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

新聞與活動

總統中外記者會答問實錄
中華民國93年02月03日

  陳總統水扁先生今天上午舉行中外記者會,就建立兩岸「和平穩定的互動架構」及三二0和平公投的內容與意涵向國人作完整說明。
  總統開場致詞談話內容全文如下:
  感謝各位今天共同出席總統府的中外記者會。首先,阿扁要針對三二0和平公投的內容與意涵,向國人同胞提出完整的報告。
  公民投票體現普世的民主價值。透過公民投票,人民可實現當家做主的基本權利,決定國家未來的發展方向。歷史悠久的民主國家,例如瑞士、法國、英國、美國、德國等,都曾多次舉辦全國性或地方性的公民投票。新興的民主國家,例如東歐各國及波羅的海三國,在爭取自由、民主的艱辛過程中,公民投票也扮演非常關鍵的角色。若干公民投票對促進區域和平與族群和解更有積極貢獻,例如北愛爾蘭的和解方案,經由公民投票贏得了人民的支持,終能獲致和解與和平。放眼世界,在透過公民投票追求自由、民主與和平的道路上,台灣並不孤單。
  去年在台灣人民的全力支持下,促成立法院通過公民投票法,使我國終於可以依法辦理歷史上第一次公民投票,這是值得歡欣鼓舞的大事。
  中華民國憲法賦予總統維護國家主權及保衛國家安全的重責大任,為了履行憲法職責,凝聚國民意志,本人乃依據公民投票法第十七條第一項規定,將攸關國家安全事項交付公民投票,這是履行維護國家主權及保衛國家安全的神聖使命,也是實現台灣人民當家作主的莊嚴承諾。
  鑒於中共片面否定我國主權,企圖迫使我國接受所謂「一個中國」、「一國兩制」,近年來並持續對台灣增加飛彈部署,一再揚言不放棄武力犯台,且在國際社會嚴重擠壓我國生存空間,已符合公民投票法第十七條第一項所規定「國家遭受外力威脅,致國家主權有改變之虞」的要件。
  為實現國民主權原理,防止中共武力侵犯台灣、片面改變兩岸的現狀,爰決定依據公民投票法第十七條規定,推動三二0和平公投,將攸關我國國防能力及對等談判的兩項國家安全議題交付公民投票,訂於今年三月二十日,舉辦此一具有劃時代意義的公民投票,展現台灣人民維護國家主權及追求和平的意志與決心。
  三二0和平公投的第一案是「強化國防公投」,主文為:「台灣人民堅持台海問題應該和平解決。如果中共不撤除瞄準台灣的飛彈、不放棄對台灣使用武力,你是不是同意政府增加購置反飛彈裝備,強化台灣自我防衛能力?」
  台灣是全世界面對飛彈威脅最嚴重的國家,預期到二00五年中共將有六百枚彈道飛彈對準台灣,且飛彈精準度大為提昇,可能在沒有預警或極少預警的情況下,打擊台灣重要軍事基地。
  中共瞄準台灣的飛彈正以六天一枚的速度快速增加。我們必須儘快建立強化反飛彈能力的共識,才能避免兩岸軍力失衡,確保國人生命財產的安全。我們也必須藉這個公投議題提醒國人,中共飛彈威脅十分嚴重,我國急需強化反飛彈能力。同時也讓中共及國際社會知道,台灣人民不受恫嚇、不畏脅迫的堅強意志。
  三二0和平公投的第二案是「對等談判公投」,主文為:「你是不是同意政府與中共展開協商談判,推動建立兩岸和平穩定的互動架構,謀求兩岸的共識與人民的福祉?」
  接下來,阿扁將對於「建立兩岸和平穩定的互動架構」的完整構想及具體作為,做進一步的說明。
  面對中共的軍事威脅,台灣除了應積極強化自我防衛能力之外,我們仍然擁有兩個最強而有力的後盾,那就是人民的意志和民主的制度。
  歷來,凡是大多數台灣人民所要的,中共雖然不會公開支持,但也往往不致公然反對。因此,只要能展現出台灣人民的集體意志,顯現出台灣人民的共識與明確要求,中共就必須認真對待。
