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總統府網站
   
:::
網站導覽English行動版 RSS
 
字級 |||  
*
*
*
:::
新聞與活動
總統府也在這裡
youtube(另開新視窗)
flickr(另開新視窗)
*
總統府也在這裡
youtube(另開新視窗)
flickr(另開新視窗)
*
*
新聞稿 友善列印
* 頁面警告
本頁面限制您目前的瀏覽作業,有相關問題請聯絡網站管理員

分享至HEMiDEMi  分享至funP   引用  引用   點閱數  點閱(2071)
  • 副總統接受法國《十字架報》專訪
  • 公布日期
中華民國106年02月14日
  陳建仁副總統本(2)月10日上午接受法國《十字架報》專訪,針對渠宗教信仰與參政心路歷程、兩岸關係、臺美關係、同性婚姻平權、我國人口議題及太陽花學運等回應媒體提問。

  副總統答問內容為:

  問:對臺灣而言,像您這樣的虔誠天主教徒上臺執政之象徵意涵為何?
  副總統:其實臺灣政府對於任何宗教都是保持中立的原則,我們也沒有確立我們的國教,不強迫人民信仰任何宗教,而且也不會去促進或者壓抑任何的信仰。
  對於保障宗教自由與維護宗教平等,我們臺灣政府相當重視,根據美國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於2014年提出的報告,在全球宗教多樣性指數(Religion Diversity Index)最高的國家(中),臺灣是第二名。
  所以,在天主教人數相對少的臺灣,身為一個天主教徒的我,能夠當選為第14任副總統,實際上是象徵著我國實施政教分立還有尊重多元信仰的體制相當的成熟。我參加大選時,在記者會上,特別強調我天主教徒的身分,我說我希望做地上的鹽﹅世上的光,做為天主手中的一枝小蠟燭,燃燒自己點亮臺灣。
  實際上我自己也在想,做為一個天主教徒要做中華民國的副總統,我應該扮演什麼樣的角色,方濟各教宗講得很好,他說真正的權力就是服務,所以我自己就把自己當做是天主手中的一個工具,要來服務兩千三百萬的臺灣人民。方濟各教宗也提到「善牧」,好的牧羊人是要充滿羊群的智慧,所以我也以這樣的心情,希望做一個臺灣的好公僕,希望天主給我勇氣,能夠帶來應該有的改革,然後有智慧能夠使所有的人都瞭解改革的意義,當然也要有愛,能夠關懷臺灣每一個人,特別是弱勢的團體,換句話說就像聖方濟各所講,我是上主和平的工具。

  問: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對貴國情勢可能會有何改變?川普說「一中政策是可以談判的」,您認為這會對臺海兩岸關係增加壓力嗎?您是否擔心臺灣會變成某種籌碼?尤其北京正以減少陸客來臺對你們施壓。
  副總統:美國的國際地位一向是很重要的,川普當選總統以後,當然就改變了現在國際的現勢,川普政府剛剛上任,除了國安顧問、國務卿及國防部長等閣員已上任外,相關的資深官員,包括國務院和國防部的官員都還沒確定,他的亞太政策也不是很明朗,但是在川普政府當中有很多位官員的立場對我國相當友善,而且公開表達對我國的支持,我相信而且期盼川普政府能夠跟我國政府共同努力,進一步鞏固臺美緊密良好的關係。
  像最近提勒森國務卿重申對臺的承諾,還有美國歷任政府長久以來對臺灣的支持與協助,我們都相當的感謝。我們也有信心臺美關係能在現有的基礎上繼續鞏固,然後有更緊密良好的發展。但是我也要強調,實際上對臺灣來說,兩岸關係跟臺美關係是相同的重要,我們也面對著劇烈的變化還有難以預測的國際現勢,就如同蔡總統在就職演說中所揭示,我國會妥善處理兩岸關係,維護區域和平穩定發展,而且善用自己的實力來積極參與區域的事務,然後在外交與全球性議題上做出貢獻,善盡地球公民的責任。
  川普總統提到了「一中政策」的問題,我們也是要等事態明朗的時候才能瞭解,但是對於臺美關係與兩岸關係,我們都同等重視,並努力要來維持良好的關係。

