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

新聞與活動

總統接受「世界女記者暨作家協會」專訪
中華民國107年11月08日

「世界女記者暨作家協會」(AMMPE)於11月7日英國倫敦年會茶會(臺北時間8日凌晨),播放蔡英文總統接受該協會前會長、現任智利分會副會長馬汀妮茲(Julia Eugenia Martínez)專訪之影片,針對女性參與公共事務及個人生活與職涯等議題回應提問。

 

專訪內容如下:

問:在任何國家,要成為首位女性總統,都是件困難的事。您覺得困難嗎?

總統:是的,這是條漫長的路,但我現在是這個國家的總統了。

 

問:您認為家庭和教育影響一個人的成長嗎?我知道令尊並不希望您上大學或工作,您做何感想?

總統:我的父母都非常慈祥。他們只想提供孩子一個溫馨的成長環境,對孩子沒有過高的期望,沒有期待孩子成為「很了不起」的人。他們只想給孩子舒適快樂的生活,並了解孩子想做的事。基本上,他們是非常慈愛的父母,給我們很多空間做自己。因此,我可以自己決定想過怎樣的生活以及想到哪裡受教育。

 

問:您選讀法律?

總統:家父唯一干涉我的事情,就是大學選系。事實上,他花了一些時間和我討論,他認為法律是適合女生讀的科系。

 

問:為什麼?

總統:他認為律師或熟悉法律事務的人有能力保護自己和他人。

 

問:後來您負笈康乃爾大學,接著去倫敦政經學院攻讀博士學位。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您打算成為一名學者。

總統:是的,家父認為當教授或老師是好的職業,用道地的英式英語來說,是「適當」(proper)的職業。當時我想,也許多唸幾年的書,我就可以成為教授。從臺灣大學法律系,到康乃爾大學法學院,這兩所大學的法律教育讓我成為律師。隨後我進入倫敦政經學院,研讀法律和經濟,則給了我更多成為社會科學家的訓練。我的教育結合臺灣、美國和英國教育體制。學科方面,我研讀法律、社會、經濟和其他社會科學,我認為對一名想對社會有貢獻的年輕女性來說,這是相當完整的教育訓練。

 

問:年輕時的您,何時決定投入政治並參選總統?

總統:剛畢業時,我想過要當大學教授,後來因緣際會加入政府經貿談判團隊。我的律師及社會科學家背景,在經貿談判發揮了作用。在經貿談判團隊工作了十多年,我成為專業談判人員。這些學術背景和經貿談判經驗,讓我可以勝任決策者的角色,尤其是政策制定者。因此,2000年我獲邀擔任部長,負責高度政治性且備受矚目的兩岸關係。這項經歷以及我的學歷與專業訓練,成就我日後的工作。但部長和總統的工作是很不一樣的。

 

問:您兩次參選總統,第一次失敗後,您勇敢的再度參選。

總統:在談到擔任總統這職位前,我必須先說一個故事。2008年,我所屬的民進黨在總統大選遭受重大挫敗,臺灣人民與黨員都感到沮喪,民進黨負債沉重,資深黨員沒有人願意出任領導人。因此年輕黨員勸我角逐黨主席,這是臺灣政治發展非常重大的一步,因為傳統上女性通常不會和黨主席聯想在一起。我認為我勇於接受參選的挑戰。

 

問:我認為您是位非常堅強務實的女性?我也注意到,您的穿著一直都沒變。

總統:是的,我想要維持一貫性,不要太多變化,讓大家專注在更重要的議題上。

 

問:請您說說女性從事公職有什麼優勢?有優勢嗎?還是只有劣勢?

總統:當然有一些劣勢,尤其是對女性角色的傳統觀念。女性以往從事照顧者的工作,像老師、護士等,都是在照顧他人,扮演支持者的角色。但是,現況已迥然不同。過去一百年來,女性的角色從照顧者演變到現在,許多政府是由女性來領導。因此,我認為女性表現優異。過程中,女性展現傳統角色中照顧者的關懷特質。

 

問:請您提供建議給這專訪的觀眾朋友,尤其是女性觀眾,如何依照自己的想法,走自己的路,為自己和國家做點事情。您有什麼建議?

總統:首先,女性應該跳脫女人應該或不該做什麼的傳統觀念,女性可以從事任何她們能做、想做的事。對於每一位女性,特別是年輕女性,我要說的是,做你認為你能完成並且想完成的事。

 

問:您認為有沒有打破這個世界女性與男性的藩籬,讓兩性更為平等的解決之道?您會如何做?

總統:我想,您已經看到許多保護性別平等的立法,這非常重要。更重要的是女性自覺,相信自己可以做男性能做的事。

 

問:您從何時開始有這樣的自覺,相信自己做得到?什麼時候?

總統:我不知道自己能否代表所有女性,但是,我從小就覺得哥哥做得到的事,我也做得到。課業方面,我表現不錯。以職涯發展來說,我從名校畢業後,就擔任教授。我勝任許多工作,因此更有信心,相信自己能做更多。

 

問:您未來會繼續爭取臺灣或全世界的性別平等嗎?

總統:會的,我一定全力爭取。但在當今的政治中,臺灣社會已經接受女性擔任總統和三軍統帥,面對這樣的考驗,臺灣社會表現相當成熟。我覺得臺灣很棒,臺灣人民在2016年衝破了「玻璃天花板」,通過考驗,選出一位女性總統、女性領導人。我想要告訴全世界所有人,臺灣是個好地方,臺灣人有勇氣衝破「玻璃天花板」。在世界其他地方,有許多女性政治家想要有更多的成就,我希望臺灣能對她們有所啟發。

 

問:謝謝您接受我們的專訪,與我們分享經驗。希望這專訪將鼓勵全球其他女性繼續努力完成她們認為對個人及國家重要的事情。您最後想告訴大家什麼?

總統:我要告訴女性,我們沒有框架,不該接受命運說,我們可以去做想做的事,完成能完成的事。

 

「世界女記者暨作家協會」係由一群拉丁美洲女性於1969年創立,目前共有37國成員,屬國際及聯合國重要非政府組織,其成員涵蓋CNN、BBC、半島電視台、國際筆會等全球知名女記者及作家。我國於1986年正式加入該協會,並曾分別於1996年、2006年及2012年三度主辦世界年會,係該組織最活躍成員之一。

該協會為推廣女權,規劃訪問世界女性國家元首,期提升婦女對公共事務的參與意願,智利籍前會長馬汀妮茲於今(107)年2月專程來臺晉訪總統。包括AMMPE現任會長Sarah Gibson、智利籍前會長馬汀妮茲、AMMPE我國分會理事長石靜文及我駐英代表處林永樂大使等皆出席該活動。

 
總統接受「世界女記者暨作家協會」專訪
 
 
總統接受「世界女記者暨作家協會」專訪
 
 
總統接受「世界女記者暨作家協會」專訪
 
Code Ver.:F201708221923 & F201708221923.cs
Code Ver.:201710241546 & 201710241546.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