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

新聞與活動

總統與華府「全國記者俱樂部」進行視訊會談
中華民國96年05月29日

  陳總統水扁先生今天晚間在總統府與華府「全國記者俱樂部」(National Press Club,NPC)進行視訊會談。本次會議主題為「民主台灣的挑戰與展望」,由NPC副主席希克曼(Peter Hickman)主持,NPC總裁哲明斯基(Jerry Zremski)致詞,續由美國聯邦眾議員戴維斯(Lincoln Davis)、前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卜睿哲(Richard Bush)、前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夏馨(Therese M. Shaheen)、前美國國務院亞太副助卿薛瑞福(Randall G. Schriver)及美台商會會長韓儒伯(Rupert J. Hammond-Chambers)參與對談。總統於主持人希克曼與NPC總裁哲明斯基開場引言後致詞,隨後綜合回應五位與談人談話,並接受華府現場國際媒體記者提問,就大家關切的議題一一答覆。
  總統致詞內容全文為:
  今天本人非常的高興,也非常榮幸,能夠再次接受美國華府「全國記者俱樂部」與希克曼副主席的邀請,以視訊的方式參加「晨間新聞人物」的記者會。記得本人過去在擔任立法委員與台北市長的期間,也曾經受邀到貴俱樂部舉辦過記者會,不過當時本人是親自到華府與會,但今天只能與「全國記者俱樂部」的老朋友在空中見面,心中難免有些遺憾。但對於希克曼副主席和「全國記者俱樂部」始終給予台灣最堅定的支持,不畏懼來自中國方面強大的壓力,全力促成這次記者會的順利舉行,在此本人要表示最誠摯的感謝與最高敬意,並期待與「全國記者俱樂部」的友誼能超越一切時空障礙,歷久而彌新。
  這個月的20號,是本人就任台灣總統七週年,接著在隔天我們完成了新內閣的改組與新、舊任首長的交接。雖然本人總統的任期只剩下一年,但這一年絕不意味著一個時代的結束,而是承先啟後一個新階段的開始。
  回顧過去七年的台美關係,本人認為可以用「患難見真情」來形容。台美雙方擁有非常深厚的歷史友誼,而維繫台美關係最重要的基石,則在於台美雙方同為自由民主價值的伙伴同盟,對確保亞太地區的安全與穩定擁有共同的戰略利益,同時對維護台海和平的現狀、台灣民主的現狀不被片面改變,彼此之間更有著堅定的承諾。
  一個更自由民主、積極捍衛基本人權的台灣、一個國家主權獨立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外的台灣,以及一個致力於提升自我防衛能力的台灣,絕對是符合台美雙方長遠的國家利益。
  相反的,如果台灣由一個主張「終極統一」、全面向中國傾斜、強力鼓吹「聯共制台」,且遲遲不願意履行承諾,處處杯葛、阻撓國防預算的政黨取得政權,這對台美雙方長期以來所建立的互信與合作基礎,將是非常嚴峻的挑戰與考驗。
  半個多世紀以來,台美雙方不論針對經貿、文化,乃至於反恐與安全等議題,都有非常頻密的交流與互動,但台美關係最核心的議題始終是台海和平的確保。然而,有愈來愈多的事實證明,激化、升高台海緊張情勢的原因,不在於台灣不斷深化的民主,而是中國迅速擴張的軍備。
  美國國防部在「2005年中國軍力報告」,首次明確指出台海軍事的均勢已經向中國傾斜。接著在「2006年中國軍力報告」則表示,中國武力的擴張與現代化,足以挑戰任何在亞太地區運作的外國軍力,中國領導人應該對擴軍的動機提出合理的解釋。而在這個月25號所公布的「2007年中國軍力報告」,則更進一步認為中國軍事現代化的目標,已經遠超過因應台海衝突之所需,不但改變了台海軍事的均衡,也改變了東亞地區軍事的均衡,使解放軍有足夠的能力從事台海以外的軍事任務,包括對其周邊地區先發制人,中國正朝向成為全球軍事霸權的目標邁進。
  此外,依據歷年來所公布的「中國軍力報告」,解放軍部署於東南沿海,瞄準台灣的戰術導彈的數量,也由2005年的725枚、2006年的790枚,持續增加到2007年的900枚,而且預估明年將超過1000枚,與我方的情資與評估差不多,不但嚴重威脅台灣的國家安全,更是衝擊亞太地區和平與穩定最大的隱憂。
  面對台海愈來愈嚴峻的情勢,對於美國政府,尤其是布希總統於2001年一次批准了多項的重大軍事採購案、強力要求「歐盟」各國繼續維持對中國的武器禁運,並在美日「二加二安全諮商會議」將台海的議題列為兩國共同戰略目標之一,堅持台海的爭端只能透過對話和平解決。對此,本人要代表二千三百萬的台灣人民向布希總統及美國政府再次表示由衷的感謝,並重申本人對維護台海現狀所做的承諾沒有任何的改變。
