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

新聞與活動

總統接受中央廣播電台專訪
中華民國90年11月15日

  陳總統水扁先生今天下午接受中央廣播電台台北國際之聲「陳水扁的總統之路」特別節目專訪,專訪內容將於十一月下旬以十八種語言向全世界及中國大陸播出。總統談話全文內容如下:  
  <名字的含義>
  最近有人建議阿扁應該要改個好的名字,但我總覺得我的名字雖然比較俗一點、土一點,但是絕對有力。我非常喜歡我的名字,但我的名字不是我的爸媽幫我命名的,姓陳當然是沒辦法的選擇,「水」字我的了解是,好像小時候,八字缺水,所以一定要有個水字,至於「扁」到目前為止,已過了半個世紀,我還問不出正確答案,為什麼叫做「陳水扁」,而不叫做「陳水圓」,後來想來想去,可能是語尾助詞,沒有太大的意義。但是今天對我來說,變成最能夠和我們聽眾朋友、國人同胞拉近距離的好名字,阿扁就好像鄰居、兄弟及最好的朋友一樣,因為叫做阿扁,為我拉了不少選票,至少讓許多人覺得他們也許有些地方比不上阿扁,但至少名字絕對比阿扁更有學問,阿扁已經是夠俗了,那任何名字都比阿扁命名得好。 
  <成長過程>
  我相信和我處境或者家境類似的人很多,在民國四十年左右,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沒多久,台灣可以說百廢待舉,在這樣的情況下,加上國民政府剛從大陸撤退來到台灣,要勵精圖治,一切都非常困難,所有的物資都非常缺乏,所以像阿扁這種人到處都是,雖然有些人家裡的土地可能多幾分,但是生活的情況都是差不多。都非常清苦,所以個人雖然是三級貧戶的孩子,但身為佃農之子、長工的兒子,我也並不覺得有什麼比人家更不好,因為大家都差不多,在那種環境之下,我們只有一種想法,要力爭上游,要奮鬥不懈,希望有一天能改變,不但改變自己的家境,而且有一天能出人頭地。因為對我來說,所謂家徒四壁-那一面寫滿阿拉伯數字的牆-是小時候寫滿了1234567的阿拉伯的數字,那就是我家裡爸媽跟人家借要買吃的東西、買米、買菜所欠人家的錢,就記在牆壁上,所以牆壁上就一直寫滿了許多阿拉伯數字,縱使爸媽領了工錢回來,可以乾淨了一陣子,但是很快整片牆又寫滿了阿拉伯數字,所謂寅吃卯糧,大概就是這樣的寫照。但是我相信有相同經驗的人,實在太多了,只是我比較幸運,雖然爸媽不識字,但是他們願意借錢讓我唸書,所以有了今天的改變,有些同學就沒有像我這樣幸運,可能因為家裡多種了一些田地,他們必須幫忙,所以沒有再繼續唸書,有些可能是父母親的觀念捨不得跟人家借錢給他們唸書,所以沒有投資在下一代,就沒有今天和我一樣的命運。我看到許多同學的條件比我還要優秀,但是由於父母親的觀念如果不太一樣,那今天他所做的事情就會完全不同,但我還是覺得行行出狀元,不論我們做什麼,各行各業都有對國家社會人民不可磨滅的貢獻,所以我並不認為,今天我做到民意代表、政府首長就變得怎樣,譬如水電壞了,我們要找人修理,就是要拜託過去我那些沒有繼續唸書的好朋友,天花板壞掉了,誰能釘天花板?雖然他們只唸到國民小學,但是在土木方面,有他的專長、興趣,而且做得很好,我也是要拜託他幫我們釘天花板,所以我認為行行出狀元,這是社會上都需要的。  
