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

新聞與活動 :::

主要內容區
總統與執政黨籍立委、縣市長、中執委及各縣市黨部主委茶敘
中華民國94年05月06日

  陳總統水扁先生及呂副總統秀蓮女士今天晚間在台北賓館與執政黨籍立委、縣市長、中執委及各縣市黨部主委茶敘,就大家共同關心的議題進行意見交換。
  總統致詞全文內容為:
  感謝今晚大家的出席。在座的每一位先進同志,都非常關心民進黨的發展,更關心台灣的前途和國家的未來。今天,台灣同時面對著內外三大挑戰:1.國際的競爭。2.對岸的威脅。3.國內的安定。每一個挑戰都是非常嚴峻的,但是如果處理得當,就能夠化挑戰為機會。前提是國內必須要先安定,如果台灣內部不安定就不可能應付對岸的威脅和國際的壓力。
  執政黨與在野黨最大的不同,就是國家的責任、人民的期待都在我們的身上。過去四年多的情況,大家都很清楚。過去我們曾經嘗試過各種方法來安定政局,包括去年12月11日的選舉,我們每一個人都盡了最大的努力。但是,很遺憾的是結果並不如我們所願,所以阿扁也辭去黨主席以示負責,這是我們必須誠實面對的。請大家冷靜地想一想,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執政黨,作為一個想要永續執政的執政黨,未來三年多,到底是要重演過去四年多的對立空轉?還是應該要想辦法作一個微調、改變?如果國內繼續對立空轉,台灣如何面對對岸的威脅以及國際的壓力?答案其實各位比阿扁還要清楚。所以,從新內閣的組成、到扁宋會、到最近政府處理在野黨中國熱的問題,其實都是相同的思維。對於在野黨的一些作為、在中國的一些言行,都可以質疑、甚至批判,台灣人民也自有公斷,但是無論如何,不應該再走向全面對立和對抗的局面。
  阿扁不敢說自己的主張和作法都對,也願意接受大家的檢視和批判,但是有幾個問題,今天要拜託所有的先進同志大家共同來思考:
  第一、阿扁對於國家主權、台灣前途的主張,非常清楚,過去四年多沒有任何改變,那就是-中華民國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國家的主權屬於二千三百萬台灣人民,台灣前途的任何改變,只有台灣二千三百萬人民才有權利決定-跟本黨的「台灣前途決議文」也沒有任何的違背。如果有任何的違背,請大家今天明確地指出來,甚至叫阿扁下台都沒有關係。事實上,就是因為國民黨連主席、親民黨宋主席跟阿扁的主張不同,所以他們兩位可以跟中國的領導人握手,而蘇主席不能、阿扁也不能。因為我們不可能放棄對台灣主體性的堅持,更不可能放棄國家主權、對等與尊嚴的堅持,是不是這樣,請大家思考。
  第二、面對朝小野大的政局,在野黨必然有他們的空間,這是政黨政治的常態。但是,唯有堅持阿扁所說的「和解不退縮、堅定不對立」,允許在野黨有空間,執政黨才有推動政策的空間,台灣也才有進步的空間。連主席也好、宋主席也好,他們在中國、在中國領導人面前所講的話,很多基層的民眾無法認同,這一點阿扁很清楚。但是,台灣是一個民主的社會,我們不能剝奪他們講話的自由,政府的角色,是要堅守民主法治的立場,有違法的地方,政府一定會處理,沒有違法的,政府也必須保障每一個人有說話的自由和權利。
