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總統府網站
   
:::
網站導覽English行動版 RSS
 
字級 |||  
*
*
*
:::
新聞與活動
總統府也在這裡
youtube(另開新視窗)
flickr(另開新視窗)
*
總統府也在這裡
youtube(另開新視窗)
flickr(另開新視窗)
*
*
新聞稿 友善列印
* 頁面警告
本頁面限制您目前的瀏覽作業,有相關問題請聯絡網站管理員

分享至HEMiDEMi  分享至funP   引用  引用   點閱數  點閱(5101)
  • 總統接受英國金融時報專訪
  • 公布日期
中華民國97年03月14日
  陳總統水扁先生昨(13)日接受英國金融時報駐台特派員席佳琳女士(Kathrin Hille)專訪,訪談英文問答實錄已於今日先在該報網站刊掛。
  總統接受專訪問答全文為:
  問:請教總統關於公投的議題,國民黨對於此次公投可以說是第三次反對,在這樣情況下,總統對於此次公投是否擔心不能過關?您會怎麼做,讓這次公投可以成功?
  總統:從昨天中國國民黨中常會針對公投議題所作的決議,就可以再一次證明國民黨完全沒有任何的理念可言,對民進黨來講我們長期以來在追求民主自由這條路上,所堅持的是一個理念、是一個民主的價值,而國民黨完全是為了選舉的利益,為了歷史的選舉利益之考量,從早期2003年之前,國民黨一直把公民投票扭曲抹黑為所謂的洪水猛獸,等同於災難與戰爭,是永遠的政治禁忌。但是我們在台灣的民主路上,先後完成在1986年突破黨禁,成立了第一個真正的反對黨-民主進步黨,緊接著在1987年我們迫使執政黨政府解除戒嚴,後來我們相繼完成了國會的全面改選、省市長的民選以及總統的直接民選,更在2000年完成政黨輪替,2004年我們終於有機會舉行歷史上第一次的公民投票,但是公投並沒有過關,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認為住民自決、主權在民的民主價值,公投權利我們必須要繼續努力,必須要在台灣這塊土地來生根、茁壯,所以我們從來沒有放棄對公投這項民主價值的堅持、追求與落實。
  反觀國民黨,從所謂的洪水猛獸的公投講法,一直到2004年我們要舉行第一次的全國性公民投票,他們又把它污衊為公投綁大選,是違法、違憲、無效的,所以他們極盡杯葛之能事。但是我們也沒有因為這樣就放棄對公投的堅持與追求以及落實。所以在今年的一月十二日我們又有第二次的全國性公民投票,在三月二十二日又有第三次全國性公民投票,我們不一定會成功,但在堅持民主價值與理念方面,我們從來沒有改變,今天改變的是中國國民黨,就像在一月十二日我們要推動討黨產公投,國民黨也祭出所謂的反貪腐公投,他們說也有一百萬以上的人民參加他們案子的連署,結果到時候竟然要求大家連他們的公投提案都不能夠領票、投票,這是欺騙大家,當時他們的說法是公投綁大選,公投與大選同一天舉行會亂大選,結果也沒有亂,他們又講公投綁大選會對民進黨有利,但事實證明未必對民進黨有利,但縱使不利也要推動公投這項權利在台灣這塊土地生根。
  這次他們又改了,一月十二日要大家都不要投,兩項公投都不要領,這一次他們說他們的案子要領,但是不能夠領民進黨的入聯公投,在將近60天前他們還講,公投綁大選會亂大選,不能領不能投,那好了,這次呢?是不是還會亂大選?到底對誰有利?當時他們反對是因為會對民進黨有利,所以他們反公投,這次他們要領,是不是因為對他們有利,所以他們要領公投?前後矛盾、翻來覆去,這就是國民黨的特質,我們對於民主價值、公投權利的堅持是一路走來始終如一,而國民黨是一路走來變來變去。

  問:這次公投恐怕不只是對國內有所影響,也是對台灣在國際上地位有所影響,而剛才總統說,我們可能不會成功,但還是要堅持民主理念……
  總統:我不是講絕對不會成功,而是如果沒有成功,我們也不會放棄這樣一個理念的堅持,因為那是我們的理念,對國民黨則是一個選舉利益的考量,我們是對一個民主理念、民主價值的堅持,這是兩個黨不一樣的地方。

