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

新聞與活動

總統頒贈華裔美籍作家張純如女士褒揚令
中華民國104年08月25日

馬英九總統今(25)日上午親自頒發華裔美籍作家張純如女士褒揚令,由張純如父親張紹進博士代表接受,以感謝及表彰渠撰寫《被遺忘的大屠殺:1937南京浩劫》(The Rape of Nanking:The Forgotten Holocaust of World War Ⅱ)讓世人重新注意到南京大屠殺慘劇,並重申政府秉持「就事論事、將心比心、恩怨分明」的態度面對我國與日本的關係。

總統致詞時表示,他非常榮幸能代表政府頒發張純如女士褒揚令,這是一份象徵我國政府與人民遲到11年的感謝、敬佩與懷念。張純如長期關懷人權議題,以犀利流暢的文筆,撰寫《被遺忘的大屠殺:1937南京浩劫》一書,讓日軍在抗戰時期於南京所進行的暴行,因此重新受到國際社會的矚目。

總統說,張母張盈盈博士在2012年所著《張純如:無法遺忘歷史的女子》一書中,曾提到張純如撰寫該書的背景:張純如自幼即對我國對日抗戰之歷史懷抱興趣,對南京大屠殺這段歷史尤其難忘。直到1994年在舊金山灣區舉辦的一場研討會中,被日軍慘無人道的暴虐照片所震懾,始決心投身這場歷史悲劇的研究,展開廣泛的資料探索以及與被害者的深入訪談。

總統指出,張純如不僅以深刻、細膩、可讀的文字揭發日軍在南京的暴行,《被遺忘的大屠殺:1937南京浩劫》更是第一本以英文撰寫有關南京大屠殺的著作,曾登上《紐約時報》非小說類暢銷排行榜十週,並再版十五次,銷售五十萬冊以上,在國際社會引起廣大迴響,係見證我國抗日史實的重要文獻。

總統談到,張純如在書中除了翔實描述日軍暴行,渠也提到在抗戰時期,許多在華外國人不顧自身安危,保護我國民眾的性命。如德國義商約翰拉貝(John Rabe)、美國傳教士明妮魏特琳(Minnie Vautrin)以及醫生威爾遜(Robert Wilson),皆為典型案例。總統說,他於本(8)月14日,親頒褒揚令予拉貝及魏特琳之後人,目前也已尋獲威爾遜醫生之後人,將邀請渠來華接受表揚,以感謝他們的先人在抗戰時期保護我國人性命的善行義舉。

總統指出,張純如出版此著作時距離南京大屠殺有60年之久,距離二戰結束也已經50多年,為何在如此漫長的時間之後,這本關於南京大屠殺的著作仍然暢銷?他認為,在這5、60年間,世界局勢丕變,國共內戰後,兩岸在冷戰格局下隔海分治,國際焦點不再是二戰,而是冷戰。同時,各國政府檔案資料並未開放,甚至沒有妥善蒐集整理,使得我國對日抗戰的血淚以及對二戰的貢獻塵封湮沒,遭到國際社會忽略。

總統強調,張純如發掘各種史料,具體描繪出南京大屠殺的歷史慘況,道出了相隔50多年依然震撼人心的正義之聲。此種歷史真相的吶喊,以及全世界民眾對二戰歷史的關注,正是她的著作能夠在相隔多年後依然受到歡迎的重要原因。

談及各國政府面對歷史的態度,總統提到,德國政府在二戰後以至少20年的時間認錯、道歉及賠償,面對納粹所造成的傷害,還特別創造一個單字 「Vergangenheitsbewältigung」,意思即為「告別過去、改正錯誤;走出陰霾、邁向未來」。同時,該國政府也透過學校、教會及社會團體不斷教育民眾有關納粹的歷史,各邦多半訂定課綱,讓學生參訪集中營舊址,更邀請受難者或其家屬到學校演講,這些做法的目的是希望民眾記取教訓,不讓慘劇再度發生。此外,德國總理願意到波蘭集中營或以色列向當地居民道歉,並向紀念碑獻花下跪。德國政府的各項舉措,讓二戰時期遭納粹侵略的國家沒有話說。

總統提到,日本面對過去戰爭暴行的態度與處理方式,與德國有所差別,經常成為國際議論焦點,也是造成當前東亞情勢緊張的因素。本月15日,日本天皇在戰爭結束70年後,首次發表對於戰爭「深刻反省」的自責話語。我國深切期盼日本政府今後持續正視歷史,以更誠懇、前瞻及負責任的態度,採取具體行動,與周邊國家達成和解並發展友好合作關係。他也期盼國內各界,能正視這段「殖民」與「侵略」的歷史,從而使得海峽兩岸深受戰爭之害的人民,都能夠誠實面對過去,勇敢邁向未來。