  在艱困的環境裡,我也曾經想過要放棄,因為家裡沒有錢,每次學校開學註冊,沒有錢就是沒有錢,很多人沒法想像沒有錢的孩子是這樣辛苦,有錢人家認為要五塊錢、十塊錢非常容易拿到,但對我來說,一塊錢沒有就是沒有,我也不可能去偷、去搶,但是父親口袋裡就是空空如也,所以我認為我們也不需要跟人借錢,有些人怕借給我們,怕我們沒有能力還錢,就找各種藉口不願把錢借給我們,有些必須要高利貸,我們還是要跟他借,不然就沒辦法註冊。有時候養豬賣了一些錢,就可以註冊,但如果豬得病,養了一半豬就死掉,整個註冊的錢就沒有了,其實養豬也需要成本,連飼料的錢也要跟人家借,有時看到三隻、四隻的豬長大可以賣了,但是賣了以後,我發現其實也無法註冊,因為必須要先還人家飼料錢,所以有時候我就考慮是否要唸下去,或者是要提早畢業,國小畢業,不要上初中、高中,幫爸媽的忙,減輕家庭的壓力,但後來爸媽認為,不論再怎麼窮、怎麼辛苦,寧願借錢給我唸書,當時我很有志氣,爸媽借錢給我唸書,我一定要好好唸書,我長大以後,一定要賺很多的錢,不但要把家裡的負債還清,而且還要養爸媽,希望他們不要再這樣辛苦,我相信和我有相同志向的孩子,其實很多,我只是比較幸運的一個。
  <求學過程>
  其實把書唸好可以領到許多獎學金,申請獎學金就可以減少家裡欠負債,我努力唸書也是為了領獎學金,不然就沒有錢可以唸,另外,我一直希望唸書是可以改變一切的非常重要的關鍵,至於獎學金就是附帶多出來的,我也非常感謝那麼多的善心人士,給我那麼多的獎學金。記得唸到大大學時領到最大筆、天文數字的獎學金一萬兩千元,在三十年前,一萬兩千元的獎學金非常多,其中六千元就幫家裡買第一部的黑白電視機,讓老人家不必再到鄰家看電視,讓我也盡一點孝道,另外六千元就放在口袋裡,隨時拿出來交女朋友,就是這六千元發生效果,讓我交到現在的妻子吳淑珍,所謂「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一點都不假。
  很多的事情可以選擇,但有些事情也無法迴避,作為高中生能懂得多少?當我在填寫大學志願時,我也不曉得什麼是我的真正志願,只想到畢業後什麼科系比較容易找工作,就填那個志願,我也曾經進到台大商學系工商管理組,但是唸了半年就發現這不是我的性向所在,後來我休學重考,考上台大法律系,這是我真正、唯一的志願,不過已經浪費了一年的時間才找到自己,當我唸了法律,我就一心一意要考上律師高考,所以我在大學三年級就以第一名考上律師高考,律師是我的志願及性向,怎麼想到會發生所謂高雄美麗島事件,讓我有機會擔任當時的龍頭老大-黃信介先生、也是民進黨前主席的義務辯護律師,就是這樣陰錯陽差,風雲際會,改變了阿扁,本是由商轉法,最後由法轉政,我認為在有形的法庭,對當時的政府沒有辦法,也覺得美麗島事件的當事人並沒有像當時政府、輿論所說的那麼壞,可能是想法、理念與當時政策不容,不容於當道,就這樣被羅織入獄,但他們已被關進去了,能怎麼辦?我們這些人不能那麼自私自利,我們應該要繼續走完他們沒有走完的坎坷民主之路,雖然當時是戒嚴時期,但還是覺得我們應該要挺身而出,縱使一時的業務受到影響也沒關係,原擔任很多大型公司的顧問被取消也沒有關係,後來我就出來競選台北市議員、擔任立法委員、台北市長到今天的總統,就這樣走向政治這條不歸路,這都不是我原先的選擇及生涯規劃,就像我唸的科系也是一改再改,就是這樣嚐試錯誤、因緣際會的結果。
  <從政之路>
  我原先沒有想到要從政,但對一些社會現象一直很關心,學法律的人總是會關心社會的人生百態及問題,在大學時就寫了一些政治評論文章,當時都是犯了言論的禁忌,可以說是教官眼中不是很乖的學生,但是當時我還算是比較乖巧,不敢公開出來反對政府,我還是唸我的書,好好準備律師高考。