  問:如果最壞的狀況是一個或兩個公投都沒過的話,就會有一個問題,國際社會可能收到一個訊息,台灣人不在意或不要入聯、參與聯合國,3月22日到5月20日您還是總統,請問有何方法可以補救,而不要傷害台灣主權那麼深?
  總統:台灣要參與聯合國、要加入聯合國是沒有朝野黨派、藍綠顏色之分的,我們有入聯公投的提案,國民黨有返聯公投的提案,不管入聯也好,返聯也好,都要加入聯合國,所以不只民意將近八成的台灣民眾希望台灣加入聯合國,能夠成為聯合國的正式會員國,而在提案方面民進黨的入聯公投有272萬6499位的連署支持,國民黨也至少有150萬的連署支持返聯公投,所以我們認為這是多數民意,是台灣社會的主流,沒有問題。但今天如果只過了一個案子,或兩個案子都沒有過,並不代表2,300萬台灣人民不想加入聯合國,而是因為還有其他種種的原因,好比說國民黨的杯葛、國民黨的翻來覆去。有很多技術性的問題讓這個案子很難推動,但不是台灣加入聯合國的議題本身有什麼問題、受到否定,除了極少數之外,多數的台灣民眾是支持台灣入聯的,支持台灣要加入聯合國,成為會員國,所以如果有什麼問題,總體來講,如果沒有過關,一定是我們公投法過關門檻過高的問題。全世界除了一兩個國家,說公投要過關必須要有公民數二分之一以上投票、投票數二分之一以上的贊成才算過關、成立,後者沒問題,但是前者幾乎是全世界沒有的,姑且不論舉行公投的國家也不一定要有公投法,沒有公投法照樣可以公投,那是主權在民的精神、住民自決的原則,但是你今天把公投的門檻訂得那麼高,是剝奪限制人民的公投權利,是不相信人民,是反對民主,這是我們覺得比較遺憾的地方。
  2003年之前國民黨一向是反對公投,但是在輿論與民意壓力之下,他們不得不接受公民投票,但是又心不甘情不願,所以才通過一個鳥籠公投法。通過鳥籠公投法不是要讓人民有公投的權利與機會,而是要剝奪限制人民的公投權利與機會,事實證明就是這樣。但是我們認為這是抵擋不住的。我們找出公投法第17條,由總統由上而下啟動防衛性的公投,第一次全國性公民投票,雖然沒有過,我們很清楚,2004年3月20日我是以647萬票過半數險勝選上總統,防衛性公投其中有一個案子,出來投的票數超過我的得票數,贊成防衛性公投的也超過我的647萬票,結果我當選總統,而公投沒有過關,這是不可思議的事情。所以我們會讓國際社會瞭解,而國際社會也會慢慢地清楚,問題是在整個公投法不合理的規定、過關的門檻確實太高了,這也是為什麼民進黨前主席林義雄主席一再的呼籲,包括最近也一再地訴求必須要作公投法的補正,把這些不合理的,過高的門檻來作檢討、修改與降低。

  問:所以總統的意思說,如果真的沒有過的話,對國際社會造成錯誤印象所能做的補救就是多解釋?
  總統:國際社會不一定瞭解台灣,也不一定瞭解台灣的公投法一些不合理的規定,所以只要讓國際社會瞭解到台灣的公投規定跟世界來講是非常嚴苛、不合理的,是反民主、限制民主的,我是認為時間慢慢地會證明這一點,除非說未來國民黨會仗著四分之三國會多數把公投法廢掉,或者把原已經過高的門檻再提高,好比說,從現在的公民數二分之一才過關,改為公民數的四分之三才過關,那也不是不可能,但是我們不怕。民主之路、公投之路,這是一條不歸路,是一條正確的路,沒有公投法照樣可以公投,再怎麼樣的高門檻,我們也不擔心,也不怕,就像連署,要有八萬多人的提案,80幾萬人的連署,才能夠公投成案,有人想說不可能-mission impossible,但事實證明不但達到80幾萬高門檻的連署,還超過80幾萬、達到272萬6499位,代表說未來只要有些議題是台灣人民所支持認同的,有一天可能有些公投提案的連署會有三百萬、四百萬、五百萬、六百萬的台灣人民站出來參加,那你說你國會擁有四分之三,那又怎麼樣?這是民意支持,民意的主流在這邊,再鴨霸的政黨,再多數國會的這樣一個政黨,都會在人民的面前來低頭。