  除了不斷升高的軍事威脅之外,中國更無所不用其極的打壓與封殺台灣的國際生存空間,採取「將台灣的邦交國挖光、國際政治生路堵光、對等談判籌碼擠光」的「三光政策」,企圖消滅台灣在國際社會的存在。
  就以近日來分別在瑞士日內瓦及法國巴黎所舉行的「世界衛生大會」(WHA)與「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年會為例。由於中國無理的打壓,台灣長期被排除在「世界衛生組織」(WHO)之外,使台灣成為全球防疫體系唯一的缺口和黑洞,並剝奪了二千三百萬台灣人民健康與生命的集體人權。為了彌補這樣的缺憾,美、日等友邦除了支持台灣以「觀察員」的身分出席WHA大會之外,更積極協助台灣能夠有意義的參與WHO所舉辦的活動與會議。然而,依據2005年7月,中國與WHO秘書處所簽署的「秘密備忘錄」(MOU),中國不但有權審核台灣公衛專家提出參與WHO活動的申請,並規定台灣與會的公衛專家只能夠以私人的身分參加,且會議資料必須註明是來自「中國台灣」的公衛專家,還有台灣發生急迫性公衛事件WHO是否派專家協助台灣,也要中國的同意,如此處處矮化台灣、打壓台灣,使所謂有意義的參與,完全喪失了它的意義。
  這個月25日「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更屈從於中國的壓力,決議將我國由主權國家的身分矮化為「非主權區域會員」的身分參與OIE的活動。而OIE所持的理由完全依據中國的主張:「『中華人民共和國』包括台灣在內,是代表中國唯一合法的政府。」這項新的主張是過去從來沒有的,完全超越並取代了中國官方所謂「一個中國」三段論的說法,也就是:「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大陸與台灣同屬一個中國,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不容分割。」
  事實上,台灣從來不曾隸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是一個主權獨立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統治之外的國家。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是海峽兩岸各自獨立、互不隸屬的兩個國家。也就是說,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國,台灣中國、一邊一國。何況台灣目前與全世界25個國家有正式外交關係,將台灣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不但不符合歷史的事實,更是直接挑戰台海的現狀,企圖改變並破壞台海的現狀。
  國際社會,尤其是以美國、日本與「歐盟」為首的自由民主陣營,不能夠因為中國的強大而對中國無理的要求與蠻橫的行徑視若無睹。歷史的殷鑑不遠,姑息永遠是鼓勵邁向侵略最短的捷徑,為了台海永久的和平,也為了確保亞太地區的安全與穩定,國際社會有必要對中國發出正確的訊息,並積極引導中國邁向政治的民主化,為建立一個更民主、更和平,也更安全的世界而共同奮鬥。
  此外,為了善盡台灣身為地球村一員的責任與義務,在面對全球水資源短缺、持續不斷暖化,以及氣候異常變遷等議題,我們認為必須在經濟成長與環境保護之間建立一個新的平衡點。目前台灣是「世界貿易組織」(WTO)的會員國,也正積極爭取以台灣的名義申請成為WHO的會員,但我們認為除了經濟永續、健康永續之外,更應進一步追求環境永續。因此,台灣願意與世界各國的有志之士,共同倡議並催生「世界環境組織」(WEO)的成立,創設一個能夠實踐全球環境治理的機構來整合跨國界的力量,積極、有效且全面的因應全球生態環境所面臨的嚴峻挑戰。
  最後,要再一次感謝「全國記者俱樂部」與希克曼副主席的邀請安排,以及各位與談人和媒體朋友們熱情的參與,除了感謝之外還是感謝,接下來敬請大家不吝指教。
  總統和與談人對談內容為:
  戴維斯(美國聯邦眾議員):今天很高興能來此。我最近曾與加州的三位議員訪台,台灣人民很誠摯歡迎我們。我來自田納西州,因有特殊口音,所以不只需要中文傳譯,還需要將田納西英文傳成英文。因為來自田納西州,所以先前並無太多機會遊歷世界,在田納西州彷如「井底之蛙」。