  在做了台北市議員之後,就慢慢走上政治這條路,但是作為民主運動的一份子,當然希望延續前輩沒有走完的民主改革之路,其中有一訴求就是爭取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我們要求解除戒嚴,開放黨禁、報禁,我們希望能成為自由民主國家的國民,但是當時真的是禁忌,組黨、辦報紙、辦雜誌都是禁忌,今天選國會議員,選台北市長,選中華民國的總統,當時都是禁忌,都是大逆不道的事情。所以我曾辦雜誌擔任社長,其中的一篇文章就發生了問題,最後被判刑,儘管如此,我還是覺得值得,以當時來說,只是幾個月的徒刑進到黑牢,如果再早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絕對是連命都不保,甚至一輩子都要關起來,所以不到一年的有期徒刑,被抓到裡面去,所以我認為作為律師與自己的當事人關在一起,這是難得的經驗,所那八個月、兩百四十六天,我覺得非常的充實,對我的幫助是蠻大的,讓我了解到司法的人權以及黑暗的一面,很多人不應該被關起來,很多人是冤枉的,很多人不應被判那麼重,只因為他們他們沒有錢請好的律師,很多案子,不應該受到那樣的待遇,這讓我覺得很多事情必須繼續努力,不是只是擔任市議員而已,如果有機會能立下好的法律,有機會作為行政首長,能夠以人權立國,作好司法獨立,給人民一個公道、正義的維護及保障,我覺得這一點比什麼都重要。
  <市長敗選心情>
  其實我的人生歷程不是那麼平順,台北市長連任失敗,也不是第一次的失敗,在一九八五年競選台南縣長就曾失敗過,當時因為蓬萊島案還未被抓去關,我還是自由身,所以我在很短的時間投入選舉,但最後被山海夾殺,也因為那次選舉,我的妻子遭遇那樣的不幸,一輩子要坐在輪椅上,已經十六年的時間。後來我被抓去土城看守所,坐了二四六天的黑牢,那次的挫敗其實比市長連任失敗還要來得嚴酷,因為有第一次的失敗,第二次的失敗就不算什麼,因為人生就是如此。選舉也是一樣,有輸有贏,縱使落選之後,某報的民意調查說阿扁擔任四年市長期間的施政滿意度高達百分之七十六,已經落選了,施政滿意度還高達百分之七十六,所以我在落選之後曾說,對一個進步執政團隊的無情,是偉大城市的象徵,我們引用邱吉爾前首相的名言,稍作修改來勉勵自己,沒想到在落選之夜,面對那麼多的群眾,大家心裡上也沒有準備,就像當時市政府的同仁、團隊、局處首長,他們心裡從來沒有準備,包括我個人,我只有當選感言,沒有落選感言,我自信滿滿,但是我失敗了,我必須要坦然接受,但是我面對群眾的第一句話是「阿扁選總統」,這是我從沒有想像過的,因為我只是希望作為台北市長,這已是我三生有幸,一個三級貧戶、佃農之子,能做到首都的台北市長,已是非常感恩及驕傲,我作了四年的台北市長,仍有很多的理想、抱負及願景,四年不,要八年的時間相繼完成,所以我的志願很簡單,我的夢想就是要作一個跨世紀的台北市長,我要從廿世紀之末作到廿一世紀之初,作八年的跨世紀的台北市長,我希望作完八年以後,再過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大家回想台北市政在廿世紀之末,廿一世紀之初,有那麼好的建設基礎,那時大家會想到,當時曾有一位名字非常俗氣的阿扁市長和台北市民共同努力所奠下的基礎。但結果沒想到施政滿意度高達百分之七十六最後卻落選,而因為落選,今天我才有機會作中華民國第十任的總統,否則我今天還是台北市連任的市長阿扁。
  <妻子吳淑珍>