  問:我們剛提到要如何在國際上說明台灣這樣的狀況,但國際上台灣的處境有一個問題,就是中國的態度,總統會不會擔心選後,如果公投不過,中國會不會利用這樣的結果來影響台灣?
  總統:我看公投都還沒有舉行,中國就在打壓台灣,過去也沒有公投,中國也從來沒有放棄打壓台灣,所以中國對台灣的基本態度與立場,跟有沒有公投並沒有太大的影響,所以公投不過,並不代表中國從今以後就不再打壓台灣,它會繼續打壓台灣,因為有一個關鍵點,那就是中國不承認台灣是一個國家,中國不承認台灣是一個主權國家,講來講去,整個關鍵就在這個地方,既然台灣不是一個國家,在中國的想法、立場與態度,台灣不是一個國家,所以就沒有主權,因此台灣要站起來、走出去,要成為一個正常的國家、完整的國家,要在國際社會有一定的扮演與貢獻,中國是絕對不允許的,這跟誰做總統、那一個政黨執政都沒有必然的關係,也就是說中國不承認台灣的主權,對台灣的外交打壓、軍事威脅、經濟統戰不因為政黨的不同或者說總統的顏色不一樣,是民進黨或國民黨而有所不同,亦即中國對台灣的打壓是不分朝野黨派與藍綠,也不分中央與地方。
  好比說,過去我們也沒有公投,1998年5月我成功舉行了IYULA國際地方政府聯合會底下一個WCF「世界首都論壇會議」,包括美國華府首都貝利市長也親自參加,當時有60幾個國家首都與會,30幾個國家首都市長親自參加,但是那一次不但是空前也絕後了。為什麼?因為在那年年底,我連任市長失敗,市長換成馬英九,但是接下來台北馬上被趕出WCF,為什麼?因為來自中國的打壓,他們說台北不是首都,台北只是中國的一個普通城市,北京才是首都,所以台北沒有資格、身分來參加WCF,就這樣的,台北被北京所取代,但是市長是馬英九,是中國國民黨,是藍色的,是傾向中國的,是主張一個中國的,是接受兩岸終極統一的,但是並沒有因為這樣,中國對台灣的打壓就來鬆手或有任何折扣,沒有,它仍然繼續的打壓台灣在國際舞台的空間,只要有涉及到主權的意涵與象徵,好比說首都是一個國家的象徵,他們就打壓。
  我還記得有一次,馬英九市長參加韓國朝鮮日報社慶所舉辦的國際會議,馬英九拿到韓國的簽證要參加,結果來自中國的壓力也迫使韓國政府把馬英九的簽證取消,那次他也被迫無法與會。就像這次韓國大統領李明博就職典禮,我們事先也談好了,韓國政府也接受要給台灣兩個名額能夠代表台灣往賀,後來我們就請國安會陳唐山秘書長以及立法院王金平院長參加,陳唐山秘書長先拿到邀請函,包括位置都排好了,後來王金平院長部分,原則上同意,邀請函後補,中國知道後,馬上透過他們的外交部對大韓民國外交通商部來施壓,說如果讓他們兩位去,縱使不是他們兩位,還有其他人,一律不可以,如果韓國政府要讓台灣的祝賀團去,他們的祝賀團就不去。
  所以他們(韓國)也不願意得罪中國,不要在李明博剛就職的第一天鬧得兩國關係不愉快,最後也希望我們有所諒解,我們兩位特使就沒辦法與會,並沒有因為王金平院長是國民黨的,甚至北京當局也多次邀請王金平院長到中國大陸去訪問,王院長也告訴我北京是歡迎他的,有一次在漢城舉行APEC非正式經濟領袖會議,我要請王院長代表台灣做為領袖代表,他也非常有信心說中國不該反對他,因為中國歡迎他到大陸去,但是我請王院長作為代表特使,最後也被拒絕了,並沒有因為王金平是國民黨的,是為中國大陸所接受的而有所不同。只要涉及到主權、主權的象徵,中國對台灣的打壓絕對不手軟,完全沒有中央與地方之分,所以對中國不應該有任何的幻想,不能夠太過天真,就是這麼一回事。