  其次,台灣的民主發展也促使中共必須正面看待,尤其是台灣人民經由民主程序所作出的決定,包括人民選舉的結果、國會通過的法案及公民投票的決定等,中共儘管不滿意卻也不得不接受。
  個人依據憲法及公民投票法所賦予總統之職權,宣布即將在今年三二0舉辦和平公投,讓台灣人民共同決定「是不是同意政府與中共展開協商,推動建立兩岸和平穩定的互動架構,以謀求兩岸的共識與人民的福祉。」只要所有台灣人民在三月二十日透過民主的程序,明確地表達兩岸關係應積極開展的期望,對中共而言,就是台灣最強而有力的主張,促使對岸必須認真考慮儘早停止杯葛,恢復與我們的談判。至於談判的主題,我們期望兩岸能積極地共同營造出可長可久的和平互動環境,讓雙方能夠把握機遇,把力量投入各自的建設與發展,為兩岸人民謀求最大的福祉。
  兩岸之間自一九九一年開始指派代表進行接觸協商以來,雙方的談判進程,始終受到中共方面設定「一個中國原則」前提的困擾與阻礙,導致中共多年來以片面中斷協商管道作為向我施壓、迫我讓步的手段。
  兩岸在歷經十多年的互動往來,應該充分理解雙方不接觸、不談判,將無法因應密切交流現狀下的需要;對於進一步開展彼此間的互動層面、提升交往層次,也都面臨重重障礙。因此,未來雙方有必要在基本的立場與原則之上,設法尋求折衷的空間與共識,作為開展雙方關係的第一步。
  兩岸當前都面臨大發展與大建設的關鍵時期,台灣正加速推動各項改革工程,大陸也傾全力發展經濟,如果能有效把握機會,對於各自的發展前景自然影響甚鉅。主要的關鍵在於兩岸能否營造出適合各自投入建設發展的穩定環境,因此,追求建立兩岸和平穩定的互動架構,不僅符合兩岸整體的需要,更能為雙方人民謀求更高福祉。
  我們必須認真思考,儘早透過雙方正式授權的代表進行協商,以尋求和平穩定作為共同努力的具體目標,為雙方建立一個可以正常交往,並能夠維持長期穩定的互動架構,並簽訂和平穩定互動架構協議,以作為今後兩岸共同遵循、共同維護台海地區和平穩定與互惠合作的準據。如此,不僅可以增進彼此的互信,減少誤判,亦可促使兩岸正視並理解和平共處的基本要素與法則。
  歷史上因主權問題而引發的衝突屢見不鮮,而經由協商之後確定以和平方式解決爭議,繼而維持一定程度和平穩定的情勢,有很多的案例。
  以著名的中東地區而言,以色列與週遭各國基於宗教及複雜的歷史原因形成世仇,然而在美國及歐洲主要國家的努力斡旋之下,卻能夠先後簽訂創造和平架構的有關協定,包括:以色列與埃及曾經簽訂一九七八年的「大衛營協定」與一九七九年的「和平條約」;以色列與約旦之間,也曾簽訂一九九三年的「雙邊和平談判共同議程」與一九九四年的「和平條約」等。以當前國際注目的朝鮮半島而言,在一九九一年也簽訂了「兩韓間和解、互不侵犯、交流合作協議」。
  這些歷史上著名的和平架構有關協議,具有以下的共同特色:
  一、簽署雙方互不隸屬。
  二、雙方均承諾以和平方式解決一切爭議。
  三、雙方均彼此尊重相互主權、政治獨立及享有和平生存環境的權利。
  四、均有不同程度的客觀力量參與、協助及監督。
這些歷史上的案例,雖然與兩岸的情勢有些本質上的差異,但追求以和平方式解決爭議的信念,對於兩岸的政府及人民,都是重要的啟發。
三二○之後,我們願意主動邀請中共指派代表一起磋商兩岸推動協商的方式,以便依循「一個原則、四大議題」進行正式談判。
  一個原則是確立和平原則:
  一、確立共同維持和平的責任並尋求合作共識:雙方必須共同體認台海和平是共同責任,也應共同合作,以達維持和平的目標。
  二、和平解決一切爭端:雙方必須承諾一切爭議,不論是政治、經濟、外交、軍事,或其他任何性質的爭議,均應以和平、民主的方式協商解決。