  到了台灣,才了解台灣人民的勇敢,及對於人權的承諾與重視,尤其是台灣現在在世界的處境,與其他自由國家結盟合作,包括學術、科技、醫療、及貿易等交流,讓台灣在亞太地區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在對抗恐怖主義當中,也成美國重要的夥伴,期望總統與我們分享他的看法,也希望台灣成為我們誠摯的好友。
  夏馨(美國在台協會前理事主席):感謝希克曼副主席、哲明斯基主席,也感謝戴維斯眾議員平衡兩邊關係。
  今天主辦單位要求我就美國政策部分發言,我想先從假設開始,首先美國對我民主同盟國,我們支持的是民主的程序與民主的政治體系,除此之外,美國的利益是讓台灣繼續成為一個活躍的民主政體,最後是國家間誤解的可能性,無論是民主或是其他的政治體制,事實上,與公部門、私部門、與國家交流的深度與廣度是成正相關的。在這三個假設之下,有些領域,美國對台灣是需要進一步加以重視的。我先從透明度來講好了,美國當然對台灣有一些安全上的承諾,而缺乏透明度的問題,就造成缺乏對這些承諾的對待。在透明度的問題上,很重要地是要考量美國對台的政策在區域中的角色,我相信外交、軍事及政治都可加以建立,定期的做法可進一步加強透明度。另外,我相信台灣可做好更佳的自我防衛能力,而不那麼仰賴美國的承諾,我在透明度能做進一步的闡述,就是美國對台承諾到底意義為何?當中的阻礙是有一些政策的主事者在安全、政策方面,對中國採取挑釁的作法,例如:James Mann曾描述過今天的現況事實上已造成主動的情況不能產生,以今日活動而言,是會被視為違反美國的政策,因為過於激進,他也做此回應。關於軍力報告,我想陳總統之前也已看過,這篇文章提到中國在特定領域之一些作法顯示與其宣示之政策不一致,中國在特定領域的活動事實上與它所宣示的政策不同,這是我引用其中的一段話。中華人民共和國實際意圖是什麼?與他們宣示有不一致之處,那區域、美國要如何對待北京所宣示的政策,尤其在他們的作為與宣示不一致的情況下,相信中國的作為過於激進的。但我在此是討論美國的政策,我認為美國對台政策的確有挑釁性質,這並不是我們看得太多,而是沒有真正去注意我們應該做到什麼,我們是否能信守對台灣的承諾?如果我們將剛才那句話中的美國與中國對調,也會帶來同樣的問題。現在我將之套進那句話-美國在特定行為與其宣示的政策是不一致的,我也注意到美國宣示的政策是維護台灣的安全,我們現在看到此一宣示與實際作為不一致,而這也造成問題,例如,我們的實際意圖為何?亞太地區對我們的承諾該採取怎樣的態度?尤其在我們的行動違背我們的宣示時,在何種條件下,美國會干預亞太的安全?而台灣與中國對話的本質又是什麼?台灣的武力是否已準備好自我防衛能力?美國在何種情況下有必要協助台灣?在策略上是有模稜兩可的情況。但我更擔憂的是政策性的避重就輕。
  另外,值得批評的地方是,台灣有自我防禦能力事實上對美國是有利的,也是與美國息息相關,台灣國防預算受到影響,所以或許在這樣的過程中,被中華人民共和國視為有挑釁的性質,反之亦然,總統剛才也提到「姑息會帶來侵略」,這種示弱好像也是一種挑釁,在台灣國防預算也傳遞這樣的訊息。這樣的作法對美國是危險的,要解決這個問題,我們要持著積極的態度,在透明度方面,我們必須做進一步的考量,例如在區域當中的問題,美國總統曾透過密使來解決中東問題,雷根曾請克拉克擔任對台密使,李前總統時期、柯林頓總統時期請李漢彌頓擔任密使等,我呼籲布希總統也採取同樣的作法,相信這樣我們對目前三方面做一釐清與整理。現在台灣總統、副總統、行政院長、國防部長無法有對等對象會談,其他更低位階的官員也無法這麼做,我想這不只是上層缺乏溝通,而是所有層級均缺乏溝通,這樣的溝通自然會造成一些混亂的情況。關係如此重大,而給予這領域的注意卻是如此的少,在台灣的防禦能力方面,布希總統在2001年是核准對台軍售案,美國應該更主動去傳達這樣的情況,台灣沒有通過軍購案是具挑釁與危險的。
  卜睿哲(布魯金斯研究院東北亞政策中心主任):陳總統、吳代表、各位先生女士:非常高興能來此參加這樣的活動,我要花幾分鐘談談兩岸關係。兩岸關係可說發展不順、進展有限,先談不順的部分,中國持續加強軍備,台灣防禦能力則有所降低,另外我也看到兩岸爭取國際的競逐更加激烈,就如總統所說,在兩岸方面,仍未見台灣主權議題獲得澄清,此問題仍令人混淆。在台灣方面,台灣內部對於如何因應各方之挑戰,意見相當分歧,最近八年都未重啟兩岸對話。