  問:最近我們看到胡錦濤及溫家寶都針對台灣新領導人說話,調性也比較軟,這幾年他們選擇對台的策略好像都比較高明一點,有的學者說是硬的更硬、軟的更軟,這個更軟的都在國際社會上被看到,被解讀為對台善意,而台灣未來應如何處理他們比較聰明的策略?
  總統:今天我們又看到了一則報導,中國的商務部部長說在一個中國原則之下,他們願意與台灣簽訂兩岸投資保障協定、願意開放陸資來台,前提是要接受一個中國原則。所以不能只看到中國好像轉得更軟,可以開放陸資來台、又可以簽訂投資保障協定,看到軟的一面,而沒有看到硬的一面,它並沒有鬆綁,前提就是接受一中原則,一樣的,三月四日胡錦濤在政協會議中說可以與台灣對等談判,甚至說可以與台獨人士交往、對話,很多人只看到軟的一面,但是沒有看到中國共產黨的本質,北京當局這些領導人他們並沒有任何的讓步,甚至比過去還要來得退步,好比說這次胡錦濤在講這些一般人認為是軟的談話大前提,但很多人沒注意到,他開宗明義提到,必須要遵循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既定方針,而且堅持一個中國原則,永遠不會動搖,所以講那麼多軟的談話,他的硬的前提很多人把它忽略了,那就是,要台灣接受一個中國原則,要台灣接受和平統一、一國兩制。
  由於一國兩制在台灣沒有市場,北京當局也很少去提到一國兩制,包括馬英九也曾經說過他反對一國兩制,但是他接受一中原則,他也認為兩岸終極統一是國民黨唯一的選項。但是作為一個國家的領導人、作為政府的誰敢去接受一中原則,以及和平統一與一國兩制,這樣的一個前提條件。只要接受前提,就是接受結論,台灣就變成中國的一部分、變成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省,變成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地方政府、特別行政區,就是香港化。香港是沒有主權的,台灣難道要放棄主權嗎?要割捨主權嗎?這是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所以我們不能只看到胡錦濤說了什麼軟的談話,而忽略了他在硬的前提與原則是從來沒有改變,甚至是退步的。
  國際社會也應該要慢慢瞭解到2,300萬台灣人民到底在想些什麼?我們希望跟中國改善關係,希望關係正常化,但是2,300萬台灣人民絕大多數是不可能放棄台灣國家主權的,不管這個國家你叫他中華民國,或者叫做台灣,我們都會堅持我們的國家主權。所以只要堅持國家主權,縱使馬英九做總統,這1,328枚針對台灣所部署的戰術導彈,未來也只會增加而不會減少,只要堅持台灣的國家主權,不願意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反分裂國家法」也不會撤銷,仍然會繼續存在。這些都是看得到的事情,不要太天真,以為說那一個人上來、執政當總統,中國就會改變,不再有併吞台灣的野心、企圖與準備。中國只有一個目的,就是要拿下台灣,要消滅台灣,要把台灣收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變成它的地方政府,要逼使台灣人民接受所謂的一國兩制、和平統一在中國共產黨統治之下,如果你不接受統一,那就武力相向,就是這麼回事。

  問:如果馬英九當總統,台灣未來會有危險嗎?如果國民黨執政,台灣在未來四年甚至八年,對台灣主權後果是什麼?
  總統:如果沒有這八年民進黨執政,是我當總統,我相信不要等八年,在六年之內台灣早就被中國拿去了。是因為我們堅持台灣是一個主權國家,「海峽兩岸、台灣中國、一邊一國」,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兩個各自獨立、互不隸屬的國家。我們絕對不放棄台灣的國家主權,所以如果國民黨已經擁有四分之三的國會多數,再加上如果是馬英九當總統,絕對不會如同李登輝前總統所說的台灣的民主化延緩20年,台灣的民主一定是萬劫不復、永無翻身之地。
  今年的年初,立委選舉倒數階段我就講,國民黨說要贏得三分之二的立委席次,甚至是四分之三的時候,我就提醒我們的國人同胞要注意,當國民黨拿到三分之二、四分之三的席次時,第一,國民黨一定會通過兩岸和平統一促進法,簡稱「和促法」,我們說那是投降法;第二,國民黨一定會通過大陸學歷的承認;第三,國民黨一定會通過一中市場的政策與法案。今天很清楚的,現在這些議題都變成總統大選選戰後期,謝總統候選人一再地訴求大家必須要特別小心注意的地方。
  今天在民主政治裏一定要有制衡,民主制衡,當國民黨可以毫無忌憚的予取予求,要怎樣就可以怎樣時,那誰來制衡?我們認為民主的制衡不外:第一就是總統,雖然國會通過法案,通過很多的決議案,但是如果總統站在國家的高度,他要捍衛國家主權、尊嚴與安全,他還是有最後守門捍衛的角色與功能來扮演。總統負責國防、軍事、安全與兩岸、外交,所以他可以在民主制衡方面作出很多貢獻,這是最起碼的一個民主制衡。另外一個民主制衡就是直接民意來牽制、制衡間接民意,如果國會太亂搞的話,那只有訴諸民意,那民意的表達,公民投票就是最直接的民主,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認為公投是最好的民主制衡機制,只可惜公投法一些不合理的高門檻規定必須要補正,這些需要進一步努力,但是我們還是認為公投是最佳、最有力的民主制衡,除了總統之外,我們可能必須要更加的強化這些民主的價值,民主制衡的價值。