  三、武力使用的禁止:雙方承諾不以武力或其他非和平的方式,威脅或妨礙台海之安全,包括確保其他國家依照一般規範與慣例安全使用台灣海峽。
  四、不片面改變台海現狀:雙方將以和平協商解決主權爭議,在和平及排除軍事威脅的前提之下,承諾不以片面方式改變台海現狀。
  在四大議題方面:
  第一大議題是建立協商機制:
  一、由雙方指定代表,在雙方領導人直接授權及指揮之下,進行會面、溝通,建立直接溝通的管道,就後續處理的原則、方式、地點、機制及議題的優先順序進行磋商安排。
  二、為推動有效協商,雙方應互派代表常駐台北與北京,以便隨時傳達訊息及溝通。
  三、針對實質問題所進行的正式協商,其方式可在既有的基礎之上推動,例如:可以透過兩岸兩會制度化或採取兩會複委託協商的機制。
  四、「和平穩定互動架構協議」是一個整體性的方案,未來推動時,現行兩岸已提出的相關主張,如三通、開放觀光客等相關議題,亦均可按雙方商定的順序,展開具體協商。
  第二大議題是對等互惠交往:
  一、互設聯絡辦事處,經常性的處理兩岸人民往來事務。
  二、給予對方人民法律上的平等保護。
  三、相互承認法律及司法判決,提供司法互助。
  四、開展深度的交流及合作,包括:
  -經濟(三通、觀光、經貿關係之整合)、文化、科技交流的深化。
  -共同打擊犯罪。
  -共同開發經濟海域。
  -漁事糾紛的解決。
  第三大議題是建構政治關係
  一、基於兩岸人民間的歷史、文化及血緣關係,雙方應致力於建構相互尊重並有利交往的政治關係。
  二、相互承認管轄權。
  三、互相不阻撓外交事務之進行。
  四、國際組織會籍問題及雙方於國際社會中之互動法則。
  第四大議題是防止軍事衝突
  一、非軍事區之劃定(如:撤除實際作戰人員、設備及飛彈部署),提供時間及空間上的緩衝。
  二、避免軍事衝突的具體措施(如:軍用航空器及船舶活動範圍及遭遇時應遵循的法則)。
  三、軍事及經濟封鎖的禁止。
  四、漁民及其他非公務目的之海上活動的處理法則,以避免因海上糾紛引發軍事衝突。
  五、軍事演習之範圍及應遵循的法則。
  六、軍事人員以適當方式進行交流。
  七、設立由中立客觀人士所組成之監督委員會。
  各位記者女士先生,民主的成就與經濟的成果是台灣立足世界、邁向未來的兩大基礎,也是我們這一代留給後代子孫最寶貴的資產。永續維護台灣主權的現狀、民主發展的現狀、經濟繁榮的現狀,以及台海和平的現狀,不僅是兩千三百萬台灣人民共同的期待,也是阿扁做為國家領導人最嚴肅的使命。
  然而,我們應該深切體認,面對持續增加的軍事威脅及國際情勢的變化,台海和平的永續維護非常不容易。消極的不作為只會讓情勢對台灣逐漸不利,導致最後無力阻擋現狀被改變。所以,台灣必須採取積極性的作為,強化自我防衛能力、鞏固人民心防,有效的預防台海和平與國家主權的現狀被改變。
  親愛的國人同胞,我們應該關心的絕對不只是過去四年,或者未來四年現狀的維護,而是要為兩千三百萬人民,以及後代的子子孫孫奠定民主和平、安定繁榮的永續根基。
  今天,阿扁以堅定而且充滿歡喜的心情,正式向行政院提出舉辦三二O和平公投的內容,同時透過中外記者會,向國際社會及全國同胞闡述政府推動和平公投的理念和決心,並且進一步提出海峽兩岸建立和平穩定互動架構的具體作為。因為我們對歷史負責、對人民負責,我們相信台灣,更相信台灣人民的智慧和勇氣。
  未來的歷史將會證明,兩千三百萬台灣人民在公元二00四年三月二十日跨出公民投票的第一步,這一步,不僅是台灣民主歷史的一大步,更是台海和平關鍵的一大步。這一步,應該不分族群階級,不分朝野黨派,所有的台灣人民一起攜手跨出去!