  我妻子雖然坐了十六年的輪椅,胸部以下全部癱瘓,沒有知覺,只有些微的觸覺,甚至連溫覺、冷熱都不是很清楚,頸椎第七節受到嚴重的創傷,影響到一輩子必須坐在輪椅上,這不是任何人所能感受,如果說家裡有一個身心不方便的親人,我相信所有家裡大大小小都受影響,雖然我們全家大小受到影響,但這是我們應該盡的責任,我最佩服的是我的妻子,十六年來她是怎麼坐過來-不是走過來-是一路坐過來,我真的非常佩服她樂觀、進取、開朗的個性,如果不是那種個性,我相信很多人早就受不了了,這種日子是沒辦法過下去的,她雖然兩隻腳沒有力量,但是卻是支持阿扁在台灣這條坎坷難行的民主之路,有勇氣、有機會、有智慧繼續打拼下去,最重要的一股支持力量,在很多關鍵時刻,在十字路口,我必須面臨選擇的時候,她旁觀者清,她給我建言,給我提示,最後我按照她的想法來作調整,結果證明她是對的,這點我非常佩服她的睿智,以及她的譫識。她樂觀的天性給我的影響很大,我那麼忙,如果每天回到家裡,看到哭喪的臉,我還有什麼心情及勇氣繼續再堅持走這條路,沒錯,妻子絕對不希望先生走政治這條路,但是最後我必須作選擇時,我妻子讓步了,如果沒有太太的支持、諒解,繼續忍受孤獨、寂寞,不可能讓先生整天在外邊為公共事務而奔走,所以最後是妻子讓步了,這是我非常感激,也非常感動的地方,大家給阿扁的掌聲,是妻子忍受孤獨、寂寞的結果。但我佩服的是,當國家需要的時候,當人民需要的時候,當每次選舉,基於黨及整個大局需要的時候,最後她常常犧牲小我,完成大我,可以說每次我都要寫切結書說,我下次不選了,但是每次違約背信的是阿扁,最後讓步的是阿珍,這是事實,今天若是沒有她從旁協助,許多困境及難題,不知如何調適、度過時,都是我妻子給我鼓勵及支持,這種適時的鼓勵及支持,讓我更有信心,我認為這點非常重要,我對妻子所說的還是老話一句,TE AMO(拉丁語:我愛妳)。
  <幸妤及致中>
  在政治家庭長大的孩子是幸與不幸很難講,有風光的一面,也有不方便的地方,所以兩個孩子同在一個屋簷長大,個性不一定一樣,一個唸醫,一個學法,一個對政治的一切非常關心,另外一個看報一定從影劇版先看,個性完全不同,不過,我非常欣慰,他們都能力爭上游,奮鬥不懈,縱使父母親給他們非常大的負擔及壓力,他們也都能非常認真學做人及做事的道理,還調適得不錯。像致中當兵去了,我相信這是中華民國總統的孩子第一位去當兵,所以我感到非常驕傲,阿扁的兒子陳致中當兵,就像我常去國軍部隊視導,看到國軍弟兄像我的孩子一樣,能善盡國民的義務,身為父母親是與有榮焉,看到孩子一直在成長、成熟、進步,這是身為父母親最感快慰的事。幸妤個性像媽媽,比較直率,但是我覺得她也是調整、進步蠻多的,特別是結婚之後,為趙家之婦,也了解到哪些事情應該要如何去適應,我是很欣慰,在結婚當天,看到她披上頭紗一直到晚上婚禮結束,很開心,看到女兒這麼開心,作為爸爸就感到非常高興,儘管有些不捨,我一直控制情緒,否則眼淚會掉下來,雖然可以常常看到,但是感覺還是不一樣,是離開她生活二十幾年的家庭,但是我還是希望她能過得非常愉快,不過,她有好的工作,作她的醫生,趙建銘醫師也對她非常疼愛,相信他們一定會過得非常幸福、美滿。
  <就任總統的心境>
  儘管有些工作職位性質不同,扮演角色也不一樣,但道理都是相通的,過去我曾說過一句話,「是什麼,做什麼;做什麼,像什麼。」做律師要像律師,做市議員要像市議員,做立委像立委,做台北市長像台北市長,做總統像個總統,因為角色扮演不同,做什麼只要你像什麼,我並不認為有什麼太大的不一樣之處,只是隨著職位的不同,觀照面會愈來愈大,責任也愈來愈重,今天作為中華民國第十任總統,特別是歷史首次的政黨輪替之後的總統,大家的期待及要求,很多人的夢想,都要阿扁在一夕之間幫他們實現,尤其對我有意見的人,反對阿扁的人,他們對阿扁的一言一行也有不同的詮釋、看待及想法,也必須要給予尊重及包容。