  問:許多外國媒體的編輯位於香港或歐洲,有時必須留意他們把當地特派員傳回的稿子改成中國用語,例如把統一看成現狀,把分裂看成很奇怪的事情。
  總統:你在台灣這麼久,深入基層、瞭解台灣人。一次的選舉又一次的選舉,一次的運動又一次的運動,真的,中國不瞭解台灣,如果他們真的瞭解台灣,就不會硬拗,有時候縱使要硬拗也沒有用,可以騙得了一時、騙得了自己、安慰自己,但是騙不了永遠。
  我還是堅持,民主的價值、民主的理念,在台灣的國度中還是主流的價值,任誰、哪一個政黨都不可能對抗,哪一個個人都不可能去挑戰它,所以現在就可以慢慢地瞭解,為了選舉、為了要選票,要向選票靠攏,就是要向選民靠攏,為什麼馬英九作這麼大的修正?不管他內心世界怎麼想,但是對外的講話,他慢慢向民進黨靠攏。
  最近陳唐山秘書長到英國有個公開演講,他返國後向我報告,底下發問的人,有位是來自香港的教授,他的結論是民進黨8年來把藍營綠化了,也就是說,今天很清楚的,從選戰到最後,馬英九為了選票,必須要向民進黨靠攏,其實不是向民進黨靠攏,而是向台灣的主流價值、多數路線靠攏,這是蠻有意思的觀察。簡單的一句話,民進黨把藍營綠化了,這是我們8年來最大的成就。當然他也可以再改變,可是講出來的全部大家都聽到了,也都有文字記載,你說還要再拉回去,那也不容易了,你可以變來變去,但是人民是絕對不能苟同的。

  問:總統的意思是說,即使國民黨拿到政權,也不會有太大的風險再變回去嗎?
  總統:有限。不要說國家大事,講一個地方事務就好,過去我做市長,曾經引起滿城風雨、很多討論、甚至不以為然的事情,像台北市旗,仍然存在;總統府前面的介壽路,我把它改為「凱達格蘭大道」,那是市政府所管轄,也沒有被推翻;以前的新公園,現在叫做228和平公園,也有228紀念館,也沒有因為馬英九當市長就把它改回去或取消。所以我也確信,今天中正紀念堂改名為「台灣民主紀念館」,也包括「自由廣場」的牌樓,你說誰敢再把它改回去?民主之路就是這樣的一直向前走。台灣向前走就是這樣子,不可能再走回頭路,要走回頭路,到最後也是自己走向末路、是自掘墳墓而已,人民絕對是不從的、是不可能接受的。