  為了台灣的民主,更為了台海的和平,阿扁要誠心的呼籲:不管三月二十日您支持哪一組總統、副總統候選人,都應該投下和平公投神聖的一票!選總統的一票,可以決定未來四年的國家領導人,和平公投的一票,能夠確保台灣永續的前途和後代子孫的未來。總統這一票不管投給誰,公民投票這一票都要投給台灣、投給台灣民主和平、永續發展的未來!
  三月二十日,讓我們歡歡喜喜去投票、相信台灣寫歷史!謝謝大家!
  總統答覆記者提問內容全文如下:
  一、問:您在兩千年五二0就職演說的時候,提到四不一沒有,後來您也提到統合論,也在金門大膽島發表談話,方才您在談話中也提到要建立兩岸和平穩定的互動架構,我想請問的是,您怎樣總結在過去四年來,在處理兩岸關係方面,您的思維和一些作為?(中央社劉志聰)
  答:從兩千年的五二0就職演說「四不一沒有」,到後來的統合論、大膽談話,以及我們今天進一步要建立兩岸和平穩定的互動架構,其實我們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從來沒有改變過。我們一直希望的就是以善意的和解、積極的合作、永久的和平,作為處理兩岸事務的最高指導原則。這近四年來,我們最大的期盼就是推動並完成兩岸關係的正常化,這是我們的誠意、也是我們的善意;這是我們的意志、也是我們的決心。我相信大家都可以感受到,我們這樣的努力,完全基於一條最基本的路線,那就是立場堅定、務實前進,我們從來沒有改變過。我們希望各界能夠瞭解,也希望對岸能夠體會,縱使目前遭遇一些困難,但是仍然不改其衷,我們希望能夠以和解、合作跟和平,作為兩岸關係正常化最高的指導原則。
  二、問:外界對於總統在處理兩岸關係上,很多時候的看法是總統有時候會採取比較強烈、比較批評,或者是比較衝突式的手段,可是總統同時也不斷釋放出善意。這次總統所提出來的「兩岸和平穩定互動的架構」,看起來似乎是意圖要和中共政府建立一個準外交的關係,總統為什麼會認為這次所提出來「和平穩定架構」的提議,中共現在會比較願意接受?我們還想請問總統,這次所提出來的和平穩定的架構是否主要是為了選舉的考量,為了說服台灣的選民,也讓外國政府及關心兩岸事務的友人比較放心?(亞洲華爾街日報丁杰生)
  答:我們絕對沒有任何選舉的考量,如果大家不健忘,這不是今天才提出我們要來推動建立兩岸和平穩定的互動架構,其實在一年多前的元旦致詞,阿扁就公開提出並做呼籲,我們也瞭解到對岸一再提出,希望能夠寄望於台灣人民,台灣人民在想什麼?台灣人民期待什麼?台灣人民追求什麼?我相信很清楚,就是希望能夠有機會建立兩岸和平穩定的互動架構。這樣一個台灣人民多數的聲音,如果中共那樣在意台灣人民的想法與期望,透過公民投票,不是做為台灣國家領導人一個人的意思,而是全民的多數意志,公民投票其中第二案就是要做這樣的一個選擇,來表達是否同意,這個就是民主,真正的民主,也就是直接民主。公民投票就是相信人民,人民最大,人民做主,所以,如果透過這次公民投票,其中第二案,台灣人民做了一個選擇跟決定,對中共來講,我相信,他們也同時要面臨一個選擇,既然寄望於台灣人民,台灣人民已經做了最後的一個清楚的決定,那你要不要接受?那你要不要尊重?這跟選舉無關,這是為了台灣的長治久安以及兩岸永久的和平。