  但兩岸關係也有正面的發展,例如經濟上之合作,交流更加深化,也促進大陸經濟的發展。在吳代表先前工作的領導之下,我們可以看到在民航與貨運方面也有所進展,擴大開放中國觀光客來台也對經濟與政治有正面影響,事實上胡錦濤政權在兩岸事務方面,有創新的作為,我們希望未來有更多這樣的表現。
  最後我要提醒大家,兩岸關係是整個東亞關係中的一環,在此領域中,北韓是否願意放棄核武?是東亞地區近期的關鍵議題,尤其在「六方會談」當中,此一議題也會決定東亞未來和平與穩定的程度;另外,美國也希望藉由「六方會談」來說服北韓放棄核武,這樣的做法也有賴如台灣這樣的朋友來營造一個有利的談判環境,美國不會以犧牲台灣利益來換取中國積極介入北韓核武的議題,但如果台灣能對此做出正面的貢獻,會讓華府處理此議題較為容易。
  薛瑞福(美國國務院前副助理國務卿):非常榮幸有機會參加這次的視訊會議,我要感謝總統您在這個重要的時刻能夠擔任領導的重責,同時致力於改善台美的關係。
  大家都知道中國現在仍然是華府討論的一個重點,通常是針對中國的進步與改變,我們在過去10年或20年間,看到了中國的發展,不過當然也要記得,台灣的改變與進步也是不容忽視的,尤其是在政治的領域上以及台灣實行民主的進程,我們也看到了一些政策上的改變,這可以說是人類歷史上最成功的一個政權移轉例子,我們看到了和平的進程,沒有造成地域上的發展問題,更持續地讓區域性與各方間的關係不斷有所進展,這些都是在短短的時間中完成的,我想這是總統您歷史定位的成就。您是位民選的總統,到目前為止,您的成就是令人肯定的。
  另外,台灣的民主對台灣人民的重要性當然毋庸置疑,這與政府負責任的態度也是相關的,但是大家可能沒有注意到的是,台灣的民主對美國而言也非常的重要,剛才夏馨女士也提及其重要性,我想對美國很重要的是台灣的民主能持續繁榮發展。台灣一直都是美國很重要的友人之一,陳總統您剛剛也提到了一些很重要的議題,例如健康、經濟、環保等,這些建議也非常有創意,除了在合作方面應有更好的優勢,在全球社會的民主方面,相信很多學者也應該都會認為這是對全世界民主會有所幫助,因此台灣的發展不僅對台灣重要,對美國也很重要,過程當中或許會有些許挑戰,方才幾位朋友也提到,美國可以對台灣做得更多來深化民主,不過我們也不能低估挑戰的威脅,例如在大選期間除了讓人興奮,卻也總是帶來緊張的氣氛,當我們在考慮美國的角色時,也可以思考其他議題,比如如何在不反中國的情況下來支持台灣等等,這些都是重要的議題。因此,我們也希望能在不反中國、不支持台獨的立場下,來做支持民主與親台的政策,其中當然是存在困難的,但我們認為美國應該可以為台灣做得更多,也應該做得更多,我也非常同意總統的一些看法,或許在這段期間比較困難,但我們也希望能在這段期間,繼續由您來推動您所提出的這些建議。
  韓儒伯(美台商會主席):總統先生,我們雖然好像近在咫尺,實際上卻遠在天邊,希望有朝一日您能親自來到華府。
  我非常同意大家方才所提到的重點,雖然時間很短,但所提到的都是重點。今天有機會和大家一起探討台美的雙邊關係,至感榮幸,而且,我認為這個時間點來討論是很好的。
  我認為台美之間的經貿關係前景無窮,當然,現在是面臨了一些挑戰,但事實上美國,還有美國非常重要的夥伴台灣,這兩個國家之間的商機是非常地蓬勃發展。許多美國公司希望能夠切入全球的市場,我要提醒大家的是,這個就是台美關係的基礎,兩個國家的人民,這個關係的基礎就是經濟。
  我認為經貿關係是讓我們緊密結合的關鍵。台美目前的經貿關係是以台美貿易投資架構協定作為基礎,目前進行得非常順利。台灣的陳瑞隆部長及何美玥主委等官員都很努力,不久前才剛離職的行政院副院長蔡英文女士,在這方面也有非常卓越的領導。我們也體認到總統新的內閣仍然能提供一個非常卓越的領導,讓台美之間的經貿關係能朝正向發展,不僅是從台灣的觀點出發,也從美國的觀點出發,來維繫我們不斷進展的台美貿易關係。
  我想講三個部分,第一是台灣必須被納入整個區域自由貿易協定的架構之內,台灣不僅要努力地加入區域自由貿易協定,也要努力地加入全球自由貿易協定。本人所謂的自由貿易協定在美國常常被提及,然而台灣的雙邊關係以及和此雙邊關係相關的幾十億的資金,其實對美國來說非常重要,不管是科技,或是成衣,都是如此。美國是不能看到台灣的經貿關係被邊緣化的,因此我們必須要持續協助台灣推動貿易自由化。
  除此之外,強而有力的國內改革也是非常重要的,我們知道台灣的行政院對此也著墨很多。此外,我們認為應逐步提昇兩岸的貿易自由化,過去一年半以來,我們已看到有這樣的進展,我認為這和台灣的國家安全及主權都是相符的。我認為這三點不會有任何衝突,這樣可以讓台灣成為全球非常重要的貿易夥伴。感謝總統撥冗參加今天的會議,謝謝大家!
