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

新聞與活動 :::

主要內容區
總統接受「法新社」(AFP)專訪
中華民國107年06月25日

蔡英文總統今(25)日上午接受「法新社」(AFP)專訪,針對臺美關係、兩岸關係、臺灣國際地位及認同、「川金會」等議題,回應媒體提問。

 

專訪內容如下:

問:您說過上任以來遇到一些挑戰,您的下一個挑戰為何?

總統:事實上,在2016年選舉的時候,選民對臺灣的未來,是非常有想法,也非常有期待的,而且在2016年的當下,臺灣確實碰到很多的挑戰,所以他們對2016年的選舉勇敢做了選擇,但是他們對2016年選出來的總統和政府的期待非常高,他們希望他們所期待的改變都能夠很快實現。所以對2016年選出來的總統來講,時間是最大的挑戰,我必須要跟時間賽跑,把我們很多對臺灣應該做的改革,還有很多根本性的改變能夠一一的實現。所以對臺灣的總統來講,在這個階段我最大的挑戰是時間。

另外,我們的社會確實面臨到很多的挑戰,比如說來自中國的壓力,總統如何在維持國家的尊嚴、維持國家的主權的情況下,能夠維持兩岸和平的狀態,這是我們最大的挑戰所在。第二個挑戰是,我們長期以來經濟的發展都是以工業製造和代工的模式來支撐,我們要走向下一個階段,以創新、高技術、高價值的產業型態,來支撐下一階段的經濟發展,這個經濟轉型對臺灣來講確實非常重要,我們在跟時間賽跑,也跟全世界其他的主要經濟的國家在賽跑。

另外一方面,我們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工作,就是能源轉型。我們面對的是,臺灣是一個天災比較多,尤其是颱風、地震比較多的地方,所以核能對我們來講是一個風險比較高的選項,同時在氣候變遷之下,我們長期使用的化石燃料也是對我們的一個挑戰。所以我們必須發展出來另外一種選項,也就是再生能源,而且在過去基礎不足的情況下,要快速的因應再生能源,對我們執政者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另外,其實臺灣的社會也面臨到世代的衝突,年輕的世代和中老年人的世代,他們有很多價值上的衝突,這個顯示在所得分配的問題、勞動條件的問題上,其實我們都看得到,我們這一次用了很多、很多的時間和精力在做年金改革,其實也是為了讓世代之間能夠保持一個平衡、和諧的狀態。

 

問:在您提到的改革中,並未提到同婚。同婚會是您在第一任時,期望完成的改革嗎?或者同婚並非您想大力推動的改革?

總統:這件事情,其實也有一點在臺灣的世代之間有不同的看法,也就是40歲以上的人和40歲以下的人對這件事情有不同的看法,在臺灣社會它是有一點分歧性。不過,在過去2年中,我們的大法官已經做了憲法的解釋,認為婚姻的平權是憲法所保障的,既然大法官做了決定,所有的行政、立法和其他的政府機構都必需要遵循,所以從某一種角度來講,我們已經階段性的完成了一部分,後面接續的立法,我們會讓社會更多元的意見可以整合起來,最後擬訂一個完整的立法。

 

問:您用到「打壓」和「和平」這兩個詞。我們稍後會談論兩岸關係。對您來說,臺灣象徵什麼?對臺灣知之甚少的人,您會如何描述臺灣?

總統:如果你要我用兩個字形容臺灣的話,就是「堅韌」這兩個字,或許英文一個字就可以處理。臺灣是一個資源不多的地方,幾百年來歷經了不同的人在這裡統治,所以每一個世代的臺灣人怎麼樣生存,都是一個最大的挑戰。但是這幾百年來,臺灣人都歷經了這些挑戰,而且能夠在這裡發展出來一個很好的民主,也有一個堅實基礎的經濟。這也顯現出來,臺灣是一個非常堅韌的地方。我再講仔細一點,比如說,臺灣在二次大戰結束以後,其實歷經了很長一段時間的威權統治,但是我們沒有經過流血的革命,慢慢地演化,讓臺灣今天變成亞洲最多元、最活潑的一個民主。所以,這個對臺灣來講,是一個區域的典範,一個世界的典範。也就是說,在沒有流血革命的情況下,我們成就了臺灣今天一個非常好的民主,而且我們對自由跟人權的保障也非常的重視。

另外一點就是說,臺灣也是一個天然災害比較多的地方,資源也比較匱乏,但是我們在這裡孕育出來很多的人才,我們的人才是豐沛的,也打下很好的經濟基礎,我們也要走向下一個世代,以創新為導向的經濟。所以,臺灣的經濟發展其實也展現出來臺灣人那種堅忍、堅韌的面向。

第三個就是說,臺灣有一個很大的鄰居就是中國,在中國持續對臺灣的打壓之下,我們仍然堅持民主跟自由價值的同時,我們都還很願意貢獻給國際社會,這不僅是政府願意貢獻,以政府的資源來貢獻國際社會,臺灣還有一個非常令人感動的力量,就是臺灣志工的力量。臺灣的志工在全世界提供很多的服務,也讓很多受到災害侵襲國家的人民,都能強烈感受到臺灣的志工,是哪裡有困難、哪裡有災害,臺灣的志工就會到那裡。

 

問:  您最愛臺灣的民主自由嗎?