  第三、國民黨的連主席去了,也回來了。親民黨的宋主席也去了,過幾天還是要回來。所謂的「中國熱」,就是這麼一回事。不管是貓熊也好、金絲猴也罷,都必須符合國際保育的規定、也要經過法定的檢疫程序,最後還要政府相關單位的核准。所以,不管是農產品、觀光客,包括大家最關心的貨運包機,最後還是要政府出面來處理,才有可能成功,也才有保障。就像美國布希總統對胡錦濤所說的,中國必須與合法程序選出來的台灣領導人、必須與台灣總統陳水扁接觸,道理其實很清楚。
  第四、台灣的前途掌握在我們的手裡,掌握在2300萬台灣人民的手裡,絕對不可能被少數一兩個人,或者一兩個政黨帶到哪裡去、或者賣給誰,這一點大家應該要有絕對的信心。今天如果不是政黨輪替、如果不是中國制訂所謂「反分裂國家法」造成負面的效應、如果不是326百萬人民走上街頭,連主席、宋主席能夠這麼快到中國大陸去嗎?從台灣的角度來看是所謂的「中國熱」,但是從中國的角度來看,其實反而是一股「台灣熱」,如果能夠讓廣大的中國人民和國際社會從這一波的熱潮之中看到兩岸的差異,特別是台灣的成熟民主、政黨政治、言論自由,對照著中國的一黨專制、極權政治、以及對人民言論的嚴密控管,何嘗不是對自由民主的台灣最好的宣傳。所以,大家應該要對自己、對台灣有信心。
  第五、對於426中正機場的衝突場面,阿扁看了心裡非常的難過,也立即要求行政部門必須確實負起責任。大家也許看了也非常激動,但是請大家冷靜地想一想,中國對台灣的統戰和分化是人盡皆知的事情,連國際社會都知道。今天如果我們內部繼續衝突對立下去,到底是誰得到好處?不是民進黨、不是台聯、也不是國民黨或親民黨,絕對是中國共產黨。
  這些問題,阿扁一直在思考,也請黨內先進同志一起來思考面對,並且不吝給阿扁批評指教。今天,執政的是民主進步黨,台灣這一艘船是我們在開,行船的途中遇到大石頭、遇到漩渦,要想辦法避開,不是賭氣跟他拼、更不是閉著眼睛直接撞過去,有時候要轉彎、可能要稍微繞一下,最後才能夠平安到達我們理想的目標。
  今天阿扁要告訴、呼籲大家、也要拜託各位的就是要團結、要有信心,我相信最近的一些事就出在我們沒有信心、不夠有信心,所以我們有點亂,如果我們自己也亂、跟著別人亂了腳步,這樣問題就愈變愈複雜,這一點我希望大家能作參考。我舉幾個例子,希望大家能不吝指教。
  第一、「扁宋會」十點共識結論的問題,從十點當中能找到其中任何一點違背我四年來所說的任何一句話,包括民進黨一九九九年「台灣前途決議文」-現在已成為黨綱的一部份,有哪一點有任何的違背?宋主席要求我們接受所謂「一個中國」原則、接受所謂「九二共識」、「憲法一中」,甚至要將增修條文「國家統一之前」的文字都要放進去,結果我們什麼都沒有答應,我們將過去所說的話都拿出來,才勉強有那幾條,我們說「中華民國是最大的公約數」,這有什麼問題?「台灣前途決議文」就是這樣寫的,所以我認為很多事情大家要想清楚,過去我們所通過的內容,大家要看清楚,不要又忘記了,我哪一點違背「台灣前途決議文」?哪一句話、哪一段、哪一個字超過四、五年來阿扁所說過的任何一次談話?所以我跟宋主席說,這次你的訪問行程很清楚,十點共識結論都是我同意的,沒同意的就沒有寫成白紙黑字,所以寫在白紙黑字的我全都同意,也不會反悔,但超過這個部分的,你不能替我胡亂解釋,你不能過度解讀,說是阿扁同意的、是扁宋會的共識結論;你自己要說可以,但這是你的政黨、你個人的問題,必須說清楚,這是親民黨的主張,是宋楚瑜主席的個人看法,跟阿扁無關,也不是「扁宋會」的共識結論,如果這樣,還會有什麼問題?大家又在擔心什麼?宋主席此行不是我的特使、分身,也不代表政府,大家有什麼好憂慮的?