  總統綜合回應與談人內容為:
  非常感謝我們幾位台灣最好的朋友方才的高見,其間有些問題,本人在此作一綜整,並提出一些個人的淺見來就教大家。
  其實目前台灣最大的問題是我們內部有關台灣國家認同的嚴重分歧,此在許多新興民主國家當然都會有,但對台灣而言,我們的問題更加嚴峻。也因為在台灣內部對於台灣國家共同體的意識無法完全一樣,因此作為一個民主國家,當然有些不同的想法。反映在我們的國防預算,尤其是三大軍購案就會遇到很大的困難。
  大家都了解在個人主政之下,我們非常感謝布希政府在2001年就一次批准那麼多的對台軍售案。我們也在本人2004年3月連任成功、5月就職後,6月我們就將這些重大軍購案送到立法院以爭取國會支持,但沒想到迄今仍無法獲得立法院的支持通過。我們盡了最大的努力,但迄仍無法如願,最大的問題在於有人認為台灣不必有進一步的國防,好像我們要強化自我防衛的能力會影響到海峽兩岸的互動,因此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
  如果我們有國家共同體的強烈意識,台灣是我們自己的國家,自己國家的安全當然必須靠自己保護,所以我們強化國防,提昇我們自我防衛的能力,以及通過適度的國防預算,特別是這些重大的軍購案,都是應該的。這在很多國家不是問題,但在台灣有人把對岸當作祖國,就是問題。
  另外我們也非常遺憾,也因為台灣國家認同的嚴重分歧,對於我們應該要和中國對話,有人尋求由政黨和政黨,由在野黨和共產黨所謂「國共論壇」的對話,而忽略了真正兩岸的對話,應該由中國的政府和台灣民選的政府來對話。在很多國家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在海峽兩岸、在台灣內部都發生了,這是本人必須提出來和大家共同勉勵的地方,也就是目前台灣所面臨的最大挑戰。
  當然我們也了解來自中國軍事的威脅,我們必須非常清楚地認識到,中國已經完成了三階段對台動武的任務準備。他們要在今年2007年之前形成全面應急作戰能力的準備,2010年之前完成大規模作戰能力的準備,2015年之前完成決戰決勝能力的準備,這些都是鐵的事實。今天如果有人還說,中國無意對台動武,這是完全錯誤的。因此如何避戰?如何止戰?我們必須要有強而有力的備戰才有可能,這也是我們藉此要進一步呼籲的地方。
  當然我們也了解到台灣的政府絕對沒有把防衛台灣的責任推給美國或其他國家,因此在本人的認知上,我們必須提高我們的國防預算,不只要通過三大軍購案,而且我們希望在2008年之前把國防預算提高至GDP的百分之三,因此在2007年必須提高至GDP的百分之二點八五。我們都已經按照國家安全報告所揭櫫的重大方向來編列國防預算,但沒想到在送到立法院之後,2007年我們要達到GDP百分之二點八五的國防預算,還是受到很大的刪減,無法獲得全部的支持。所以我們認為要在2008年達到GDP的百分之三,可能是有困難,不過我們還是不放棄各種的可能和努力。
  除此之外,只有以強而有力的國防作後盾,才讓我們有信心和中國展開真正的對話、協商與談判,如果沒有強而有力的國防,就不可能確保得來不易的民主成果,也不可能讓台灣的政府及人民更有信心與中國重啟協商的大門。
  方才我們也感謝各位,特別是薛瑞福前副助理國務卿所提的,美國政府不支持台灣的獨立,但要如何支持台灣的民主,美國的政府不反中國,但要如何支持台灣。就像我們過去經常聽到的一句話,要台灣的政府、要本人多談台灣的民主,應該只談人權,而不要涉及國家的主權。
  但我們要問,什麼叫做主權?什麼是人權?台灣要參加WHO,台灣要加入聯合國,台灣要推動公民投票,台灣希望能廢除或終止「國統會」、「國統綱領」中所講的「終極統一」,有人認為這是非常大的挑釁,且涉及主權,但我們必須要講,這些都是人權的問題,有關2300萬台灣人民的健康人權,有關2300萬台灣人民的政治人權,不管是參加WHO,或參加聯合國,其實都是人權的範疇,何以要剝削?何以要限制?
