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

新聞與活動

http://www.youtube.com/watch?v=_pFrZkgS30w
與哈佛大學校友會視訊 副總統分析臺灣防疫成功原因 並盼臺灣品牌打國際盃 推動生醫產業
副總統與中華民國哈佛大學校友會視訊會議
中華民國109年06月11日

賴清德副總統今(11)日晚間,應中華民國哈佛大學校友會邀請,在總統府以視訊方式參與Harvard Table Series「COVID-19對臺灣的影響:過去、現在和未來」網路研討會。副總統除了分享臺灣防疫經驗及疫情對個人與企業的影響,也談及後武漢肺炎經貿方式的改變及因應之道,更期許臺灣品牌一定要去打國際盃,推動生醫產業。

副總統致詞時表示,今天非常高興,能夠透過視訊跟哈佛大學的各位學長姐一起分享COVID-19對臺灣的影響。到目前為止,全球已經有超過700萬例COVID-19的案例,死亡也已經超過40萬人。就美國而言,有超過200萬人得到COVID-19,死亡也超過11萬人,可以看得出這一場疫情,對臺灣、對美國或對國際社會的衝擊。

副總統說,有人提到,這像是一場世界大戰,只不過我們的敵人是看不見的病毒而已。臺灣的狀況,與其他國家比較起來是相當不錯,如同剛才校友會王煒會長所言,我們打了上半場好球。包括衛生福利部陳時中部長率領的疫情指揮中心同仁,以及醫護人員在第一線作戰;我們也看到經濟部沈榮津部長籌組國家隊,成功的提供後勤支援,這些都功不可沒、居功厥偉。

談及政府對超前部署的重視,副總統指出,在1月11日投完票之後,行政院陳其邁副院長就指派前中華民國感染科醫學會理事長莊銀清教授,以及另外一位傳染病的專家,前往武漢的醫院去查看這個不明原因的肺炎會不會人傳人,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根據專家的經驗,帶回來的消息是會人傳人,這也決定了整個防疫的策略,是「料敵從寬,禦敵從嚴」。

副總統進一步說明,蔡英文總統跟陳建仁副總統早在過年的時候,就已經積極的召集會議,因應這一場武漢肺炎的防疫工作。此外,蘇貞昌院長以及陳其邁副院長,也找了經濟部所有的同仁籌組國家隊。因為當時已經知道,如果疫情真的來的時候,我們的口罩、防護衣一定是不足的,當時就已經在超前部署。

談及過去慘痛經驗及前車之鑑的教訓,副總統說,我們都很清楚在2003年的SARS,臺灣總共的病例有667位,其中有73位不幸死亡。我們也看到當時和平醫院封院的慘狀,身為醫療人員一份子,他當時非常的難過。

副總統提到,政府當時也檢討了,我們不僅人力、物力,還有病床都不足,中央各部會的協調也出現問題。更嚴重的是,中央跟地方沒有辦法同心協力對抗SARS,以致於造成院內感染、造成社會的恐慌。所以當時立法院跟行政院就合作,共同做了一些改革的措施,第一個就是修改《傳染病防治法》,我們設立了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同時明確化中央跟地方的權責,也賦予中央可以去徵用、分配防疫物資。我們也把當時的疾管局升格為疾管署,同時增設防疫醫師,在這場疫情裡面,其實我們都看到防疫醫師的功能。另外,在全臺灣增加負壓隔離病床,以備疫情來的時候,應付不時之需,這些也發揮了效果。

副總統強調,這次臺灣之所以有比較好的成績,是因為我們有非常完善的社會安全體系,臺灣完善的社會安全體系包括4個,第一,就是健保制度。當時盡量地把臺灣民眾都能夠納入健保,讓健保的覆蓋率可以達到99%之多。

第二,我們有非常完善的民政體系,在這次也發揮了功能。每一個里長都非常用心,非常負責地打電話看看需要隔離的民眾有沒有在家裡,同時還要負責里裡面、村裡面有沒有什麼事情要回報,所以基層民政系統發揮了功能。

第三,就是警政制度,我們看到警察站在第一線協助防疫,如果有民眾不合乎規定,應該隔離,卻跑出去了,警察就去協助找人。他相信,這在外國也是很少見。

第四,是社會安全制度,社工體系非常健全,如果有獨居老人、甚至弱勢家庭,社工都會結合里長、甚至警察同仁到家裡面去協助他們,這套社會體系緊緊地把臺灣每一個人連結在一起,提供完善的制度。

副總統說,我們還引入了科技,大家都知道,唐鳳本身是科技政委,在這次我們有防疫地圖、口罩地圖、隔離衣地圖等等,讓有需要的人很快就接近防疫物資。如果有疫情、病患的話,也可以很快地找到人,所以這次科技幫了大忙。

副總統指出,最後,就是我們的民眾,全民參與,不管是中央上至總統,地方下至里長、民眾或是中小企業、工具機、口罩製造商、隔離衣製造商等等,無不全心全力投入,即使是一般的民眾,需要隔離的,都同樣地配合。所以,除了感謝疫情指揮中心陳時中部長指揮若定,立了大功;及經濟部長沈榮津組國家隊以外,對每一個參與的民眾、配合的民眾,也應該要感謝。有些民眾知道自己沒有症狀,可是因為從外國回來,也相對配合14天的隔離,這些我們都要感謝。即使是有疾病的、有症狀的,他們願意配合隔離,也非常不容易。臺灣全民共同防疫,在他看來,也是成功很重要的原因。