  問:在這樣的情況下,您是否擔心北京當局採取行動對抗臺灣?是否擔心臺海有開戰之虞?
  副總統:從去(2016)年520以來,中國大陸持續以「一中」框架的「九二共識」做為兩岸關係發展的前提要件,採取片面中止兩岸兩會、陸委會與國臺辦溝通聯繫機制、限縮雙方的交流、壓縮(我)國際空間及在臺海周邊進行軍事演訓等對臺灣施壓,就如同剛才你說的,這實在是為兩岸良性的互動設置障礙。但是各界都認為,中國大陸在「十九大」之前,會以強化權力穩固及因應外部變局為要務,所以研判對臺相關作為應會有所緊縮。
  蔡總統就職以來,對於致力區域和平,維持兩岸穩定的政策立場表達得很明確且一致,她多次重申尊重1992年兩岸會談歷史事實與既有政治基礎,依據《中華民國憲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及其他相關法律,處理兩岸事務,並持續向對岸釋出我方最大善意,致力維繫兩岸的和平穩定發展。
  新政府基本上是根據普遍民意與國內共識,來致力維繫兩岸的和平穩定關係,所以我們是基於尊重歷史,以及求同存異的精神,向對岸持續發出善意。
  我個人認為,維持臺海和平是雙方共同的目標與責任。蔡總統在日前新年與媒體茶敘時也強調,兩岸關係能否峰迴路轉,取決於我們的耐心與堅定的信念,也取決於北京當局對待兩岸關係的未來。所以,我們也呼籲中國大陸以溝通對話化解分歧,不要採取負面對立的作為,我相信,只要有共同思考兩岸良性互動的發展,兩岸人民及區域各方對臺海的和平應該是可以期待的。

  問:請教您如何調和臺商在中國大陸重大經濟投資及臺灣行使政治主權?臺灣經濟仰賴北京的程度如何?您如何因應此一矛盾?
  副總統:兩岸經貿其實是「互利共生」,彼此都是對方重要的經貿夥伴。根據經濟部投資審議委員會的統計,到去年12月底為止,我們赴大陸投(增)資的案件高達4萬2千件,金額也高達1,646億美元,占整體對外投資的60%。但因為近年來中國大陸投資環境有變化的影響,像去年核准赴中國大陸投資的件數及金額,比起104年減少24%及12%,占整體對外投資的44%,近年來赴大陸投資的案件已逐漸趨緩。
  兩岸經貿關係是臺灣對外經貿的重要一環,但我們也避免過度依賴單一市場,跟全世界任何國家都一樣,我們不把所有的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裡面,所以新政府的新思維,是希望臺灣的經濟改革能發展新的經濟發展模式,加強和全球及區域的連結,積極參與多邊及雙邊的經濟合作與自由貿易的談判。除了更加強與日本、美國及歐盟之間的經濟合作和自由貿易的關係以外,更重要的,我們也提出「新南向政策」,協助臺商做多元的布局及投資,分散中國大陸經濟風險所帶來的影響。
  除了對外投資的部分以外,我們也會加強內需經濟的發展,例如臺灣最近通過的電業法修正案,就是希望能在2025年達到「非核家園」的目標,有20%的能源會是綠色能源。在這樣的過程中,政府將投入大量資金,來建立風能及太陽能的發電,也會引進國內外的投資,所以加強內需是我們發展經濟很重要的一個部分。
  另外,在發展經濟的模式上,我們是以創新為基礎(Innovation-based Economic)發展,也希望能透過這樣多元的方式吸引國外的資金、人才及技術進入臺灣,與臺灣合作,發展一個以創新為基礎的新經濟。
  在創新經濟方面,我們將著重於醫療生技、綠色能源、物聯網、智慧機械、國防工業、新農業及循環經濟,盼藉由創新型經濟,使臺灣澈底脫胎換骨,而非僅侷限於高科技產業、半導體和資通訊產品等製造。我們也將致力發展不同類型的研發產業,藉此吸引外資,使資金來源更多樣化,進而革新國內經濟發展方案。