  一樣地,公民投票是普世價值,是基本人權,我們不希望對人民、對國家未來的選擇只有一個結論,而不能有其他的選擇,只能有「終極統一」,而不能選擇台灣獨立,我們認為這是違背主權在民的民主精神,這不是真正人權的保障。因此我們認為有很多的說法,也讓我們覺得非常混淆,也覺得不曉得該怎麼做?
最後我們非常同意韓儒伯主席所說的,台灣應被納入區域的自由貿易協定,但今天很清楚地,TIFA難道只是一個過程,而不是目的,如果是這樣,那目的又是什麼?當然就是台美FTA的推動及簽署,這才是符合兩國最大的利益。
  台灣作為美國第8大貿易夥伴,排名在第8以後的國家都已經和美國簽署了FTA,何以台灣作為美國排名前10名的貿易夥伴,卻被剝奪無法和美國推動簽署FTA,沒辦法把台灣納入區域的自由貿易協定。因此,我們希望接下來7月份TIFA在華府的談判,能有非常好的進展,當通過此一過程,最終的目的就是希望兩國能有FTA的推動及簽署。本人作如上的補充,謝謝!
  媒體提問與總統回應內容為:
  提問1:總統您之前所說關於台獨的言論引起美國的一些意見,目前離任期只剩下一年的時間,您要如何達成目標?
  總統:作為台灣的總統,我有義務、也有強烈的使命,必須捍衛台灣國家的安全、尊嚴及主權,美國在1979年的台灣關係法中指出,當中國在破壞並改變現狀的時候,美國政府在台灣關係法中該如何拿捏、落實,將是一個非常嚴肅的課題。在此,我再進一步的補充與強調,當有人說台灣不是一個國家時,台灣關係法的第四條B-1項特別指出,當美國法律提及外國、外國政府、或類似實體、或與之有關之時,這些字樣應包括台灣,且這些法律皆適用於台灣。台灣關係法清楚地認為台灣就是一個國家,同樣的,台灣關係法中的第四條D項提出,不管任何法律或任何條款都不得被解釋為美國贊成將台灣排除或驅逐出任何國際金融機構和其他國際組織。所以根據台灣關係法,台灣當然有權參加國際組織,包括WHO及UN在內,因此我們希望以台灣關係法為出發點作一個檢視,過去幾十年美國政府已落實、實踐了台灣關係法,或者說在過去的一、二十年又發生了很大的一個變化,在剩下的一年我必須要依照台灣關係法確保落實台灣的主權、尊嚴與安全,除了強化台灣的主體意識之外,也希望台灣能夠以台灣的名義申請加入國際衛生組織(WHO)及聯合國(UN),我知道這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但這一切都符合美國台灣關係法的條文和具體的內容,我們也願意和大家一起勉勵。
  提問2:總統你的任期還有一年,您希望怎麼樣地被人民記得呢?您希望留下的典範是什麼呢?
  總統:剛才我們前副助理國務卿薛瑞福已經特別提到,我能夠完成台灣歷史上第一次的政黨輪替、政權的和平轉移,在歷史上就已經有了最起碼的一個定位,但是我們不會以此為滿足。2000年當我當選的時侯,自認為台灣人而不是中國人的只有36.9%,而在去年已經達到60%,在今年有些民調顯示已經達到68%,所以有關台灣主體意識的強化跟提升,我希望在我的任內能夠提高到70%、75%、甚至到80%。我相信作為台灣的總統,能夠具體地實踐台灣的主體意識,讓我們把內部國家認同的分歧做一些解決,當然不能百分之百地解決,但是能夠讓自認為台灣人而不是中國人的達到75%、85%,我相信像我們對美國的軍購案就不會通過得這麼辛苦。一樣地,所謂的「國共論壇」要聯共制台,這樣的一個擬議,絕對是不可能得逞的。接下來還有一年的時間,我們會更加的努力,有關於台灣從威權走向民主,有關於民主的鞏固跟深化,有關於台灣主體意識的堅持與實踐,我們希望未來在看這段歷史的時侯,一定會想到有一位總統陳水扁,他非常的堅持,而且在各種的壓力之下,他不為所動,不但推動公民投票、公投立法、和平公投、公投入憲,而且又能夠廢除國統會、國統綱領、特別所謂的終極統一的唯一結論,讓2300萬的台灣人民能夠有自由選擇的權利跟空間,我相信光是這一點,我就不會白費做了八年的台灣總統。
  提問3:您提到台灣正與美國討論的台美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TIFA)與區域貿易協定有關,能否進一步說明?