  問:國際上有一些學者、甚至於政治人物好像有一個理論說,台灣獨立的機會之窗已經過了,可是如果看台灣國內的民意發展,可能統一的機會之窗已經過了;這是兩個互相矛盾的看法。不知總統對台灣在未來真正能變成一個正常、獨立國家的機會有什麼看法?
  總統:我完全同意台灣跟中國在經濟上看起來好像是距離越來越近,但是在政治上剛好相反,是漸行漸遠。所以台灣主體意識的高漲絕對不是偶然,而是一個趨勢跟潮流,這是台灣社會的主流意見,是任誰都無法去阻擋的,所以我們認為台灣的主體意識只會越來越抬頭,越來越高漲。包括馬英九為了選舉,他也要說出他是「正港」的台灣人民,他也必須要說出他要葬在台灣,縱使死了,也要做永遠的台灣人。這在過去他不可能講這種話。所以有人說,台灣獨立之窗已經過去了,但是我更同意,台灣跟中國大陸要來合併、要來統一的機會其實是越來越渺茫。雖然中國一再宣稱台灣是它們的一部分,甚至在國際社會一再主張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省,我們認為,這種說法不但昧於事實,而且2,300萬的台灣人民也會越來越多的人更沒辦法接受。所以我必須要指出來,有關於台灣主體意識的路線絕對是一條不歸路,也絕對是一條正確的路。
  在這裡我必須要特別提到的是,在2004年3月14日,也就是4年前,溫家寶總理開了一次台灣2004年大選前夕的國際記者會,有CNN的記者問溫家寶說,你是怎麼說服布希總統接受你們的主張,來反對台灣的公民投票?他講了一句話,他說,中國對台灣擁有主權是因為開羅宣言規定得非常清楚。但是問題是,很多人都相信開羅宣言已經講得很清楚,說中國對台灣擁有主權,包括過去我們唸書的時候,國民黨政府的教育也是這樣教我們的,國際社會也是這樣認為。所以也因為這樣,從1943年到現在,差不多快一甲子、60年的時間,很多人都深信不疑,說在1943年,蔣介石、邱吉爾、羅斯福三巨頭他們已經決定好,中國對台灣確實擁有主權。
  1943年12月1日開羅宣言,很清楚的,並沒有標示時間、沒有標示日期,三位領袖─蔣介石、邱吉爾及羅斯福也沒有簽字,事後也沒有追認,更沒有授權,所以這根本不是所謂的聯合公報,只是一個新聞稿、一個聲明書。12年後,也就是1955年2月1日,邱吉爾首相在英國國會接受質詢,他也特別提到,無法同意依照開羅宣言,中國對台灣擁有主權的這樣一個說法,可見當時三個人根本沒有共識,所以就沒有簽字。這麼重要的一個文件在英國國家檔案也找不到原件,而用當時的報紙來充數,所以整個歷史常常受到扭曲、受到竄改,以前我們讀到的歷史,有關開羅宣言的部分,完全是欺騙的,這是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
  就像「九二共識」是根本沒有的東西,是1992年香港會談以後,經過8年,在2000年4月底,中國國民黨(執政時的)陸委會主委蘇起所杜撰出來、所創造出來的名詞,並不是在1992年香港會談時有真正的「九二共識」,有香港會談,但並沒有共識,這是一個不存在的東西,但也可以拿出來欺騙台灣人民、欺騙國際社會。我必須要再提,在本人2000年當選時,在6月記者會也特別提到「九二共識」的字眼,包括我都被騙,因為我是在2000年5月20日就任總統,還沒有時間去問陸委會的官員,沒有時間去找相關的檔案資料,也沒有時間去問辜振甫、許惠祐,許惠祐當時是負責海基會、也是主談人,連我都相信有「九二共識」,後來經過瞭解、翻箱倒櫃,陸委會、海基會裡根本就沒有這樣的檔案,後來辜振甫、許惠祐告訴我,根本沒有這些東西,蘇起最後也承認,這是他自己杜撰出來的,但今天中國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馬英九先生,竟然還在講要按照「九二共識」的精神,作為兩岸對話、簽署兩岸和平協定的基礎,這是不對的。
  對中國而言,我看到很多中國官方的資料,有一本由海協會出版的「九二共識歷史存證」,它特別提到,如果要有「九二共識」,只有「一中」共識,並沒有「一中各表」的共識,所以「一中各表」是中國國民黨的一廂情願,並沒有所謂的共識,不是香港會談的「九二共識」;中國還特別指出,只能兩邊都說一個中國,只有「一中」共識,「一中」不可「各表」,「一中」如果可以「各表」的話,中國認為這是「兩個中國」,中國不但反對「一中一台」,也反對「兩個中國」,所以,「九二共識」既然不存在,如何作為兩岸互談、簽署兩岸和平協定的基礎?一樣的,中國現在宣稱依照開羅宣言,中國對台灣擁有主權,而開羅宣言事實上是有問題的,並沒有中國對台灣擁有主權這樣共識的三巨頭簽署、也沒有追認,所以,我們認為歷史必須改寫,我們仍然主張台灣是個主權國家,台灣的主權不屬於中國大陸13億人民,台灣的國家主權屬於2,300萬台灣人民。我們必須要再度重申,這不但是一個事實,也是一個現狀,誰改變這個事實,就是改變這樣的現狀,誰不承認這個事實,就也是否定這樣的現狀。