總統:回到我們剛才的那個問題,如果我們要對臺灣有一個Label(標籤)的話,「堅韌之島」對臺灣來講是一個很好的名稱。

 

問:我們現在談談政治方面。我注意到您常提到來自中國的壓力。您認為兩岸關係的現狀,是否已經改變?來自中國的壓力,是否較以往更大?

總統:我們在過去兩年持續地承受來自中國的壓力,不過近來有很多的事件,這些事件的力道跟強度已經衝擊了我們現在所說的臺海現狀。不僅臺灣人是這樣想,我相信在臺灣之外的其他國際社會裡面,很多人都覺得中國在這段時間以來,對臺灣做的很多事情,比如說,軍事的演習,或者是說強迫航空公司改變臺灣的名稱,還有其他很多的事情,其實給世人的印象很清楚,中國正在試圖改變現狀,也讓我們長久以來兩岸之間的平衡,受到威脅。

 

問:您如何詮釋中國過去兩年的侵略性?

總統:我想在過去兩年,甚至更久之前,中國越來越具有侵略性,主要的當然他們想壓制臺灣,不讓民主自由的臺灣離中國越來越遠。另外其實他們也有區域的意圖,中國是想展現出來他是一個區域的霸權,他是可以主導這個區域的軍事、經濟或者是其他力量,所以中國的企圖其實對世人來講,應該是一個很清楚的企圖。

 

問:您已嚴正聲明,中國企圖破壞臺灣主權,已挑戰到臺灣的底線。您能詳述這個底線為何嗎?

總統:我想這幾乎是所有臺灣人共同的看法,也就是說,我們臺灣人的民主自由,尤其是民主自由的生活方式是不能被侵害的。第二,臺灣的主權是不能夠壓抑的,要被尊重的。第三,臺灣人有權利決定他的未來,這個權利是不能夠被傷害的。

 

問:您會採取什麼樣的對策,來因應這種壓力?

總統:除了讓我們的民主、經濟跟國家的力量持續地成長、持續地保持,能夠保護自己的國家,以及保護我們的價值,這是我們要傾全力去做的事情之外。我相信,不只是臺灣需要面對這樣的問題,我想區域內或者是整個世界國際社會的很多成員,如果不是現在,就是將來一定會面臨到中國擴充他的影響力,一定會影響到很多國家,將來他們的民主自由還有經濟的自由,這些都會受到影響。所以,除了臺灣要強化自己的實力,來面對這個挑戰之外,我們也希望國際社會能夠體認,這是我們大家必須去共同面對的一件事情。我們也希望,在國際社會大家可以一起來行動,表達我們對民主自由的一種重視,來制約中國、來減少或者遏止中國的霸權擴充。

 

問:國際社會在這方面的態度,您不覺得失望嗎?

總統:我想國際間已經開始感受到中國的企圖心,這段時間中國對臺灣的打壓不斷,可是我們現在也看到越來越多國家,願意跟我們站在一起,或者支持我們,或者為我們發聲,舉一個近來的例子,因為中國的阻擾,臺灣今年沒有辦法參加WHA大會。今年替臺灣說話的有24個國家,還包括一些非邦交國家,而且臺灣代表團在日內瓦時,有60場雙邊會談,許多國家替我們發聲,也與我們舉行雙邊會談,其實這是我們參加WHA的努力以來,很明顯地,其他國家對我們支持的成長。

 

問:您回到中國的壓力問題,您提到您的挑戰之一是發展臺灣經濟。就我們所知,臺灣經濟也取決於與中國的關係,因此,您要如何紓緩兩岸關係的壓力並同時發展經濟?