  第二、連主席訪問中國大陸之前,報紙是如何寫的?他們是如何宣傳的?他們說是要「國共和談」、「國共談判」,說台灣問題是國共內戰所遺留的問題,我們看到報紙如此報導時,也覺得十分不以為然,當時我特別提出,現在已經是民主憲政時代,不是訓政時期的以黨領政,政黨比國家、比政府還大、所以才會有政黨對政黨、政黨代表政府的事,我們又不是回到一九四五年、一九三五年、一九二五年的訓政時期,所以我們提出這樣的批判,到最後他們就不敢說他們是去談判,連主席表示他們不是去談判,這樣就對了。接著又有報導說他們要簽署什麼文件,包括和平協議、終戰協定、台商保障協定,這根本是牽涉到政府的公權力,任何在野政黨都沒有權力代表政府的公權力、代表台灣政府,這是非常清楚的事。所以,我們提出這樣的看法及質問,法律的相關規定,包括刑法一一三條、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我們將紅線、底線、框架都定出來,將法律的規定都明確指出來,四月五日我們的七點共同結論,最後已逼使他們要面對、政府的公權力,所以他們遵守有關法律的規定,不敢再無視於政府公權力的存在,不論是會晤或是打電話,當他們願意遵守法律、願意讓步,不會簽署正式的文件,也不是去談判時,我們應該對事不對人,他們願意如此做,遵守法律及程序,我們就給予祝福,既然他們要去,我們也不可能阻擋他們,也找不到任何一條法律能阻擋他們,與其叫他不要去,他硬著要去,還是去了,變成脫韁之馬,還不如將底線、紅線劃出來,然後我們用繩子拉住他,我們又擔心什麼?最後我們仍是要拉回來,他們此行的結果,他們自己也很清楚,返國後也是要跟政府報告,必須有政府支持、配合推動才有可能落實,如果他們遵守法律的規定、尊重政府公權力的存在,我們還能否定他們什麼?但是我如此說,不是指他們所說的都對、所做的事都贊成。
  而且我也要和大家說明,對我而言,這是非常不公平的事,五月一日在出訪專機上的談話,我從未說過他們沒有違法,沒有說過肯定連戰、胡錦濤所謂「連胡會」的談話或所達成的五大共同願景,我從未說過對他們肯定、指他們不違法的談話,我是指他們已經照章行事、遵守法律、已正視政府公權力的存在,也沒有簽署涉及公權力、有關政府公權力的任何協議與決定,我們表示感謝,我們是如此說而已。甚至所謂的「新聞公報」也都是騙人的,是披著「新聞公報」的外衣的另一種新聞稿的處理方式而已,雖稱作「新聞公報」其實就是新聞稿,是會談的紀要,這必須要讓大家了解,有人擴大解讀,說阿扁肯定他們,稱他們不違法,以此斷章取義、對此進一步批判、甚至黨內同志有時也隨之起舞,我覺得非常遺憾。我在五月一日出訪專機上談話的意旨是指他們所達成的五大基本共同願景,有許多部分政府不可能同意,政府也不可能接受,我也不可能人在國外、在專機上就立即如同潑婦駡街、提出批評,當時我已準備五月三日在吉里巴斯時提出回應:第一、他在非常不民主的國家批評台灣的民主,我以非常簡單的數據為例,因為五月三日剛好是世界新聞自由日,我向在場的記者先生女士說,台灣的新聞自由度,根據美國「自由之家」所作的二00五年世界新聞自由度的評比報告,去年甚至比前年進步四名,台灣世界排名第四十四名,與歐美國家一樣屬於新聞自由國家之列;中國比前年退步六名,去年是一七七名,全世界一九四個國家,中國一七七名,是世界新聞不自由國家之一,是在倒數十幾名之中。到訪一個不民主、沒有新聞自由的國家,不去說他們,卻來批評台灣的民主。大家也都知道,人民選出的就是民主,不能說你執政就稱為「民主」,不執政就稱為「民粹」,總統選上就稱為民主,別人當總統就稱作「民粹」,能這樣說嗎?一樣的道理,他們說要「聯共制台獨」,不能因為反對台灣獨立,所以就要接受共產主義,能這樣做嗎?這樣的話非常有問題,我們不可能接受,一定要提出批判。共產主義就是一黨專制、沒有民主的選舉、沒有軍隊國家化、沒有宗教及新聞自由,難道可以因為反對台灣獨立,就要接受共產主義,在台灣不敢這樣說,竟然在北京大學這樣說,這樣對嗎?這都是可以批判的事。昨天宋主席在西安說「台獨不是選項」,我非常不以然,你可以反對台灣獨立,你的主張與其他人不同都沒有任何關係,但是不能限制台灣人民對台灣前途自由選擇的權利,這一點非常清楚,你可以反對台獨,但你不能說台獨不是台灣的選項,我認為這一點絕對有問題。
  另外,剛才蘇主席及其他幾位特別談到民調的事,我今早也看到這份民調報告,我要向大家說,不要去誤導民調,今天民調提供我們作參考,我們應該有所警惕,但也不要將民調的結果對外說成是民進黨好像要崩盤了,民調結果當然會使我們的心情沈重,但為何會如此?如果說今天支持我們的人,轉而支持他黨、台聯,我們就應該注意,但結果是二月廿三日至五月四日的民調,二月廿三日就是扁宋會的前夕,台聯的民調前後都未增加,並未發生我們的支持者下滑轉而支持台聯的情形,當然更不可能轉向支持國民黨或親民黨,而是轉向游離、未決,如果這有什麼問題,也就是我們民調的最高峰是四月十八日,百分之三十六點多,但試問,四月十八日江丙坤已從大陸返台,四月十八日連主席也開始出訪中國的宣傳,那又為何我們的民調走到最高峰?所以像這些數字,我們都應該想看看,問題到底出在哪裡?如果說從四月十八日到五月四日的民調下滑,問題是出在黨內不團結、內部混亂、雜意太多,如果說大家都很團結的話,會發生這樣的事嗎?我們還是Number 1,不是這樣嗎?所以說,選舉最糟的是內部不團結,選總統、縣長如果都不團結、大家都不用選了,團結不一定贏,不團結穩輸,今天的問題是出在內部不團結,雜音不斷的問題,也許大家不一定相信,也不一定能接受,但是我認為,整個民調的解讀應在於此,不要將之說成為民進黨要崩盤,這樣的宣傳是對的嗎?這樣來激勵士氣是對嗎?