  問:其實很多學者、很多人也知道、美國也知道「開羅宣言」的歷史,問題是台灣如果現在要去跟國際辯論法理的問題,台灣是處於絕對的弱勢,就是有很多人知道這件事情,但也不管它,還是照這樣下去。
  總統:幾乎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人都不知道這個事實,不知道「開羅宣言」根本就不是在寫中國對台灣擁有主權,是過去的教育杜撰、竄改這個歷史。所以今天中國當然要引用,這對它有利;而國民黨要統治台灣,才有它所謂的法統基礎。所以我們必須要再教育,必須要讓2,300萬台灣人民更清楚事實是不是這樣?歷史是不是這樣?我們必須要還原歷史,使整個台灣的未來掌握在2,300萬台灣人民的手中,不是哪一個強權、哪一個大國、哪一個人說怎麼樣就可以怎麼樣。所以台灣的未來、台灣的命運只有2,300萬台灣人民才能夠決定,這是我們深信不疑,也是一再地非常堅持,而且到現在我們從未放棄過。

  問:前一陣子去爭取入聯案,有一個類似問題就是,聯合國秘書處引用當時的決議來辯論說台灣沒有條件入會,事實上他們引用的決議也是錯誤的。
  總統:1971年10月25日,聯合國2758號決議文,全部153個字根本就沒有提到台灣,聯合國2758號決議文只解決了中國代表權的問題,並沒有說中華人民共和國可以代表2,300萬台灣人民。所以,後來潘基文秘書長,包括中國方面一再地將其誤導、擴大解釋、作錯誤的詮釋,說根據2758號決議,特別提到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省、地方政府,這一點是完全與事實不符的。所以包括美國、日本等大國,這些先進的國家對於潘基文的說法、對中國的錯誤解讀是持保留的反對態度,所以包括美國、日本也不敢去竄改歷史、也不敢對2758號決議文作錯誤的解釋。

  問:可是我現在看開羅宣言,我了解總統說還要再教育台灣人民,讓他們了解決議文真正的性質與內容,可是在補正或證明宣言的真正意義、爭取台灣在國際上的地位、或爭取台灣以外的人承認現狀的真實性,有任何方式可以拿來跟國際上解釋嗎?
  總統:當然,中國之所以作錯誤解讀也是依照開羅宣言。針對2758號決議作錯誤解釋,就是依照開羅宣言而來的。2005年3月14日中國通過「反分裂國家法」就是講台灣是他們的一部分;一樣地,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也是講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神聖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但是他們原先所預計的「開羅宣言」,事實證明不是這麼一回事的話,是不是應該要還原歷史的真相?這些歷史的檔案是不可以竄改的,是不可以變造的,所以對於台灣的國際地位,我們必須要將當時為何說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中國對台灣擁有主權,我們必須要將它搞清楚,當然國際政治是個實力的政治,國際上是一個現實主義,我們非常清楚,不過我們還是認為,只有2,300萬台灣人民才有權決定台灣的未來,才有權決定兩岸的關係,這是主權在民、住民自決的精神,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要推動公投這個民主價值在台灣這塊土地生根,因為當中華人民共和國說台灣是他們的一部分、是他們的地方政府的時候,2,300萬的台灣人民有這個自由權利來向中國說:「NO」,來表達我們不同意的意見,如果我們沒有公投權利,我們永遠沒有機會表達。
  今天不是用民調來代替公投,不是用立法院的決議文來代替公投,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每次用民調來決定誰是總統就好了,也不必經過人民用選票一票一票選出來,我們就由立法院來通過決議文決定誰可以做總統,由立法院來決定國家的領導人,也不必再經過人民一票一票地投出。所以,民調也好,立法院的決議文也好,都不可以取代真正民主價值的公投權利。我剛開始就講,這是我們的價值,這是我們的理念,我們永遠不變,我們不會動搖。壓力很大,阻礙也不少,甚至有些國家幫我們在台灣民主公投之路上劃上紅線、設下路障,我們認為還是一樣要跨過去,我們不是要踩紅線,但是我們要移動紅線,移動這個紅線,我們不會碰路障,但我們要跨過路障。

  問:在國際上,事實上現在限制台灣的都是來自外在的因素,也就是從中國那邊來的限制,您要如何以開羅宣言來說明有關法理上的問題?因為已經有那麼多經驗證明,國際上不會理會台灣這種變革方式。
  總統:現在台灣的問題不在國際,而是在內部,內部大家有共識,內部大家能夠團結,我們對外就有力量。現在我們內部有嚴重的國家認同分歧,對台灣的未來,大家所持的想法、立場與目標,南轅北轍,是我們自己不夠團結,才會被分化,所以中國才有機會在全世界來施壓。台灣的問題不在外面,是在內部,如果我們自己都不團結,國際社會怎麼樣來看待台灣,因為在台灣內部有不同的意見,才讓中國可以見縫插針,在國際社會它可以有恃無恐,因為他們站在中國那一邊、在中國壓力之下來妥協,他們不會覺得他們有什麼不對,因為台灣社會裏還有一票的人是跟中國的主張是一樣的,所以我們必須要更加努力,這是很辛苦的事情,但是我們仍然有信心。