  問:另一個領域的問題是臺灣內部所面臨的挑戰,您如何看待同性婚姻平權法案?這在法國是一項重大議題,造成數百萬民眾走上街頭。對此,您有何想法?
  副總統:臺灣對於同性戀者有共識,他們的人權應受到保障,他們有權利去追求自己的人生,並彼此相愛。所以,我認為同性戀者的人權應該受到保障。最近,我們遭遇同性婚姻議題的重大挑戰。我們知道,這不是容易解決的議題。就我所知,全世界有23個國家承認同性婚姻,15個國家承認同性伴侶關係。所以,不同國家認定各異。貴國從同性關係到同性婚姻,花了14年。除了人權,還包括義務及利益,例如財產、同居、領養子女,以及其他各種必須處理的權利問題。
  臺灣立法院的委員會在去年12月26日審查通過民法修正草案,並通過提案,同意併案提送同性婚姻伴侶的特別法。目前,各種可能方案仍在持續討論中,我們尊重立法委員的所有提案。最重要的是,贊成及反對兩方必須坐下來,好好對話,密切討論,表達各自意見。
  我認為,除了保障同性戀者的人權,我們也必須考量臺灣的婚姻及家庭制度。我很樂意告訴您,臺灣是一個非常自由及民主的國家,但是,我們也努力遵守所有人權的法律保障。不過,這項議題仍在討論當中。有些人認為,臺灣可能成為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或同性伴侶關係合法化的國家,但是,我們還需要進一步討論。在臺灣,贊成及反對的力量不相上下。
  問:所以您個人支持更深層的對話?
  副總統:深層對話非常重要。在考慮這個議題時,我們必須參考剛才所提38個國家的例子。我國法務部有一份非常完整的報告,針對不同國家的法律進行全面的了解,因此國外的經驗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我們必須在台灣文化和對家庭、婚姻價值的理念脈絡下去考量同性婚姻。我個人認為同性戀者的人權必須受到保障。

  問:我注意到臺灣的生育率正在下降,這是貴國的一個重要議題,您對臺灣人口的未來情況有何看法?
  副總統:基本上,您確實有掌握到臺灣的人口資訊。我們面臨生育率下降的嚴峻考驗,現在一對夫妻只生一個小孩,這並非法律造成,而是社會、經濟變遷的結果。我認為可以多管齊下改善此情況,譬如由政府提供養護與幼教的協助。年輕夫妻都知道養育子女很花錢,因此政府必須提供更多財務支持以及完善的社會系統協助居家照顧幼童。

  問:請您分析「太陽花學運」,此一學運是民主活力的一部分嗎?會成為制度化嗎?您怎樣看待未來?
  副總統:是的,臺灣是一個民主、自由與開放的國家,民眾希望政府通過法律或協議前,都要經過公開討論與民眾參與,這很重要。正如我們剛才所提,兩岸關係與《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是臺灣人民主要的關切。當時,前政府沒有詳盡討論,沒有民眾參與、沒有國會良好監督,就試圖通過服貿協議,年輕人認為這做法不對。政府必須謹慎小心準備任何有關兩岸的規定,過程要開放透明,遺憾的是,前政府沒有這樣做,才導致太陽花學運。我們樂見年輕世代這樣的運動,代表年輕人關心國家、愛護國家、期盼國家更民主、開放與自由。這也是為何我們希望通過《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目前草案正在國會等待審議。我認為太陽花學運是年輕人民主運動的典範,前輩們都說:「哇!我們有光明的未來。」因為我們的年輕人是如此勇敢,能獨立思考,可以爭取自己的權利。
  問:所以您有信心。
  副總統:是的,我相信臺灣的民主自由將會更加發展、進步。剛剛提到兩岸關係,許多香港、澳門及中國大陸的朋友視臺灣為華人社會民主自由的典範,如同燈塔一般。我與「亞洲自由民主聯盟」會晤時,就在這間會客室,在場有多位東南亞國家的國會議員。他們表示,臺灣民主制度的發展是許多東南亞國家的模範。我們希望,臺灣這座燈塔也能照亮整個區域。
  問:如您所說,臺灣是民主的燈塔。但是,對部分東南亞國家而言,可能是令人懼怕的燈塔。您有信心臺灣是模範嗎?
  副總統:我相信民主是全球的共同價值,它源於人民的善意,因此,我們應該全力以赴。即使在目前的環境下,民主未普及於東南亞國家,這些國家的自由評比排名也不高,但是,我還是堅信並追求民主,祈禱東南亞及亞洲國家更為自由,更為民主。根據「自由之家」的報告,臺灣的自由評比相當高,將我們列為最高等級。自由民主是普世價值,應該加以推動,不是嗎?
分享至HEMiDEMi  分享至funP   引用  引用   點閱數  點閱(2071)
 
上一則  回列表頁  下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