總統:第一個,中國與臺灣之間必須要有一個共同的認知,我們企業在兩岸的發展,其實對雙方都是有利,他們不應該讓這些企業受到太多政治的壓迫或者是政治的影響。所以我們在這裡特別呼籲中國,讓經濟自由地去揮發力量,不要用政治來干預經濟。第二個,隨著我們要全球布局,不但在中國布局,我們於其他重要的市場,也開始加大布局的力道,譬如說,我們的新南向政策,在東南亞、在印度等國家,能夠加大我們的力道,去充分開發那裡市場潛力,同時與該區域許多國家,共同在醫藥、醫療、農業、經濟發展、技術交流上面,甚至在人才訓練教育上進行許多合作。事實上,我們也發現臺灣所擁有許多發展的經驗,是很多東南亞國家很需要的發展經驗,而且我們藉著新南向政策,持續發展與新南向國家的關係。

另外一點,這幾年可以發現,我們與歐洲國家貿易跟投資持續性成長,歐洲國家目前在臺灣的投資是第一名,所以我們與歐洲國家關係是一直持續成長當中。當然,我們傳統上經濟貿易的夥伴,如日本、美國,我們關係還是很強,因此,整體來說,如果我們可以做一個完整布局的話,可以降低中國對我們整體的經濟發展跟全球經濟布局的影響力。

 

問:隨著來自中國的壓力俱增,您是否準備好會晤習近平主席,或是要在何種情況下您才會和他會晤?

總統:我已經在很多不同場合說過,只要是對等、尊嚴、沒有政治前提,做為臺灣的領導人,做為臺灣的總統,我很樂意,而且也有責任與對岸領導人坐下來,好好地談一談。現在所共同面臨的這些問題,讓對岸的領導人習主席能夠更瞭解臺灣的經濟、社會及各層面的發展,讓他在做許多政策、策略的判斷時,不要發生誤判或誤解的情況。

 

問:您認為近期內有機會嗎?

總統:我想這是雙方需要持續努力的,我們會不斷地告訴對方,對話與溝通是解決現在兩岸許多問題,最重要的一個方法,我也希望中國可以感受到,我們願意溝通與對話的誠意,也希望他們做為一個區域負責任的一份子,能感知自己也有責任,與臺灣坐下來,好好溝通與對話。

 

問:這是您這一任想完成的目標,是您的挑戰之一?

總統:我當然希望在我做總統的任內,雙方能夠有機會坐下來談,我相信,美國總統川普和北韓領導人金正恩的見面,有很多的啟發,他們兩個國家之間,事實上在文化或很多層面上的差異是蠻大的,在立場上也有ㄧ段距離,可是他們也能夠在一個對等而且相互尊重的情況下,在新加坡有坐下來見面的機會,對世人來講這是一個很好的、正面的發展,對處在對立,或者有潛在衝突的國家之間,也是一種激勵。

 

問:有關美國關係,您如何描述臺灣和美國的關係?

總統:我們在這幾年,特別感受到美國不論在行政部門、國會或一般的大眾,對臺灣的支持是在增加當中,尤其是這兩年來我們看到美國的國會採取了幾項行動,對臺灣都是很友善的。所以從整體來講,雙方的關係都在持續地成長,是一個穩定的、友好的關係。

 

問:您想要加強臺美關係嗎?

總統:我們會持續地,希望能夠強化跟美國還有很多其他理念相同國家之間的關係。

 

問:您有什麼加強軍事能力的計畫嗎?

總統:面對來自中國的威脅,我們也感受到必須要持續地強化國防能力,所以我們也加快很多的國防自主上的努力,包括投入在相關的研究發展經費,或者是讓我們軍隊的武器及裝備更現代化,讓我們軍事人員的訓練更好、更精實,這些都是我們現在正在做的事情。

 

問:您認為和華府維持較緊密的關係,獲得的利益大過於北京的反制?這樣足夠嗎?

總統:

我要表達的是,我們與美國及其他理念相近的國家,維持著密切的友誼,這種友誼是建立在我們共享的民主、自由和人權價值上。我們想和其他與我們關係不那麼密切的國家,共同建立友誼。如果中國願意與我們發展共同或共享的價值,我們竭誠歡迎他們。透過彼此經驗分享、發展共同的價值,他們最終會發現,他們也可以成為我們的親密好友。但若為了拉近與我們保持距離的朋友,反而疏遠了我們原本的好友,這就犯了邏輯上的錯誤。

 

問:您剛剛以「川金會」為例,說明大家可以討論不同意見。除此之外,這個會談對臺灣及亞洲區域而言,還有哪些重要意義?

總統:我想川金會對區域來講,其實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在亞太地區確實是有幾個重要的地方,是需要這個區域裡面的人共同來努力解決的。當然,朝鮮半島的問題是其中之一,這也是長期以來造成東北亞地區緊張情勢的原因之一。所以,對整個區域來講,大家都有一個共同的責任,就是維持這個區域的和平跟穩定。而川金會代表的就是一種努力,讓這個東北亞,尤其在朝鮮半島上緊張的態勢,開始有了一種和緩的可能性。對於這個區域來講,其實是一個很大的激勵,也是一個很正面的發展。

 

問:您認為區域穩定的最大威脅為何?是中國的擴張或是北韓的核武計畫?