  另外,去年12月14日,阿扁在最後一次參加的民進黨中常會提出「三個不變的堅持」,那就是:第一、堅持民主改革的理想不會改變;第二、堅持台灣主體意識的主流路線不會改變;第三、堅持讓台灣成為一個正常、完整、進步、美麗而偉大的國家,這樣的使命不會改變。這三個堅持,是要完成一個我們對台灣人民的承諾:讓台灣變得更好,讓人民過得更好。三個堅持和一個承諾,不但是阿扁的使命,也是阿扁的夢,相信也是在座的各位共同的夢想。
  憲政改造和國會改革是民進黨一貫堅持的主張。在民進黨長期的努力打拼之下,國會改革以及公投入憲、廢國大的憲法修正案,終於在上個會期去年三月廿八日的立法院通過。過去長期反對、杯葛的政黨,也不得不順應民主改革的潮流,這一點我們應該感到欣慰,也是過去許許多多的前輩,包括林義雄前主席,對台灣最偉大的貢獻。如今,國會改革的理想、公投的理想,頭已經過了,身軀還沒有過。5月14日要過,身軀才有可能過。過去我們推動了這麼多年,關鍵就在最後這幾天。
  事實上,根據情資的掌握,對岸仍然不放棄以各種檯面下的手段來介入、影響、甚至阻撓這一次的選舉,因為對中國而言,不論是任何形式的憲改,都是他們所謂的「法理台獨」。所以這次他們特別派人前往美國,向美國施壓,甚至向部分在美國的在野黨人士,要求他們無論如何都要反對、杯葛、阻擋5月14日的憲改工程,因為他們認為廢除國大、公投入憲,都是他們定義中的所謂「台獨」。所以5月14日的選舉,對岸也在看,台灣人民絕對不能漏氣。
  蘇主席曾經說過,民主進步黨是推動民主改革的火車頭,我們也歡迎其他的政黨來作火車尾,搭便車也沒有關係,但是不能中途落跑,更不可以跳車、反悔。5月14日的投票,應該是對於國會改革的信任投票,更是對於各政黨是否忠於憲改承諾的信任投票。任務型國代的選舉,任務很單純、意義很單純,最後的目標就是要讓人民期待的國會減半、單一選區兩票制、公投入憲、廢國大等重大改革能夠順利過關,只有改革過關不過關的問題,沒有所謂第一大黨、第二大黨的問題,但是既然是民進黨長期堅持的主張,也是多數人民的期望,我們必須盡最大的努力。最後這幾天,全黨無論如何一定要大團結,大家一起衝衝衝,5月14日,衝過憲政改革的歷史關卡,完成民主改革的歷史使命。感謝大家,敬請大家批評指教。
  副總統致詞內容全文為:
  今天我們來這裏,心中有很多的困惑,也有很多的焦慮,所以今天開會後,我們的心中再度充滿信心。民進黨旗有一個十字架,也是十字路口,這就是當時我們面臨很大的挑戰,台灣的前途,站在一個十字路口,需要一個民進黨。目前我們又走到一個十字路口,我們又背了新的十字架。
  為何3月14日北京快速地通過反分裂國家法,為何3月26日我們一百萬人上街頭,但3月28日中國國民黨江副主席去大陸之後,整個情勢馬上又轉過來。這是我們共同的困惑,我們要面對台灣的主體性、本土性,但是我們也要面對全球化,我們要去中國化,但有一群人要將我們帶向中國化,這個十字路口,我們要看清楚,就是中國2008年他們希望風風光光順利辦奧林匹克運動會,所以他們不希望台灣的問題是他們面前的石頭。自然它的統治者想盡辦法,最好是愈早愈好解決台灣問題。但是我們也不是省油的燈,他們要解決我們,我們也要解決他們。我們也要解決我們的問題。326我們號召一百萬人上街頭,全世界看清中國要用非和平的方式來對付台灣。但是他們也馬上戴上假面具—和平解決,可是很不幸,當初跟我們競選失敗的人,搭上這個橋樑,站在中國的立場叫做義士。這些人竟然跟北京搭上,爭相去訪問,北京的如意算盤是,先將二個反對黨釣去,用最高的禮遇,就像我們過去兩蔣時代歡迎反共義士做樣板戲,二分之一,四黨去了兩黨,再來誘引我們執政黨,如果剩下一黨沒有去,他要四分台灣,這是他們的陰謀,當然我們不要中這個計。過去我們強調經濟發展,為了經濟發展,忽略了國家的安全,更忽略了國家的尊嚴。現在我們已經執政了,我們要背這個十字架,讓經濟繼續發展,讓國家更安全。