  三、問:公投的推動在台灣是一個非常漫長而艱困的過程,早在國民黨執政的時期,當時的決策階層就曾經試圖推動公投,讓公投成為國家安全最起碼的防衛機制,終於在民進黨執政時期,公投法付諸實施,也即將在下個月公投權可以第一次行使,但很不幸的是,或許是政黨的對抗,模糊了藍綠陣營原本具有非常高度共識的議題,成為政治對抗下的犧牲品,我想最近大家都看到,國、親、新三黨的主席召集了十四個縣市長集會,對下個月的公投提出了不支持的態度,最近泛藍陣營也醞釀對人民採取道德勸說,不去領公投票的行動,今天早上也剛得到來自華府的消息,駐美代表程建人公開表示,希望在三二○能夠請辭,面對這些動作,如果對人民的影響是奏效的話,我們無法想像如果公民投票的投票率過低,到時候會造成國際(包括中國)對台灣民意的錯誤認知,這不僅是政黨競爭的問題,已經涉及到國家利益的問題,總統怎麼樣看待這樣的事情?總統又會用怎麼樣更有效、更清楚的方式,告訴台灣的人民,不管其政治取向如何,是藍或綠,都要在下個月行使公投的權利。(自由時報鄒景雯)
  答:我們也希望大家都能夠歡歡喜喜來投票,從家裏走到投票所,從工作的地方走到投票所,來行使歷史上,也是這輩子第一次公民投票的權利。我了解到,台灣民主制度的建立,絕對不可能那麼樣的順遂,過去如此,現在是這樣,我相信未來還是會有重重的阻礙。但是很清楚的,在民主的洪流當中,只要我們堅持改革,站在歷史最正確的這一邊,站在人民公義、多數的這一邊,這不是任何一個人、任何一個團體所能夠阻擋的。我也相信,我們不是為了一己,不是為了一黨之私,也不是為了一時的選舉考量,而是為了國家的長治久安,以及二千三百萬台灣人民的共同利益和最高的福祉。杯葛只能夠是一時的,不可能永遠杯葛,縱使反對,也只能夠是一時的,不可能永遠反對。事實會證明,正確的路我們還是要走下去,我們還是要堅持下去,就像過去台灣民主改革過程當中,例如總統的選制,我們主張總統直接民選,但是有人認為應該委任直選,今天事實證明我們已經第三次可以選自己國家的領導人,而且當初反對總統直接民選、堅持所謂委任直選的人,現在也在享受總統直接民選的好處。所以我可以告訴大家,今天縱使有人基於一黨、一己之私,或者選舉的考量,來反民主、反公投、反改革,有一天,他們會知道,享受公投好處的其實是全民、是台灣,當然也包括目前反對公投的這一些人士和相關的團體。我們相信,縱使烏雲蔽日,總有一天會撥雲見日。老百姓的眼睛絕對是雪亮的,縱使一時受到烏雲的遮掩,但是很快就可以撥雲見日,大家就可以了解到,為什麼我們這麼樣用心,這麼樣堅持,要來推動讓普世價值、基本權利的公民投票在這塊土地上生根、滋長。
  四、問:總統今天就公投的內涵提出了清楚的說明,接下來我想提出兩個問題:第一,你覺得透過這次的公民投票,兩岸是否就能夠達到真正的和解?第二,國際社會對這次的公民投票一直以來對有關的時機及動機有所質疑與保留,你覺得在今天的說明之後,包括美國、日本在內的國際社會,就能因此進一步了解公民投票的目的與理念嗎?(日本共同通訊社渡邊和昭)
