙方政府所委託、所授權的團體或單位,進行對話、協商、談判。而台灣政府所委託或授權的團體或單位,不是北京當局所能片面指定。
  10問:在這方面有任何進展嗎?協商是否已經開展?
  答:當然一直在接觸中,最近我們瞭解,中國方面觀光主管單位的負責人也要來台灣進行訪問,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非常歡迎,我們希望大家多接觸、多對話、多協商。就像今年年初農曆春節包機直航,原先大家並不看好,但是只要有誠意,經過政府委託授權的單位或個人,就可以來進一步磋商,後來不但談成,也完成春節兩岸包機直航,這是一個重大的開展,原本以為兩岸從此春暖花開,沒想到最後卻飄過來一片烏雲,就是「反分裂國家法」的通過。
  11問:您是否認為您一些強烈的用詞或說法,會使得這些小幅度的進展因而淡化?
  答:個人不認為如此,「和解不退縮,堅定不對立」,和解不是要去投降,也不是要放棄主權,我們要非常清楚地知道,我們是什麼,如果說我們自己忘掉自己是什麼,而跟對岸展開所謂的協商、對話或談話,是非常危險的事情,我們是什麼,我們不是什麼,我們要非常清楚,要非常堅定,不能有任何含混或模糊,可以不明說,但不能不清楚,不堅定。所以當我們知道我們是什麼,非常地清楚、非常地堅定的時候,我們知道我們是什麼,我們仍然可以在今年年初達成兩岸春節包機直航歷史性的工作,並未受到影響。
  12問:您有如此的想法與原則,但立法院遲遲無法通過軍購預算案,您是否會擔心?
  答:立法院遲遲無法通過預算案原因很多,其實大家都知道這三項軍購案,包括潛艦、P3C反潛機愛國者三型飛彈,都不是我在二000年就任總統後所作的政策決定,我未上任之前,在九四年、九七年、九八年就分別做了三大項軍購案的政策決定,基於政府是連續性的,政黨輪替並非革命,也不是變天,所以對於過去政府所作的有關軍購決定,攸關國家安全及兩岸和平,這是全民的共同利益,也是國軍與全民的共同語言,作為總統及政府的領導人,我們必須要貫徹、不能推翻,也不宜改變,我的總統任期只到二00八年,但這些軍購、武器能夠運到台灣並成軍,將是本人卸任以後的事,為了台灣的國家安全、兩岸的和平,前人種樹、後人乘涼也是應該的,這就是我的責任,也是我的使命。但是非常遺憾,有些政黨換個位子就換個腦袋,執政時向美方提出這麼多的軍事需求,要採購這些武器裝備,今天作為在野黨結果為反對而反對,昨是今非,令人不可思議。在二000年以前就有這樣的需求,何況根據美國國防部所提到的二00五年中國軍力報告,兩岸軍力的優勢已經逐漸向中國傾斜的此時此刻,我們更需要有這些軍購。
  他們之所以反對,一方面是因為反扁、反對本人,所以就反對一切;第二是因為他們要討好中國,為了要到北京去,中國反對台灣的軍購,他們也跟著中國的音樂起舞,也跟著反對;第三,國民黨非常清楚,國民黨目前幾位當家者也非常清楚,軍購案一定要付委,一定要討論,甚至要通過。但是沒想到宋楚瑜一回國,一句話就把它綁架,宋楚瑜主席要脅國民黨,如果敢讓軍購案付委,他就要讓不當取得黨產條例付委。如果國民黨就因為這樣而被親民黨、被宋楚瑜所綁架,那很清楚地,國民黨為了確保他們這些不公不義而來的黨產而犧牲了全民的利益、國家的安全,兩千三百萬台灣人民絕對不會原諒。所以在三合一年底選前,這一、兩個月,由於有選舉的利益,國民黨要與親民黨作充分的合作,所以很難在選前軍購案會有正式的討論與通過,但我們沒有放棄各種的可能,我們私底下也作各種的接觸與磋商,希望能取得一個為大家所能接受的折衷方案,讓軍購案早日付委,能有充份的討論與理性辯論,最後能完成相關的立法、通過。
  13問:軍購案的通過,您認為是在今年還是明年?
  答:應該是在年底選後。
  14問:總統閣下您在2008年卸任之後,你想要留給台灣的是什麼樣的記憶,是什麼樣的政績?
  答:我曾經說過三個不變的堅持:第一,堅持民主改革的理想,絕對不變;第二,堅持台灣優先主體意識的主流路線,也絕對不會改變;第三,堅持讓台灣成為一個正常、完整、進步、美麗而又偉大的國家,這樣的願景及理念也絕對不變。
  所以,基於這三個不變的堅持,我希望在2008年卸任之後能夠留給台灣的是:第一,我們是一個改革進步的政府,除了貫徹軍隊國家化、情治單位法治化、中立化之外,我們必須持續改革進步,其中包括我們要完成二次金改,我們要完成稅制的改革,我們要完成包括長期以來為大家所詬病非議的軍公教人員退撫制度18%利率的不合理的存在。換句話講,我們要完成很多過去政府所不敢碰觸及改革的一些不可能任務。第二,我們必須堅持台灣優先、台灣主體意識,所以我們希望讓國際社會更了解台灣與中國的不同,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在台灣的中華民國與在大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彼此是分立、分治,互不隸屬。第三,我們希望在2008年本人卸任之後,能夠正式催生並實施一部合時、合身、合用的台灣新憲法。

Code Ver.:F201708221923 & F201708221923.cs
Code Ver.:201710241546 & 201710241546.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