總統說,臺灣在戰後10年間發生二二八事件與白色恐怖,中國大陸則在1989年發生「六四天安門事件」。近年來,我國政府始終秉持「面對歷史,就事論事;面對家屬,將心比心」的精神,坦然面對二二八事件的錯誤,一再認錯及道歉,也透過賠償、建碑、平反並且訂定國定假日等措施,期能撫慰受害者及家屬。他深切期盼,政府以正面態度面對歷史,臺灣社會能因此逐漸恢復互信與和諧。至於中國大陸政府面對「六四天安門事件」始終未採取正面的行動,總統對此表示遺憾。

 談到張純如寫作的過程,總統引述張盈盈博士書中所提到:「張純如在寫作過程中最感到痛苦的,是閱讀一則又一則悲慘案例。1937年至1938年間,日軍在南京用難以言喻的暴虐手段,殺害、凌虐、姦淫大量無辜民眾,張純如讀到的事例不下數百則,久了不禁難以自拔。她說有時她不得不從文件中抽身而起,深深呼吸,她覺得自己似乎在痛苦中窒息了」。張母曾問渠是否真的要將這本書寫完,渠回答:「身為作家,我要將受害者從世人的遺忘中拯救出來,替那些喑啞無言者發聲」。此悲天憫人的情懷,令人感佩。

總統認為,因為張純如的努力,南京大屠殺的慘劇,已經廣為世界各國所知,這不僅是她對中華民國的貢獻,也是對人類社會的貢獻。而今(2015)年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中華民國對日抗戰勝利與臺灣光復七十週年,政府特別邀請渠雙親-張紹進博士與張盈盈博士伉儷,共同紀念這段歷史,也藉此機會表達對張純如的感謝。

談及我國與日本之關係,總統強調,中華民族與大和民族之間,在歷史上有許多恩怨糾葛,他向來秉持「就事論事、將心比心、恩怨分明」的態度。

總統說,《中日和約》的開頭記載:「鑒於兩國由於其歷史文化關係及領土鄰近而產生之相互睦鄰願望;了解兩國之密切合作對於增進其共同福利及維持世界和平與安全,均屬重要」。從他就任總統以來,我國政府繼承並發揚《中日和約》之精神,將臺日關係認定為「特別伙伴關係」。至去(2014)年為止,我國與日本一共簽署58項協議,而在他任內即簽署《臺日投資協議》及《臺日漁業協議》等25項協議,佔總數43%。他也說,當前我國與日本雙邊關係正處於1972年斷交以來最佳的時刻,但這並不影響政府今年擴大紀念抗戰勝利與臺灣光復七十週年。

總統強調,「侵略的錯誤或可原諒,血淚的歷史不能遺忘」,「就事論事、將心比心、恩怨分明」才是朋友的本質,秉持此原則,才能讓我國與日本,中華民族與大和民族建立可大、可久的友誼。因此,他上任後也曾表揚對臺灣有貢獻的日本人,如工程師八田與一,紀念渠在嘉南大圳工程的貢獻,而臺灣於日本發生311大海嘯及福島核災時踴躍募捐,日人至今仍然感恩。總統說,中華民族與人為善,但也恩怨分明,對於過去的歷史可以原諒,但不能遺忘,他至盼日本政府能以誠懇面對歷史的態度,對二戰時期的歷史有更深刻、更人道的反省。

隨後,張紹進博士分享張純如的寫作生涯,渠時常與女兒講述二戰時的生活點滴,後來成為張純如的寫作動機。渠曾向張純如說「妳只有做自己喜歡的事,才會做得最好」,這讓本來念理工的張純如毅然轉到新聞系。後來張純如在一場研討會中看到日軍慘無人道的暴虐照片,即運用兩年時間,日以繼夜地將著作完成,讓世界瞭解這段歷史。渠為女兒感到驕傲,也感謝總統的褒揚。

張盈盈博士致詞則指出,美國歷史向來重視歐陸戰場勝於亞洲戰場,當時中國的犧牲經常被忽略。自《被遺忘的大屠殺:1937南京浩劫》一書問世後,對二戰時期亞洲戰場的研究與著作紛紛出爐,渠感到相當欣慰。渠也提到,德國自發地不斷道歉,但日本卻沒有這樣做,甚至在國內教育淡化這段歷史,渠認為日本應該採取更積極的態度,提出正式道歉,「只有面對過去,才能避免再次犯下錯誤,獲得和平」。

在場觀禮者尚包括外交部主任秘書石瑞琦及總統府副秘書長熊光華。包括○○○、○○○等亦出席是項活動。

Code Ver.:F201708221923 & F201708221923.cs
Code Ver.:201710241546 & 201710241546.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