  第三點就是台灣尊嚴。全球化、中國化對我們的產業有很大的挑戰。對國家的安全也是相當的危險,七百多顆的飛彈,一顆都沒有減少,還繼續增加,不但如此,陸海空甚至太空、高科技的發展,已經對我們造成很大的威脅,這個時候,好在有326一百萬人上街頭,全世界已經知道,台灣的安全、台海的安定,面臨很大的威脅,所以全世界為我們出聲、出力。但有一件事祇能靠我們自己來做,別人沒辦法幫忙,就是台灣人的尊嚴。我們過去很沒有尊嚴,但是近年用民主的方法,來完成政黨的輪替。這是多年以來台灣最有尊嚴的時候,這個台灣尊嚴就是你我大家共同支持陳水扁總統及我來代表各位執政,這是我們的尊嚴。這個尊嚴要繼續發揮,需要智慧、需要勇氣、需要團結,所以目前國家發展不可以偏向某一個方面,生意人僅想到經濟發展,國家安全也需要全世界的關心。但更重要的,你我及我們的子孫、我們的祖先的尊嚴,需要我們共同維護。總統是我們大家擁護選出來的總統,過去四年驚天動地、狂風暴雨都過去了,現在也祇剩三年了,所以我們已無選擇,十字架還是要繼續背下去,站在十字路口要向東向西,這個方向選擇要非常小心、非常正確。總統是我們的舵手,我也曾說過,從我們做反對黨的時候,是嫌別人不會開船。當我們執政,考上了執照,方向盤在我們的手中,現在是我們開車、開這條船,所以大副二副三副要在一起,水手要團結,總統也曾說過,不是祇靠舵手,而是需要大家團結。
  不過,因為這條路非常罕見,十字路口要何去何從,需要智慧的判斷,做舵手在前面,看得比較清楚,看到山該彎就彎,如果看到風浪,就應該轉個彎。做舵手的人,在前面看,若看到訊息也要快點傳給水手們,這樣我們就可以團結一致,不會暈車。這個時候有些人還腦震盪,忽東忽西,
  這是因為北京是一個大政治魔術師,大玩政治魔術。我說他們變臉,而我們一些失意的政客變心,有人變臉,有人變心,搞得我們暈暈的。還好我們的舵手,既不變臉也不會變心,心裏非常安定,所以總統昨天辛苦回來,今早聽大家的意見,馬上安排晚上和大家見面,我相信此後我們還是會常常遇到高山峻嶺,常常要轉來轉去。為了不要讓大家暈車、暈船,我們的駕駛、舵手,在急彎之前,也會通知大家,我們也需要一個更建全的溝通、協商的平台。這就從今天的溝通開始,我想我們的駕駛、我們的好舵手跟大家一起開這條船,開得非常平順,我們的方向絕對正確,我們的前途也絕對光明。
  昨天TVBS李濤的節目,說我前天的演講,影射某人應下台,我那晚接受蘇貞昌主席的邀請,所批評的當然是變臉變心的中國共產黨、中國國民黨,我所呼籲的是大家要團結,所支持的、所肯定的當然是陳水扁總統,將我所說的話前後亂擺,說我是要總統下台。我也不會說這種話,絕對沒有這個意思,竟然有人這樣說,我感到非常遺憾,所以藉這個機會鄭重澄清。媒體也非常會變把戲,大家都有這個經驗。希望大家都有信心及堅定的意志,絕對要團結,要鞏固陳總統的領導,大家合作,繼續努力。
  總統在聽取與會人員自由發言之後,也做了綜合說明,總統府秘書長游錫堃於茶敘結束後說明指出,在意見交換部份,採自由發言方式進行,在座立法委員、各縣市主委、縣市長共十九位發言,會中氣氛良好,發言亦相當理性,大家均能坦誠交換意見,對於凝聚共識有很大幫助。