所以各種聲音都有,國內、國際因素等,我們站在制高點,看待那麼多的人及問題,許多的事並不是做市長及國會議員所能想像,但是我還是覺得,作為總統,不能像登山登到最高峰,舉目望去,會覺得寒冷、寂寞、孤單,沒錯,當你在最高點時,舉目望去,沒有任何倚靠,但我仍是想著,我是來自民間,來自人民,其實人民就是最好的倚靠,對台灣而言,玉山就是最好、最大的倚靠,所以我並不認為是寂寞的,因為只要你沒有離開土地,只要你和人民永遠站在一起,縱使只有你一人,旁邊還是有許多熱情的群眾給你加油、打氣,很多人安慰你,很多人說不要放棄,不要氣餒,好好地做,要用智慧,要有耐性,因為台灣不只是美麗之島,台灣是機會之島,也是希望之島,像我這樣的人,在這塊土地土生土長,奮鬥五十年,能夠有機會從一介三級貧戶的子弟,成為國家元首,代表這個社會是公平的、是充滿希望、充滿機會的,所以我非常珍惜這塊土地,當然所有兩千三百萬台灣人民,只要你認真、努力、力爭上游、積極進取,每個人都可以像阿扁,每個人都可以成功。 
  <國家願景>
  很多事情是歷史上的第一次,這是最困難的。過去我擔任台北市長,是三十餘年來首次由在野黨出身的人擔任院轄市市長,擔任首都的市長,過去也沒有慣例及經驗的累積,就像我一上任,捷運木柵線就動也動不了、火燒車、爆胎,所謂捷運沒有明天,大家沒有任何的奢望何時通車營運,我已經當選了,就必須面對這樣的問題,怎麼辦?最後,我們還是可以通車,沒有馬特拉,我們自己拉,最後也拉動了,很多事情就是如此,從不可能變為可能,我們必須要完成很多不可能的任務。所以今天,我做中華民國、做兩岸華人社會第一位經過民主選票、政黨輪替的國家元首,當然我的責任很大,我必須證明,我也必須要以具體表現讓所有國人同胞、兩岸社會人民了解到,這是對的,這種用愛、用民主的選舉完成政黨輪替,讓台灣成為真正民主國家,這樣的選擇是對的。國家要進步,就不能再走回頭路,民主政治的真諦就是政黨可以輪替的政治,不是一黨執政,不是一黨永遠執政,有在野黨,而在野黨有可能成為執政黨,我們認為民主的精神及價值就在於此。所以,我必須證明,阿扁做總統,軍隊可以國家化,情治單位可以更法治化,新聞自由可以獲得進一步的確保及維護,阿扁要證明給大家看,阿扁做總統,國家更安全,阿扁做總統,兩岸關係上阿扁站在國家及人民的利益,國家的主權、尊嚴與安全,我們在捍衛這塊土地,但是兩岸關係必須要改善,我們必要做到善意的和解,積極的合作,永久的和平,我們不輕啟戰端,我們要避免戰爭,而且我們崇尚和平,帶來台海的穩定及亞太地區的安全,這些都是我的責任。所以自去年三月十八日至目前為止,我念茲在茲的是,兩岸領導人何時能有握手的一刻,這就是我最大的夢想,今天我所做、所追求、所想的就是兩岸的領導人有一天可以握手、和解,我希望在我任內能完成兩岸關係的正常化,我相信對岸對我的誤解,特別是北京當局一些領導人,對我的誤會,對台灣的不了解,隨著時間的經過及累積,他們能慢慢了解,和阿扁打交道,和台灣的新政府打交道,才是兩岸關係改善及正常化最重要的關鍵,也許他們現在還不相信,還不夠信任,但是時間會證明這一點,阿扁會努力。
  歷史的包袱及很多過去問題的累積,不是一時之間可以馬上改變,有些需要時間的經過,有些意識型態的調整,政治問題的複雜性、棘手性、敏感性,都不是可以一夕改變,所以我認為,只要有誠意、有善意、有智慧,有耐性,許多事情都可迎刃而解,也許現在沒辦法解決,今年沒辦法解決,也許明年就可以。我認為,很多事情沒有想像中那樣困難,我們最怕的是太僵化、沒有彈性,有時大家彼此幫對方想一想,你有你的立場,我也有我的困難,在此情況之下,怎麼辦?你的下台階在那裡,大家各讓一步,可以海闊天空,所以我認為有些問題,不是那麼樣的困難,沒錯,歷史的包袱任誰也甩不掉,但有些事情是可以解決的。
  <大陸政策>