  答:很清楚地,國際社會有一些誤解,有一些疑慮,甚至不安,但是我們要非常清楚、非常坦白、非常負責地告訴全世界,為什麼我們要舉辦公民投票。我們是為了追求台海的永久和平,我們是為了維護目前台灣的民主現狀。我們面對中國飛彈部署及武力威脅,台灣人民仍然展現高度的意志與決心,要來捍衛台灣,要來守護台灣,預防並避免台灣目前的現狀有一天被片面地改變,這是台灣人民非常謙卑、非常莊嚴的一個訴求跟渴望。我們用事實、用行動來證明給國際社會看,有些人的擔心是沒有必要的,有些疑慮事實上是杞人憂天的。
  沒有錯,很多國家受到來自北京當局的施壓與恫嚇,甚至是他們片面說辭的影響,但事實會證明一切。兩項公民投票已經很清楚地說明,不是所謂的「統獨公投」,也沒有違背「四不一沒有」。我也相信,只要能夠維持目前台灣的現狀不受到任何影響與改變,過去我們所做的信諾,我們不會改變,我們一定會堅守過去我們所做的信諾。大家會慢慢地了解,二千三百萬台灣人民是最善良的一群、是最可愛的一群,也是最偉大的一群。當然,要對岸能夠立即做出怎樣一個善意的回應,我們不敢有任何的奢想,因為很清楚,中國反對台灣舉辦任何名義、任何形式的公民投票。縱使我們舉行是有關核四議題的公投,或是立委席次減半的國會改造公投,對岸也會反對。但是,今天只有二千三百萬台灣人民才是這塊土地的主人,我們應該可以自己做主,我們不受任何影響。我也相信在三二○公投結果出來之後,國際社會一定會給台灣新的評價、正面的肯定,包括對岸也說寄望於台灣人民,而這樣一個意見的表達,他們能夠拒絕嗎?
  五、問:您剛談到化解國際間對公投的疑慮,我們知道您最近也提到說,其實國際間的疑慮除了三二O公投內容之外,還有今年您當選連任後五二O就職演說的內容,我們知道您在二OOO年就職演說中提到四不一沒有,您是不是能進一步向國際間及國內國人說明,您的五二O就職演說,是不是會延續四不一沒有這樣的基調,或拋出新議題或新承諾?另外,延續剛才幾位同業的問題,過去四年來您不斷向對岸釋出善意,但我們也看到中國方面似乎無對等的回應,主要的原因可能是受制一中的框架,對於未來一中的問題,您剛才也提到,兩岸的協商希望能夠在彼此互相能接受的狀況下進行,您在五二O就職中提到未來一中的概念,未來您會用怎樣的方式讓兩邊都能夠接受所謂的「一中問題」,大家都能坐下來談?(東森電視李燕南)
  答:承諾就是承諾,承諾沒有新、舊之別,所以我在五二O的就職演說中所特別提到的幾項重大承諾,剛開始的時候還是有人抱持懷疑的態度,在四年任內我們是不是會背棄?是不是會違逆?但很清楚的,這四年內阿扁沒有違背在五二O就職演說中所提出來包括四不一沒有的這樣的一個信諾,所以,阿扁當然不會在二OOO年五二O說一套,二OO四年又說一套。今年的五二O,阿扁一定會在既有的基礎上來推動各項改革,推動政治改革、經濟改革、社會改革、司法改革及教育改革等等,在未來的四年,我們一定會繼續來維護目前台灣主權的現狀、台灣民主發展的現狀、台灣經濟繁榮的現狀、台海和平的現狀;在未來的四年,我們不希望看到現狀被片面改變,我們一定會在不改變現狀的基礎之上,來推動憲政改造工程。非常感謝大家的與會,更感謝大家指教。




 
總統中外記者會答問實錄-陳水扁總統致詞
 
Code Ver.:F201708221923 & F201708221923.cs
Code Ver.:201710241546 & 201710241546.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