  問:總統剛才提到中國制定的「反分裂國家法」,這三年來,「反分裂國家法」實際的效果到底如何?它改變了什麼?它有否真正影響兩岸關係?
  總統:「反分裂國家法」是非常嚴重的東西,2005年3月14日中國人大通過「反分裂國家法」,國際社會是一片譴責、撻伐、批判之聲,包括美國的一些重要領導人,還批評中國通過「反分裂國家法」是玩火自焚。所以也因為中國通過「反分裂國家法」,歐盟要對中國解除武器禁運因為這樣而持續到今天,還沒有解除。
  很清楚的,今天中國要打台灣,要對台灣用武力、用非和平的手段,這是違背即將要舉行的北京奧運的精神,奧運精神就是和平的精神,結果包括國際社會一直講說,兩岸必須要對話、必須要透過協商來和平解決兩岸的歧見及台海爭端,但是很清楚地,中國制定「反分裂國家法」,這是白紙黑字,把中國要採取武力方式解決台灣問題予以條文化、法律化。很清楚地,這並不是我們要扣中國帽子,而是中國把武力犯台的企圖及準備制定成法律文字。在中國通過「反分裂國家法」時,台灣有100多萬的人民在2005年3月26日站出來訴求「民主和平護台灣」,但是也有人,包括國民黨、親民黨的領導人─連先生及宋先生,在2005年4月及5月相繼赴中國北京。因此,在無形當中化解了中國對世界所帶來的威脅,也把全世界對中國的撻伐、批判及譴責的衝擊降到最低。
  換句話說,台灣某些政黨的領導人幫中國減壓,這是令人非常遺憾的事。中國為什麼會讓他們二位進入中國大陸,因為中國通過「反分裂國家法」而為國際社會所不諒解,中國藉此掩人耳目,這是中國非常厲害的地方,這是胡錦濤非常厲害的地方。但後來我們發現,不論是國共論壇也好,或是簽署某些文件也好,到最後還不是一場空,沒有政府公權力及政府的支持、認同,簽署再多的文件都是枉然、沒有用的。
  因此,他們兩人說要爭取台灣國際空間,要讓台灣參與WHO方面有一定的空間,結果更慘。在2005年4月、5月,他們赴中國北京,結果當年7月,中國衛生部竟然和WHO秘書處簽署秘密備忘錄,把台灣矮化成中國的一部分,台灣發生重大疫情時,是否到嚴重的程度要由中國衛生部來認定,WHO要不要派專家來協助台灣,也要經過中國的同意。甚至,台灣的衛生醫療專家要參加WHO的技術性會議,也要在五週前提出申請,並經中國的審核同意。這算什麼?很多人都被中國騙了,包括台灣許多農產品無法銷售出去,中國指稱要幫我們銷售,到最後只是一場騙局,什麼都是假的。
  因此,最近有一個非常貼切的笑話,日本報紙也刊登出來,卸任的防衛大臣小池百合子,最近來台訪問,她聽說台灣流傳一種說法,中國什麼都是假的,有許多黑心產品,有人要自殺,喝了中國製的農藥,結果自殺不成,因為農藥是假的,但是這個人後來死了,因為他喝了中國製的啤酒。小池百合子返回日本後,在日本聽到的笑話是,如果喝中國製的農藥自殺,不會致死,但後來發現自殺者死了,因為他吃了中國製的水餃。什麼都是假的,連「開羅宣言」也是假的。

  問:過去很多旅居美國的台灣人講「開羅宣言」也講很久了。
  總統:但是沒有台灣總統講過這件事,因此我們會透過外交系統,通令駐處及駐館,揭明「開羅宣言」的歷史真相。我們要還原歷史,不要再做錯誤的解讀,不要再以訛傳訛,不要騙自己、騙全世界、騙下一代。
分享至HEMiDEMi  分享至funP   引用  引用   點閱數  點閱(5101)
 
上一則  回列表頁  下一則