  在去年五二0個人的就職演說,我說得很清楚,我相信包括我阿扁在內,絕大多數的台灣人民,他的祖先都來自中國大陸,像我的祖先,我小時在我家裡的客廳,我喜歡畫畫,供桌牆壁上有時會貼上關公、劉備、張飛的畫像,有時會貼上觀世音菩薩的圖片,我就在供桌前描繪這些偉人、名人的畫像,有一次我記得,我爬到供桌上面去,把祖先的神位拿出來看,那已經是蜘蛛網一大堆的舊神位,我拿來看,背面寫了一行字,我知道那就是我們祖先來自那裡-福建省詔安縣二都鄭日堡-我們祖先來自二都鄭日堡-福建省詔安縣-現在我才知道,那是百分之百的客家庄,所以我說我也是客家人,這一點都假不了,我的祖先和很多人的祖先、和兩千三百萬台灣人民很多人的祖先一樣,我們和中國大陸有共同的血緣,有共同的文化、共同的宗教信仰,也有共同的歷史背景,我們有很多共同的地方,儘管今天我們在政治制度有些不一樣,思維模式可能有很大的分歧,但是我們有那麼多的共同點,為什麼我們一定要泛政治化,動輒要意識形態化?所以我們應該共同努力在既有的基礎之上,用我們的智慧及創意,秉持民主、對等、和平的原則共同來處理未來一個中國的問題,我也在去年的跨世紀談話中提到,為什麼我們不從經貿及文化的統合努力,建立彼此的互信基礎,追求兩岸永久和平的政治統合新架構?有些事情不急著馬上解決,但總是能走出第一步,所以不能把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甚至一百年以後的事,要拿到現在來解決,我相信任誰都無法解決,但是我們有那麼多的共同點,為什麼我們一定要強調那個分歧點?為什麼不將一些比較困難的、棘手的、歷史包袱的政治爭議擱置,先從經經貿及文化的統合開始?所以目前兩岸經貿政策的調整,我相信相當程度地落實阿扁去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的跨世紀談話,希望以積極開放、有效管理取代原先的戒急用忍政策,包括前不久,行政院所公佈的戒急用忍政策的鬆綁,都在實踐阿扁兩岸經貿關係正常化的理念,特別我們現在都已同時加入WTO,這對兩岸人民來說,都是好事一樁,為什麼我們不抓住這樣一個世紀之窗,世界之窗?為什麼兩岸領導人不好好抓住這樣歷史的機會?我們可以握手和解,為兩岸人民共同福祉締造歷史的奇蹟和紀錄,這是兩岸人民所願意看到的,所以我必須要說,為什麼不多一點我們所希望,少一點我們所不希望的,所以我就提出來「三多三少」,為何兩岸不多一點經濟,少一點政治?為何兩岸不多一點接觸,少一點誤會?為何兩岸不多一點信任,少一點打壓?這樣多好,很多的機會之窗,我們要好好把握。
  <尋根之旅>
  當然我希望能夠有機會做尋根之旅,雖然我的祖先來到台灣已超過三百年,台灣是我們的家,台灣是我們共同的母親,我相信我的下一代一定會在這塊土地繼續住下去,但是我的祖先既然來自中國大陸-福建詔安,我希望能有機會尋根,但是我還是愛台灣這塊土地,我希望能以作為台灣之子、海洋之子為榮、為傲。
  <年底選舉>
  台灣就是這樣可愛,選舉經驗五十年,超過半個世紀,選舉吵吵鬧鬧,競爭非常激烈,但我相信選後,只要大家能有民主風度,一切能夠還原、沈澱,沒有什麼不能合作的。所以過去我們和李前總統有非常激烈的競爭,我們的人也曾經和他競選過總統,但是在政黨競爭之餘,今天我們一樣可以合作,一樣的道理,政治上沒有永遠的敵人,我相信沒有不能合作的,但是我希望路能夠愈走愈廣,我們少一些敵人,多一些朋友,我們能夠化敵為友,得道多助,我希望能有一天在選後,與政黨尋求和解與合作。

 
總統接受中央廣播電台專訪-陳水扁總統實際參與
 
Code Ver.:F201708221923 & F201708221923.cs
Code Ver.:201710241546 & 201710241546.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