副總統認為,臺灣這次防疫的成功,證明了不是只有共產世界才有辦法成功地達到防疫目標,民主國家也可以。臺灣除了達到守護國人健康的目標,對國際社會也傳達了一個重要的訊息,就是民主也可以發揮功能,民主也可以有效率、團結地面對疫情的侵襲。

副總統指出,臺灣是國際社會的一員,疫情對臺灣的影響及對國際的影響其實是大同小異。對個人的影響大概不外乎有三個,第一個是生活態度的改變:未來戴口罩的人可能會變多,社交距離的習慣未來可能也會維持,生活習慣可能也會改變;第二個是工作方式可能改變:就像我們今天這個校友會的聚會一樣,利用視訊的方式在家辦公,達到各種工作、公務上面的需求;第三個則是消費習慣的改變:去逛實體店面的習慣會不若以往,可能會喜歡透過電子商務、也可能比較不願意去搭乘飛機、客輪到外國去旅遊,相信這些在未來都很可能發生,當然也值得觀察。

副總統進一步指出,對個人會有影響,當然對企業也會有影響。根據世界銀行(World Bank)預估,全年全球經濟成長率將減少5.2%,這個衝擊是非常大的。臺灣(今年)1至5月份的外銷增加率,是1.5%,但是亞洲、香港、新加坡、韓國、日本等,都是負值,大概負6%至負12%之多,對經濟的衝擊是最大的。也有人說,這大概是150年來絕無僅有的現象,在短短幾個月的時間,對於個別國家或對國際社會經濟的衝擊如此之大。

副總統也提及,除了對經濟的衝擊,我們也看到了一些現象,第一個現象就是各國都在整備防疫的戰備物資。換句話說,生產線會斷鏈,生產面也會重組,包括生產、然後停工,甚至物流也會受到影響;第二個,各國的戰略物資都會移到自己的國內,像臺灣在整備、美國也在整備、相信日本其他國家也都在整備,大家都不希望哪一天真的產生下一波疫情時,仍然面對目前的窘境;第三個就是會自然而然地衝擊到金融方面的影響;第四個就是中美貿易,如果這個衝突不斷的話,或是兩國之間的關係沒有辦法改善,相信地緣政治會進一步衝擊到經濟的發展,這個是勢所難免的。在這種狀況之下,國際社會,特別是臺灣,當然要好好的去因應。

談到臺灣的因應方式,副總統認為,我們要順應目前後武漢肺炎經貿方式的改變來因應。首先,要整備防疫所需要的戰備物資,不管是口罩、隔離衣、藥物,甚至呼吸器、篩檢的試劑等。

副總統表示,這一次COVID-19防疫工作,大家的共同努力不僅贏得國人的信心,國際社會也很肯定,無意中也樹立了、塑造了臺灣的品牌。這一場防疫的工作,讓臺灣成為國際上公共衛生實力數一數二的國家。在這種狀況之下,臺灣的品牌一定要去打國際盃,這也是蔡英文總統520就職的時候,一項非常重要的指示。

副總統指出,我們也要藉此去推動臺灣的生醫產業,他上任之後曾參訪國家衛生研究院。國家衛生研究院除了很迅速地合成瑞德西韋藥物,同時單株抗體、篩檢試劑基本上也已經完成了初步工作,甚至於疫苗方面,也有信心在今年年底就可以進入臨床試驗,希望在年底的時候,能夠有緊急疫苗提供給第一線醫護人員或是第一線需要的人員來使用。我們打了一個好表現的上半場,下半場就是生物科技相關產業要接下去,在國際上好好發揮。

副總統也指出,由於我們消費行為改變,不管是電子商務或透過視訊去從事私人或公務活動,臺灣ICT產業本來就在國際上占有一席之地,在這種狀況之下,臺灣也應該要掌握機會,順勢而為,讓我們的ICT產業結合防疫的需求,進一步推動新的產業,讓臺灣在整個防疫工作上,不僅可以嘉惠國人,也可以照顧國際社會。臺灣科技本身就有基礎,再加上人工智慧、物聯網等新科技出來,包括雲端運算、大數據分析、或是5G世界的來臨,臺灣有人才、技術,也有資金,我們也應該能夠成為亞太科技新創中心。

副總統最後指出,要達到這個目標,我們要做的地方還很多,除了要整合這些力量以外,法令方面也要努力,中小企業我們也要協助。此外,臺灣一定要積極努力去突破重圍,加入區域經濟,不管是CPTPP,又或是與單一國家,特別是美國、日本這些主要國家簽訂自由貿易協定,這樣的話,我們才有辦法從危機當中找到轉機,然後塑造臺灣一個新的未來。

包括中華民國哈佛大學校友會會長王煒、臺灣大學生醫電子與資訊學研究所教授莊曜宇、監察委員張武修、臺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院長詹長權及財團法人醫院評鑑暨醫療品質策進會執行長王拔群等均參與是項活動。

Code Ver.:F201708221923 & F201708221923.cs
Code Ver.:201710241546 & 201710241546.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