  總統:我們都瞭解,台美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TIFA)只是一個過程,而不是一個最終的目的,我們也相信,強而有力的台灣內部改革,包括台灣現有的國營事業進一步民營化、私有化以及電力、能源等部門的自由化,這些都符合台美兩國的共同利益。在TIFA磋商過程中,我們有很多需要努力與改善的地方,包括智慧財產權(IPR)、藥價核定、甚至電信自由化等問題,這些都是我們必須更加努力的地方。所以透過TIFA的磋商,不管是去年在台北、今年在華府,我們都有很大的進步,當然,距離我們共同的目標還是有點距離,我們會更加努力。不過,要確保台灣的國家安全,光是談到軍事安全絕對是不夠的,其實,真正的國家安全也應該包括經濟安全、貿易安全在內,如果整個台灣的經濟變成中國的附庸、變成中國的邊陲,而失掉台灣經濟的主體性,台灣的經濟被邊緣化、被弱化,是絕對不符合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利益,也不符合美國在台灣的經濟利益,這也是我們為什麼必須一而再、再而三呼籲,美國政府應該進一步慎思與台灣磋商並推動有關台美自由貿易協定(FTA)的相關事宜。當然,我們非常感謝布希總統在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的非正式領袖會議中,一再倡議亞太自由貿易協定(FTAAP)的擬議,我們希望今年在澳洲所舉辦的APEC會議中,能夠有更進一步的討論與結論,如果這樣的話,不只是美台FTA,也希望台灣在FTAAP裡邊沒有缺席,這才是我們真正的共同利益。
  提問4:總統先生,你的第二任任期即將屆滿,你覺得台灣在您有生之年,是否能成為一個真正獨立的國家?
  總統:也許在我任內沒辦法真正達成,但是在我有生之年,我相信是有可能達到2300萬台灣人民絕大多數民眾大家共同的厚望。好比說,有95%的台灣人民支持以台灣的名義申請加入WHO,有77%的台灣民眾支持以台灣的名義申請加入聯合國,而在之前不久的5月中旬,大家都知道,台灣的立法院代表不同朝野黨派的利益,意見非常分歧,但是在支持政府推動以台灣名義申請加入WHO乙案,我們獲得朝野不分黨派的共同支持,所以我們非常有信心,雖然不一定在明年,但是在有生之年,我們一定能以台灣名義成為WHO的正式會員。一樣的,今年9月以台灣名義申請加入聯合國,我必須要告訴大家,用台灣的名義,無涉於過去我所提出來的「四不」的保證,也不涉及到有關台灣國號的更改,我們認為,台灣是我們最美麗的名字、也是我們最有力的名字、是我們母親的名字、也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名字,所以希望大家能夠給予我們最大的鼓勵與支持,雖然是不可能的任務,但是在有生之年,只要不放棄、堅持到底,只要我們一年又一年持續不斷的奮鬥,最後一定會成功的。
  提問5:想請教您一個問題,美國怎麼樣才能夠在跟北京當局中國政府這邊來進行解決一些區域性的問題,譬如說像是伊朗的核武,或是北韓的核武,您的看法如何,會建議美國方面採取什麼樣的行動?
  總統:台灣作為民主社群的一份子,我們完全支持美國的反恐行動,所以對北韓核武的問題,我們也跟美國完全站在同一邊,我們支持北韓的核武危機必需要透過對話和平解決,而且也希望朝鮮半島能夠走向非核化,這些都是永遠不變的真理跟正確的方向。雖然我們不是聯合國的會員國,但是對於聯合國所通過對北韓的一些制裁措施,我們仍然予以配合跟支持,沒有二話,所以在整個反恐的作為,台灣跟美國政府,我們站在同一邊,而且也做了很多的事情,有些我們不便明講,但是美國政府應該可以感受到台灣在這一方面的反恐努力,絕對是有誠意的,而且是有具體的成果。一樣的道理,過去台灣在關於對伊朗一些人道的救援,我們也作了很多的努力跟貢獻,所以在過去美國政府也曾經多次的公開給予肯定並感謝,這些都是我們台灣政府跟人民應該做的事情,特別在有關醫療、衛生跟人道的援助方面,我們絕對不落人後,我們希望未來能夠秉持同樣的精神,能夠跟美國政府攜手合作。
  提問6:想請教總統先生,您對北京奧運有什麼樣的看法?會不會促進北京與台灣之間的對話?還是台灣會抵制北京奧運呢?