總統:我想這兩件事情對這個區域來講,同樣都是一個不穩定,或者是對和平狀態的一種威脅來源。我們很高興看到朝鮮半島的潛在衝突開始有了正向的發展。我也期待,中國做為一個重要成員,在成長之餘,也應該對於在區域裡面,維持區域的和平、穩定跟尊重其他國家的態度,這是一個區域裡的大國應該有的一種心態跟態度。

 

問:有些國家認為中國的擴張,包括「一帶一路」,對其目標國家來說,並非受惠,而是威脅。您是否認同?或是您認為有益於和平穩定,並嘉惠全世界所有人?

總統:這個可能是好、也可能是不好,這要看中國的取捨。

如果中國的一帶一路,是協助其他國家的基礎建設,是基於一種善意、希望能夠協助不同的國家發展他們的經濟,或者是他們國家發展上一種重要的助益的話,我相信其他的國家會感受到中國的善意,也覺得這會是一件正面的事情。

但是如果中國在做這些事情的後面隱藏了一些自我擴張的意圖,甚至於對於其他國家的內政干預、或者是對這些國家在戰略上的制約,這就不一定是一件其他國家願意做、願意看到的事情。因為基本上,每個國家都希望能夠保持他們國家的自主、他們國家自己價值的選擇,而不是受到一個外在的干預。

 

問:到目前為止,您認為「一帶一路」會帶來正面或負面影響?

總統:只能說一帶一路在現在還是一個初期發展的情況,但是已經有很多的國家開始感到焦慮跟不安,這在某一些程度上,對於中國的意圖跟他的企圖,也產生了一個質疑。

 

問:中國和梵蒂岡的關係及對話日益增強,您有何看法?會感到恐懼嗎?

總統:我們其實是很冷靜理智的在看這件事情,也同時會去注意到他們雙方在進行談判的時候,他們所在意的事情是什麼。我相信很多其他國家或者是國際社會,也會跟我們一樣,一起來觀察這種談判,因為它對於宗教自由的保護,跟宗教傳播的一種機會的提供,甚至於中國對於宗教自由這件事情,他們可以尊重到什麼程度?我覺得所有國際社會的重要成員都在看,這個就是中國自己要對國際社會展現出來,他對宗教自由的態度是什麼?

 

問:您說,雖然失去幾個友邦,但是,臺灣和美國、日本及許多國家交流日增。您相信這樣有助於面對來自中國的壓力?會不會更加激怒中國?

總統:我想還是一樣,我們自己會讓自己能夠更強大,這是我們必須要去承擔的責任,這也是我們做為臺灣人的重要工作。但是我們要呼籲國際社會,今天臺灣所面臨來自中國的威脅,很可能有其他國家也正在面臨這樣的威脅,只是它的程度可能比較小一點,或者有些國家將來也會面對到這些威脅。這個威脅不是只在臺灣,是在這個區域,甚至在其它很多的區域都會出現。所以,我覺得如果國際社會認為自由、民主是很重要的價值,是一個普世的價值,是一個大家都要共同去保護的價值的時候,我們就必須要共同地對中國產生一個壓力,讓中國可以承擔起它做為一個大國應該要承擔的責任。

 

問:您認為中國不是一個負責任的大國?

總統:我希望它(中國)可以認知到他們自己的責任。

 

問:所以他們不是?

總統:我想這個是不是讓他們自己思考了自己的責任在哪裡,然後自己去做一個結論。

 

問:您要不要談談臺灣認同?希望臺灣如何在全世界獲得認同?

總統:我覺得臺灣是一個很獨特的地方,幾百年來我們面臨很多不同的挑戰與威脅,可是一路走來我們也都度過了種種的難關。今天我們有很好的民主、經濟,也有好的社會結構。整體來說,臺灣人在面對挑戰、度過種種難關的過程中,共同發展了很多的獨特性,也有許多臺灣人共同的記憶,而且是他們感到驕傲的地方。這就是所謂的臺灣、臺灣的價值。也因此臺灣人選擇認同做為臺灣人,就是因為有這些共同累積的記憶、經驗、價值。這些合起來就是臺灣。

 

問:臺灣的民主過程中,您感到沮喪嗎?您在改善與許多國家的關係,同時,外界感受到臺灣被孤立,且看到中國的發展。臺灣自認為是民主的標竿,或許應該獲得肯定,卻未被認同。您不覺得有點沮喪嗎?

總統:雖然有時會有挫折感,但臺灣人沒有放棄的理由,也沒有放棄的選項,幾百年來,我們歷經這麼多的困難,都能一關一關的過。堅忍的意志會克服一關一關的困難,我們也希望國際社會多給我們鼓勵與支持。這也就是為什麼會有今天的專訪。

 
總統接受「法新社」(AFP)專訪
 
 
總統接受「法新社」(AFP)專訪,針對臺美關係、兩岸關係、臺灣國際地位及認同、「川金會」等議題,回應媒體提問
 
Code Ver.:F201708221923 & F201708221923.cs
Code Ver.:201710241546 & 201710241546.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