  秘書長進一步表示,與會者皆相當肯定陳總統於茶敘開始之報告與結語之說明,也都深覺總統之報告內容應廣為散發,對消除此期間大家對總統與政府之誤解,並促成朝野和解及化解藍綠對抗等方面將有所助益。
  秘書長指出,也有與會者認為之所以有上述誤解產生,可能係因總統辭去黨主席後,府院黨與黨團溝通平台或許不夠週全,此部份,總統於結語中也特別交待謝院長及蘇主席再行研究改善方式。秘書長進一步指出,總統在會中特別說明,最初謝院長擔任執政黨主席時期,他並未擔任黨主席一職,當時係以九人小組機制定期溝通,俟總統擔任黨主席後,黨政同步,包括呂副總統、總統府秘書長及行政院謝院長皆為指定中常委;此外,目前於總統府亦設有府、院、黨之輿情會報機制,每週開會乙次,然而,此會報非決策會議,屬溝通會議,如此機制,由過去九人小組至目前狀況,有不足之處,總統指示再予研議。
  秘書長表示,綜合今天將近三小時相互交換意見過程中,可以說大家有憂心,也有質疑之處。質疑部份,與會者皆表示係轉達基層民意而發言,基層聲音質疑:執政黨是否已背離中心思想、推動朝野和解至今尚無結果及政府各部門之發言,包括部會、黨團未達統一口徑或有矛盾之處與五○三機場公權力執行過當等,經過總統及與會者詳細說明,這些疑問都能得到化解。
  至於憂心的問題,秘書長指出,與會者也提出基層憂心之問題為三合一選舉,以及五月十四日任務型國大選舉選情較冷,此外,中國頻出招,連宋兩位政黨領袖前往中國訪問,中國並提及農產品免除關稅等,此些問題也令基層民眾耽憂。上述諸多問題,總統也與各部門做了溝通, 基本上,基層民意所表達之各項耽憂都可以做為提醒政府之用,促使政府更加改進。秘書長也表示,接下來全黨應該團結,與各政黨共同努力,讓全國民眾瞭解注意,任務型國大選舉為憲政改革重要部份,憲改若成功,對國家發展將有相當助益。未來一週,大家應該會共同努力來進行選舉活動。
  在回答媒體詢問時,秘書長表示,總統在今天會中之說明得到與會者之贊同,並建議應廣為宣達,俾利基層民眾瞭解,此部份,總統也將以接受媒體專訪方式妥為宣傳。此外,對於溝通平台方面,總統每週皆與副總統、謝院長及國安會邱秘書長與游秘書長本人見面溝通,至於有與會者認為此溝通平台仍嫌不足,總統也當場指示請謝院長與蘇主席更進一步研究。
  秘書長也指出,任務型國大選舉係由中選會承辦,該會亦刻正進行相關文宣工作,以鼓勵國人享權利、盡義務,踴躍投票。秘書長並表示,總統積極推動和解,並將持續推動,此外透過今天茶敘,與會者對於總統推動和解之路已有多方瞭解,對於凝聚共識幫助甚大。推動和解雖方三個月餘,和解結果雖亦未顯現,但總統曾表示,過去朝野對立四、五年,現在推動和解時間方短,大家須有耐心持續推動,此外,總統也在結語部份中表示,大家應對事不對人,換句話說,我們不應因討厭某人,而悉數予以否定到底,所有的指正應基於維護國家利益與人民福祉。
  今天的茶敘歷時近三小時結束,總統府秘書長游錫堃、國家安全會議秘書長邱義仁、總統府副秘書長馬永成、民主進步黨主席蘇貞昌、行政院院長謝長廷、民主進步黨秘書長李逸洋等人也在座。

 
總統與執政黨籍立委、縣市長、中執委及各縣市黨部主委茶敘-陳水扁總統致詞
 
 
總統與執政黨籍立委、縣市長、中執委及各縣市黨部主委茶敘-陳水扁總統致詞
 
Code Ver.:F201708221923 & F201708221923.cs
Code Ver.:201710241546 & 201710241546.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