  總統:我們絕對不會抵制北京奧運,我們不但樂見、而且非常恭喜並願意給最大的祝福,希望明年2008年的北京奧運能夠辦得非常成功。但是我們不希望北京利用奧運,來矮化台灣、打壓台灣,我們參加奧運雖然沒辦法用台灣自己的國號,不過我們的名義是中華台北,但是沒有想到北京利用奧運舉辦的機會,竟然擅改我們的名字,從「中華台北」改為所謂的「中國台北」,這是不對的,這也是不應該的。一樣的道理,今天北京奧運的聖火要來台灣,我們當然非常高興,但是也不希望看到因為奧運聖火來台變成統戰的政治工具,把聖火來台的路線解釋為、或者公開把它說成這是中國國內路線其中的一站,這樣是不好的、也是不對的,2,300萬台灣人民也是不可能接受的。當然我們也瞭解到,舉辦奧運最主要的一個精神就是和平的精神,這也是奧運之後為什麼會有殘障奧運的舉行,就是為了避免武力、避免衝突、避免戰爭,所以今天如果說北京要發揮奧運的和平精神,就應該要撤除對台灣所部署將近1,000枚的戰術導彈,而且也應該要放棄對台動武的企圖與準備,甚至要把為中國對台動武取得法源依據的「反分裂國家法」這樣的一個惡法,要想辦法予以廢除,這樣才符合奧運的和平精神。
  提問7:順著剛剛的問題,您希望留下的典範,在第二任的最後一年,我要強調的是,台美之間的關係,您覺得在您過去七年的任期當中,最大的成就是什麼?有哪些議題是需要改進的?我們知道謝長廷先生將得到執政黨的提名,參加2008年的總統大選,您會給他什麼建議,尤其是在台美關係方面?
  總統:大家都知道,台美關係能夠有今天,特別在過去的七年,儘管有風有雨,但是基本上我們還是非常的肯定、也非常的感謝台美關係能夠繼續穩定維持。我們都瞭解,在2000年本人就任總統之後,對於我的就職演說,大家都非常的關注,最後我們提出來「四不一沒有」這樣的信諾,只要中國無意對台動武,我們保證「四不一沒有」。
  當然有些人對於「四不一沒有」這樣的宣示跟保證,有一些批評,甚至認為這是失敗的,但是我必須要講,如果沒有那「四不」的保證,布希總統一上台,要一次批准那麼多的對台重大軍購案,有可能嗎?一樣的,過去的七年,我們維持一個非常好的台海和平與穩定,雖然有些緊張,但是我們並沒有發生像1996年第一次台灣舉行總統大選的時候,中國對台試射飛彈,甚至飛彈在選舉之前還打到距離台灣最近的一個距離、我們的家門口只有55公里的地方,所以我們必須要充分瞭解,有些事情我們可能做到了,但是這一些做到、這一些落實、這一些實踐並不是憑空而降的,而是因為我們做了很多的努力才能夠有今天,所以在此必須要向美國的朋友、向美國政府、向布希總統再一次的重申強調,過去我所提出來的很多保證跟承諾,絕對不會改變,在未來的一年當然也不會改變。
  不過對於未來的新總統,不管是朝野政黨的哪一位當選,我們也確信台美關係非常的重要,這也是每一位的總統候選人必須要花很多的時間,好好地來耕耘、好好地建立彼此的互信,縱使未來沒有所謂的「四不一沒有」,但是可能會有新的「四不」也不一定,也許文字的表達不會完全一樣,但是在某些精神、某些內涵,任何一個台灣的國家領導人都是跑不掉的,這是作為總統的責任、義務與使命。
  提問8:您的前任總統在國內及海外,事實上都非常的活躍,您覺得在卸任之後,應該會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總統:作為卸任的總統,我必須要引用柯林頓前總統在2005年2月27、28日來到台灣與我見面的時候,他特別提到一段話,他說他對於布希政府、布希總統不是沒有意見,但是他是卸任的前總統,所以他不能夠有任何公開的批評,這一點讓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所以我必須要謹記在心。作為卸任的台灣總統,當明年的520新總統就職之後,我必須要像柯林頓前總統一樣,對於現任的總統不能夠來下指導棋,對於現任的總統也不能夠有任何的批評,我覺得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已經聽到柯林頓前總統給我的指教與建議,我一定會牢記在心。

 
總統與華府「全國記者俱樂部」進行視訊會談-陳水扁總統與華府「全國記者俱樂部」進行視訊會談
 
 
總統與華府「全國記者俱樂部」進行視訊會談-陳水扁總統與華府「全國記者俱樂部」進行視訊會談
 
 
總統與華府「全國記者俱樂部」進行視訊會談-陳水扁總統與華府「全國記者俱樂部」進行視訊會談
 
Code Ver.:F201708221923 & F201708221923.cs
Code Ver.:201710241546 & 201710241546.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